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精选全文沈婉诗徐长卿美文欣赏

>

精选全文沈婉诗徐长卿美文欣赏

沈婉诗徐长卿 著

小说推荐 徐长卿 沈婉诗

《沈婉诗徐长卿美文欣赏》是由作者“沈婉诗徐长卿”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沈婉诗上车时,被一个矮矮的四眼仔拦了下来。他头发稀少,眼睛贼兮兮地盯着沈婉诗,沈婉诗下意识的躲了一下。不是因为她多想,而是这个男人长得实在不像是一个好人。沈婉诗警惕,“你是谁。”那人眯起一双贼溜溜的眼睛,笑道,“我是谁?不重要。”...

来源:fcdbd   主角: 徐长卿沈婉诗   更新: 2023-07-23 17:3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沈婉诗徐长卿美文欣赏》是作者“沈婉诗徐长卿”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徐长卿沈婉诗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可是这次徐长卿选择无视他爹说的话,“爸,我还有一个是请教你。”陆御城不耐烦了,“你有完没完啊?”徐长卿向他保证,“最后一个问题。”“说。”陆御城对自己儿子根本就没有多少的耐心,一个问题已经是极限了,要是在以前,陆御城早就轮上大棒子了...

沈婉诗徐长卿美文欣赏第47章

只不过她不知道的是,徐长卿已经退了房间回江城去了。
徐长卿回去以后,最开心的莫过于陆御城了,他本来一心扑在养生上,和宠老婆上。
现在徐长卿回来了,陆御城就可以回去继续宠老婆和养生了。
陆御城正准备和徐长卿交接工作的时候,徐长卿打断了他,“爸,我问你个人。
陆御城板起一张脸,“问。
徐长卿把这事虽然交给了余特助办,但是他还是想尽快的知道整件事情的原委。
陆御城毕竟是那一辈的人,应该知道的多一些。
“唐怵!
陆御城一听见这个人,眉毛一阵发紧,“你问他干什么?
“沈婉诗的事。
陆御城听见沈婉诗后,就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告诉了徐长卿。
无非就是败家子什么的,不近女色,身上有什么隐疾的事,别的陆御城一概不知,倒真是应了陈静那句,“你爸就是个不理世俗的人。
陆御城这辈子没怎么管过陆家,年少的时候,陆家都是陆老太爷在管,后来儿子出生后,他就管了几年的公司,就甩手掌柜。
年仅二十的徐长卿就接管了偌大的陆氏,这一管就是八年,徐长卿确实也是这块材料,他上任的这几年,陆氏的身价直接翻了一倍不止。
“行了,我要说的就这些,你看你什么时候和我交接一下工作。
陆御城催促着徐长卿,他真是不想呆在这里了,感觉都要把人呆得发毛了。
可是这次徐长卿选择无视他爹说的话,“爸,我还有一个是请教你。
陆御城不耐烦了,“你有完没完啊?
徐长卿向他保证,“最后一个问题。
“说。
陆御城对自己儿子根本就没有多少的耐心,一个问题已经是极限了,要是在以前,陆御城早就轮上大棒子了。
“你是怎么让我妈回心转意的?
徐长卿记得陈静说过她和陆御城之前的故事,陆御城原来有个姓温的前女友,原本是出国的,后来又回来了,看样子是要跟陆御城重归于好的,陈静这才携子跑路。
“什么回心转意?
徐长卿的问题问得陆御城发蒙,不像是没反应过来,倒像是没听懂,或者是压根就不知道这回事的样子。
“就是我妈之前不是跟您分过手吗?
因为那个姓温的阿姨,你还记得吧?
徐长卿试图唤起陆御城多年前的记忆。
陆御城皱眉,还是一副没听懂样子,“什么温阿姨,你妈是我初恋,我自始至终就喜欢过你妈一个人,你妈是离开过我一段时间,你也确实是在那个时候生下来的,但根本就没有什么姓温的阿姨。
“也没有什么回心转意,你妈一直爱我,就是跟我闹脾气了,才离家出走的。
徐长卿纳闷,怎么父亲说的这些完全和母亲说的不太一样。
从上次他和陈静的谈话中,可以知道这些年陈静一直在吃那个姓温的女人的醋,但从陆御城的反应上来看,他好像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这中间到底是谁在骗人,老爸对老妈的爱,徐长卿不会怀疑。
可老妈说的那些话,受过的那些情伤,也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
这里面到底是谁在说谎?
本来就想请教一下父亲追老婆的秘诀,他这次居然发现了一个秘密,这事要不要告诉老妈呢?
  他就是个骗人的混蛋“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陆御城冷眼瞧着徐长卿,那凶狠的目光好像是在说再问,老子就弄死你。
徐长卿诚实摇头,“没什么想问的了。
陆御城说的东西徐长卿差不多都知道,他也没什么别的想问的了。
问陆御城还不如回家问陈静去。
陆御城见徐长卿没什么可说的了,他把手上的文件摊在了桌面上,“那行,把这个工作交接弄了,我得回家了,你妈应该想死我了吧。
陆御城始终对回家这件事情抱有执念,可是徐长卿怎么会让他这样轻易地脱身。
陆御城正把文件往徐长卿的方向推,对上了徐长卿堆起满眼的笑意,他心里暗道感觉哪里好像不对劲呢。
徐长卿的身子逐渐向后退到门边,他故意装傻,“什么工作交接?
我还没打算回来工作呢,爸,你再辛苦两天,这儿媳妇不是还没追回来呢,您就在忍忍吧,等我把烟烟追回来了,马上就回来跟您交接工作。
看着徐长卿那张笑嘻嘻的脸,陆御城瞬间明白了自己被耍了,这狗日的。
他从桌面上拿起那份文件,气冲冲地砸向徐长卿,一边砸,一边骂,“去你的,小兔崽子,跟老子玩文字游戏呢?
徐长卿直接把门一关,好悬,刚才那个文件差点就砸在他身上了。
他爸是真不拿他当亲儿子啊,下手那是一点都不留情。
徐长卿上次是这样跟陆御城说的,“爸,你也知道自打我离婚后,我妈心情不好,我这两天要去抚阳一趟,等我这两天把老婆追回来,这公司我一定管。
说到底,是他高估那小子了,哄个女人都不会哄。
*沈婉诗回到江城那天,徐长卿去接机了。
她就和那出街的明星差不多,到哪都有人堵,也不知道是谁把她送回江城的消息传出去的。
那记者都快把话筒捅到她嘴里了,“唐老师,能说说你和陆少进展到哪个步骤了吗?
‘神特么的那个步骤,这个记者是有病吗?
’沈婉诗一边在心里骂,一边往前走,不论记者问什么问题,她都选择沉默,这个时候沉默是金,不论她说什么,这帮记者写出来的东西都不是她想表达的。
还不如就这样什么也不说。
记者,“唐老师,听说你这次是陆少一同前往的抚阳,请问你们是复合了吗?
沈婉诗心中疑虑,‘徐长卿也去抚阳了?
他去干嘛?
’‘他去不去管我什么事?
’‘烦死了。
’沈婉诗一个劲往外走,这帮人都快给她挤死了,还好有安保人员的帮忙。
忽的,人群中窜出来一个人,那人按住沈婉诗的手,拉着她,就往外面走。
那人的掌心宽厚,温暖而有力量感,让人十分的安心,鬼使神差的沈婉诗就抓的紧了些。
沈婉诗怔愣间,就被那人拉出了人群。
那人带了个鸭舌帽,将他的脸半遮着,一时间看不清面容。
他穿着灰色的休闲服,特别是那条灰色的裤子,看着尤为显眼,也非常有辨识度。
‘温怀?
’这是沈婉诗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名字。
男人将她带上了车。
就这样,沈婉诗稀里糊涂就跟着一个看似“不认识的男人上了车。
“烟烟,你怎么可以上陌生男人的车?
来人的声音正是那个让她成为娱乐新闻焦点的徐长卿。
他今天的这身装扮是他平日里没有穿过的,一个二十八岁的男人穿成这样装嫩,他不觉得这样不是很合适吗?
“这样,我会伤心的?
他故意夹着嗓音说话。
沈婉诗在这声后彻底的被震慑住了,‘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还有这身衣服,这个鸭舌帽,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姐姐,怎么不说话?
徐长卿声音贱兮兮的,是和温怀撒娇的时候如出一辙的声音。
他打算摊牌了,反正沈婉诗一开始喜欢的就是他。
“姐姐,不会是因为我换了一副面皮就认不出我了吧?
“温怀?
沈婉诗脸上的表情都要僵住了,看向徐长卿的眼神里充满了难以置信。
‘不是吧,这明明就是露出的脸,怎么回事?
’“认出来了?
烟烟。
“你……什么情况?
眼前这一幕,让沈婉诗完全来不及消化,徐长卿的声音为什么是温怀的声音,还有这身衣服?
不正是温怀第一次去她家的时候穿的那件吗?
‘所以徐长卿就是温怀?
’‘我被这个男人耍了?
’现在沈婉诗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温怀可以舍得花钱住总统套房,开豪车。
‘这个死男人。
’还有媒体说的那些话,徐长卿和她一起去了江城。
‘神特么的一起!
’真的一起去了,还撞见了!
“妈的,徐长卿,你有病吗?
你特么耍我有意思吗?
沈婉诗被这个真相气急了,她握着手里的包就砸向了坐在前面的徐长卿,动作又急又快,丝毫没有半分的手软。
沈婉诗总算是明白了这厮为什么突然说喜欢上自己了自己和温怀发生的那些点点滴滴都是和这个男人,真的很让人难以接受,还好她撤离得快,没有被这个狗男人拿捏住。
要不然自己还要被他蒙骗到什么时候?
“你就是个骗人的混蛋!
伴着沈婉诗的声音,包包也落在徐长卿的俊脸上。
徐长卿并没有躲开,任由着沈婉诗的小包落在自己的脸上,她的包包上面有的东西还是金属,砸在他脸上的力度不轻,疼痛的感觉可想而知,但是徐长卿并没有躲开一下。
“生气了?
‘可不是生气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沈婉诗现在的心情可不单单是生气两个字就能说得清楚的。
“我不是很想和你说话,送我回家。
沈婉诗的周遭的温度好似降至冰点,让人完全不敢靠近。
她现在脑子里乱糟糟的,什么都听不进去。
徐长卿不想惹怒她,她这副气急了的样子,比那天和他分手的时候还要可怕。
徐长卿不敢惹她,还好按照她的吩咐把人送回家。
一路上,他听着沈婉诗心里的声音,不敢说话。
‘徐长卿,早晚有一天,让你死在我手里。
’‘你真是天生演员。
’徐长卿看着前方的红灯变成了路灯,车子一下子驶出去,沈婉诗重心向前,颠簸了一下。
“徐长卿,你会开车吗?
有病吗?
徐长卿的脾气,今天是出奇的好,见沈婉诗生气,他还笑得特别惬意,“老婆,我们复婚吧。
沈婉诗瞬间沉默了,‘徐长卿的脑子真是坏掉了。
’“你肯定觉得我现在的样子很反常,对吗?
‘知道还问。
’沈婉诗对于徐长卿的内心里的语气一向是不怎么好。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变成那个样子的吗?
  徐长卿,我不是供你玩乐的东西“不想。
沈婉诗嘴上说着不想,可心里面还是好奇。
‘对呀,他的脸是怎么变成那个样子的?
’徐长卿哼笑了一声,“易容,我为了骗你特意去学的。
沈婉诗登时冷嗤一声,“呵,你为了骗我还真是煞费苦心呀。
徐长卿原本想表达的是他为了接近沈婉诗才干了这么一件煞费苦心的事。
但是没成想到了沈婉诗这里完全就变了味道了。
徐长卿啧了一声,“你这没良心的。
沈婉诗蹙眉,听他的语气不对,立马回怼,“我怎么就没良心了,你骗了我,还指望我对你感恩戴德?
“指不定当初你接近我是为了什么呢。
她这句声音小,但徐长卿还是能听见的。
他接近沈婉诗开始的目的确实不纯,这点他无从辩驳。
徐长卿试图转移话题,提起了三年前的那档子事,“沈婉诗,你受过那么多的委屈,你三年前为什么不跟我说?
“我受过什么委屈?
你说的是我在你这里受过的委屈,还是在卿舒舒那里受的委屈?
沈婉诗说话带刺,完全不能心平气和地跟徐长卿说话。
“对不起。
徐长卿沉下眼,声音里面满是愧疚。
“真是笑话,一句对不起就有用了,徐长卿,我不是供你玩乐的东西,不是你想耍就耍的人。
“不太想和你说话了,快送我回家。
徐长卿选择噤声,现在不论他说什么,都一定会引起沈婉诗的不满。
徐长卿老老实实地将沈婉诗送回了家。
*回去后,他继续开始调查唐怵和唐铮的下落。
余特助办事效率,还是很给力的,不出三天,就找到了些许的蛛丝马迹。
别墅内,余特助向徐长卿汇报自己查到的东西。
首先,他递给徐长卿一个文件,翻开第一页,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破败的小房子。
余特助给徐长卿介绍着,“这个地方就是三年前唐怵之前住过的地方,里面还有一个很潮湿的密室,常年不透光。
徐长卿分明的指节在这两页来回翻动着,最终他将目光锁定在那间又潮又黑的密室上。
这里就是沈婉诗精神疾病的起源,因为唐怵,沈婉诗食了三年的药物。
余特助,“唐怵在唐太成走后,也就是少奶奶的父亲,唐怵霸占了唐家所有的家产,但是这个唐怵是个赌徒,几年就把唐家的家底全都赌光了。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搞到了闽南那边的门路,成了个人贩子,就开始在路上明目张胆地拐卖人口挣钱,这些年死在他手上的人不计其数。
“那间密室就是唐怵用来关孩子的房间。
徐长卿看着这份文件若有所思,他翻动着文件,来到了下一页。
下一页是一个少年,少年眉眼清隽,有着一双狭长的桃花眼。
徐长卿一眼便认出来人是谁,“唐铮?
余特助点头,“这就是少奶奶的弟弟,按照抚阳的规矩,是您的小舅子。
“唐铮的消息我查到的比较少,他的行踪是保密的,三年前她和少奶奶逃亡的时候走散了。
“您的小舅子后面好像是回到抚阳,当了个警察,但是这两年没什么消息了。
“唐铮还活着?
徐长卿的语气里多出一丝庆幸来。
沈婉诗要是知道唐铮还活着的消息,一定会很开心。
余特助眉头紧锁,“这个……不清楚,据我推测,小唐先生应该是执行什么秘密任务去了。
“秘密任务?
徐长卿抓住了余特助话里面的关键词。
“我猜测应该是去闽南了。
“你是说他去闽南当卧底了?
徐长卿的音量放大了一倍。
闽南那个地方有去无回,那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那边的人都是亡命之徒。
“唐铮今年才十八岁?
怎么就去了那个地方?
徐长卿看着上面的资料,质疑道。
余特助,“闽南那边收人都是不能超过十五岁以上的,唐铮消失的那年刚好是十五岁。
徐长卿将文件翻到了下一页,嘱咐这余特助,“这事先瞒着,别告诉沈婉诗。
余特助点头,“知道了。
后面就是唐怵的个人信息,看着上面的介绍,徐长卿眉梢向上抬,“唐怵还在江城?
唐怵是江城的重点通缉犯,他怎么还敢在江城?
余特助,“三年前唐怵是在监狱里呆了一年,但是庭审却被无罪释放了,好像是齐家的人捣的鬼。
“而且闽南那边的生意,正是齐家的人在做,但不是贩人,而是贩售控制精神的药物。
“就是上次朱腾飞吸食的那种,这活是齐家二房的人在干。
徐长卿,“齐思远?
还是齐妄?
余特助,“齐思远现在算是退居后位,现在和闽南那边有联系的人应该是齐妄,我还查到齐妄手下还养了一伙人,说不定里面就有唐怵!
“陆哥,我们是主动出击还是报警?
“先静观其变,等段时间,你再往下查查,这事我还得问一个人,应该用不上咱们出手。
徐长卿合上了手里的资料,他们齐家的事就得其家人来解决。
徐长卿拿出手机,正要播出去,没想到齐斯衡就打来了电话,他接通,那边燥闹声一片。
“你在酒吧?
徐长卿去过几次,便也知道了这声音的来处。
好半晌齐斯衡那边才传来声音,“媚意酒吧,快来,你前妻喝多了。
“行,我这就去。
徐长卿马上挂掉电话,递给余特助一个眼神,“走,去媚意。
余特助不解,“陆哥,你也要去媚意找乐子啊?
有的时候不得不说余特助是个木鱼脑袋。
徐长卿直接踹了余特助一脚,“我找你妈的乐子,去接人!

小说《沈婉诗徐长卿美文欣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选全文沈婉诗徐长卿美文欣赏》资讯列表:

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