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大结局情敌对我表白了

>

大结局情敌对我表白了

陆鸣 著

于一凡 现代言情 陆鸣

现代言情《情敌对我表白了》,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陆鸣于一凡,作者“陆鸣”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邓晶儿的战斗力确实很强,如果陆玺诚和傅杰坚持“男人不能打女人”这个原则的话,很可能被她打个半死。我拉住了邓晶儿,“晶儿,好女不跟男斗,我们走吧。”“哼,陆玺诚,你小子给我记住了,下次再让我逮着。我非要......

来源:fcdbd   主角: 陆鸣于一凡   更新: 2023-07-23 17: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精品现代言情《情敌对我表白了》,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陆鸣于一凡,是作者大神“陆鸣”出品的,简介如下:哼,陆玺诚,你小子给我记住了,下次再让我逮着。我非要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邓晶儿瞪了陆玺诚一眼。我被邓晶儿的义气深深的感动了,接下来她的消费我买单。邓晶儿热爱夜生活,却又紧抓护肤,我劝她早睡早起绝对皮肤棒棒,她贼笑一声,“夏夏,有时候内分泌紊乱也会导致皮肤不好,咱们都奔三的年纪了,性生活必须有...

第1章

邓晶儿的战斗力确实很强,如果陆玺诚和傅杰坚持“男人不能打女人这个原则的话,很可能被她打个半死。我拉住了邓晶儿,“晶儿,好女不跟男斗,我们走吧。哼,陆玺诚,你小子给我记住了,下次再让我逮着。我非要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邓晶儿瞪了陆玺诚一眼。我被邓晶儿的义气深深的感动了,接下来她的消费我买单。邓晶儿热爱夜生活,却又紧抓护肤,我劝她早睡早起绝对皮肤棒棒,她贼笑一声,“夏夏,有时候内分泌紊乱也会导致皮肤不好,咱们都奔三的年纪了,性生活必须有!我脸一热,脑海里自动回放昨晚和陆鸣翻云覆雨的画面。还别说,虽然腿有点酸,但是今天出门以后,确实感觉心情很好,有种久旱逢甘霖的感觉。“我最近认识一个小艺人,长得老帅了,听说接下来还有几部戏要播,应该会红,要不介绍给你认识一下?邓晶儿见我不说话,又自顾自的开始牵红线。“我还没离婚呢。我无奈的提醒了她一句。“那不是迟早的事吗?先找个备胎!邓晶儿豪爽的答道。我知道是迟早的事,但是我找备胎是有标准的,比如齐舟阳那种,他的身份能让我找到最大的平衡感。不然我不找,免得惹一身骚。“对了,悠悠说这个周末订完婚,约我们几个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和小甜儿已经答应了,你去不?邓晶儿又问。“去哪儿?我反问。“暂定马尔代夫,索尼娃贾尼岛不错,去玩几天,放松一下。邓晶儿还挺想去玩,她马上警告我,“你必须去,之前你和陆鸣都没有蜜月旅行,你就当自我补偿了!被她这么一说,我有点心动了,和闺蜜的蜜月之旅,谁不喜欢?而且和陆鸣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我都想出去避避风头,给他一点时间好好去追蔚蓝。以陆鸣的实力,三天时间都能实现一下质的飞跃吧?“行,就这么定了!我一口答应下来。谈完了旅行的事,邓晶儿又试图让我等一下和她去泡吧,我看了一眼时间,立马无情拒绝,因为我要回家睡觉。昨晚熬夜已经很伤身,我得爱惜身体。从沁微园出来后,邓晶儿一边埋怨我不陪她去嗨皮,一边上了自己的车离去,我也准备开车回去。刚上车,一只手挡住了我的车门,于一凡站在外面,“我们谈谈。吓我一跳!我拍了拍胸口,“你上副驾驶,车里谈吧。于一凡没有废话,上了副驾驶后也是直入主题,“上次你发给我的照片,是你拍到的?都过去几天了,他才来问这件事?我坦言,“对啊,我亲眼所见,亲手所拍,怎么了?发给我是什么意思?于一凡转过头,视线锁定我。“……没什么意思,我就是让你见证一下。我思索了几秒后,才敷衍的回答了一句。“见证什么?于一凡语气淡淡。“见证你好兄弟遇见真爱的点点滴滴,行了吧?我有时候真的觉得和于一凡聊天非常的窒息,他和陆鸣一样说话直,但是又更加严肃正经。上一世我和他合作时,他满心都是蔚蓝,也没闲情逸致和我谈其他的话题,反而没有现在的感觉。他像个老师,我像个做贼心虚的学生。不过我的回答其实也是真心的,因为以后于一凡也会爱上蔚蓝,我就想让他和我一起看看陆鸣蔚蓝的感情发展。于一凡的眼神变了几分,好像在看一个神经病,他什么也没说,便下了车。他一下车,我就踩下油门绝尘而去,后车镜里他还站在原地看着我。接下来几天我还挺忙的,因为要陪着李悠选酒店,商量订婚流程,她说我是我们四个里面唯一一个结过婚的,有点经验。我能有什么经验,我都没有订婚宴,直接就是结婚。最后订婚宴选在了云巅酒店,请了婚庆团队做设计,李悠还跟人家说,只要订婚宴弄得好,年底结婚时还是请他们。李悠订婚宴前一晚,我正在吃晚饭,陆鸣回来了。他似乎有点疲惫,随意的扯开领带扔在沙发上后,便去倒了一杯水喝,我一边吃饭一边看着他的身影,奇怪,这几天追蔚蓝有这么累吗?“姜总回来了。有佣人阿姨客气的打了声招呼。陆鸣眼色淡漠的看了那个阿姨一眼,没有回答,只是径直来到了餐厅坐下,刘娥见状,很识趣的立马添了一副碗筷。我埋头吃饭,感觉有点尴尬,我和陆鸣之间就应该保持冷漠疏离直到离婚,发生了那种肌肤之亲,反而见面都怪怪的。陆鸣还没来得及吃饭,手机就响了,是他爸打来的。“听说和安泰的合同签好了?公公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签好了,一切顺利。陆鸣开着免提,一边吃一边回答。“好,不错,这几天飞国外也应该很累了,早点休息。公公明显很高兴,他夸了陆鸣两句,嘱咐他好好休息后,就挂了电话。我心里有些吃惊,这几天陆鸣是去国外出差了?我还以为在对蔚蓝穷追猛打。陆鸣感觉到我的目光后,浓眉抬起,那双标准的桃花眼里有一丝冷淡,“看着我干什么?没什么。我重新低头吃饭。陆鸣却又继续说,“明天李悠订婚宴,也邀请了我,一起去吧。这下我不得不再一次盯着他,“你要去?我和他的朋友圈从来不互融,纯粹是因为阶层差不多,大家都正好认识,但基本不来往。李悠给陆鸣发邀请函,十有八九是她父母的意思,这都是人脉圈的基本操作,以后指不定在商业上有合作呢?所以该请的还得请。但是陆鸣会答应去参加,我是万万没想到的,上一世他可没参加,只是托人带了一份随礼。“嗯,有问题吗?陆鸣似乎很不满我的反应,因为我看起来非常不想要他去参加。“没问题啊!我摇摇头,说完我就起身,“我吃饱了,先去洗澡睡了。洗了个香香的澡以后,我开始护肤,陆鸣却在这时推门而入。我发现很奇怪,怎么重生之后,他进我房间的次数暴增?“为什么不希望我去参加李悠的订婚宴?陆鸣来到我的化妆桌旁,语气还算平和,他随意的靠在桌沿,那双穿着黑色西裤的大长腿,比桌面还要高出一截。“我没说不希望啊,你太敏感了。我无奈的答道。“是因为于一凡也要去?陆鸣低垂着眼眸,眉心微微皱起,这神情往往预兆着他心情正在急速下降。

我太阳穴都要突突跳了,他在说什么东西?于一凡要去,关我什么事?“不是,陆鸣你到底想说什么?直说吧,我们之间从来不需要这么委婉。我用指尖在面膜上轻轻打圈,服帖以后,拿出了按摩仪按摩,促进吸收。“我跟你说过,各玩各的没关系,但是你的目标不能是我身边关系近的人,这么快就忘了么?陆鸣身上的气息已经骤冷,声音也阴沉起来。我又无语又纳闷,“谁跟你说我和于一凡有关系?陆鸣盯着我不说话,我直接猜了起来,“是不是陆玺诚说的?上次在沁微园发生的事情,陆玺诚那个大嘴巴肯定告诉了陆鸣,加上之前我让于一凡给我跑腿买私密用品的事情,让陆鸣产生了深深的怀疑。他本来就是一个城府很深的男人,任何反常事情都能引起他的警觉,别看年纪不算大,但是说起老谋深算,他比商界那些混迹了几十年的老狐狸,丝毫不差,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和于一凡之前除了知道对方名字,以及长什么样,真的是一点点交集都没有。“解释一下。陆鸣站直了身子,双手随意的插在裤口袋中,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解释什么?我和他又不熟。我才不想解释。“不熟的话,怎么突然他有了你的联系号码?陆鸣对我这个敷衍的态度非常不满,英俊的脸上有一丝怒气浮现,“冉森文,你他妈别挑战我的底线!我被他的盛怒吓了一跳,仰头瞪大眼睛看着他,“陆鸣,你是回来故意找茬的吗?我告诉你,从一开始就是于一凡先联系我的,你怎么不去问问他怎么有我的号码?我和齐舟阳被拍的那张照片就是于一凡主动发给我的,不然我根本没他联系方式,我主动要过也没给我。陆鸣没有废话,拿起手机就想打电话给于一凡。好像不行,于一凡那个人也是一块难啃的木头,万一在质问之下,他直接把我和齐舟阳的照片发给了陆鸣怎么办?我怎么跟陆鸣解释齐舟阳的身份?他应该已经知道蔚蓝男朋友是谁,一看照片就会发现我和人家男朋友认识。我不想这么快就丢了上帝视角,还想等陆鸣和蔚蓝的感情更进一步时再说。“陆鸣!我叫了一声,然后就揭下面膜,起身冲过去试图抢掉他的手机,“你怎么可以这样?如果我真的和于一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怎么可能还和你上床?!……陆鸣似乎被我这个回答弄得有些无语,他举起手臂,手机高高在上我压根碰不到,他冷冰冰的答道,“谁说一个女人不能和两个男人上床?我出差期间发生了什么,我又不知道?虽然说我作为一个新时代女性,性观念相对开放,但也着实受不了被泼脏水。正准备回怼,电话通了,于一凡的声音传了出来,“喂?我又急又气,眼眶不自觉的红了起来,有种很大的挫败感。陆鸣接着电话,眼睛却在看着我,发现我居然气哭了时,怔了怔,最后跟于一凡说了一句,“没事,打错了。看着陆鸣挂了电话后,我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就上床钻进被子里,不想搭理陆鸣。陆鸣没有说话,我听到他的脚步声去了浴室,很快传来了水声。他该不会晚上想睡我这吧?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说实在的我是不想和陆鸣同床共枕,第一是容易牵扯不清,第二是怕我的意志被瓦解。网上一堆叫着要给陆鸣小三伺候月子的网友,虽然是口嗨,但是我确实觉得和他做运动,是女方占了便宜。身材条件太优越,脸又十足的英俊,很容易让人春心荡漾。我迷恋了他十年,重活一世后,脑子清醒了很多,前提是陆鸣得像上一世一样,对我弃如敝履。人性本贱,我就怕自己顶不住。过了一会儿,我担心的事发生了,陆鸣真的在我旁边睡了下来。“陆鸣,你睡了吗?我主动开了口。“没有,怎么了?陆鸣平静的问。“想和你谈一谈。我翻了个身,陆鸣正平躺着,一只手枕在脑后,双目紧闭,我看着他接近完美的侧脸,还是会心动,但是理智告诉我要克制。陆鸣“嗯了一声,等着我继续说。我想了想,问道,“你最近是不是在追一个年轻女孩?他睁开了眼睛,微微侧头看着我,眼神幽深,“想说什么?没,就是那次在茶楼听到了你和于一凡他们的聊天,知道了这个事,所以想问问你,你对那个女孩是真心的吗?和以往那些女人不一样吗?我好奇的问,心里已经坦然。“不一样。陆鸣的回答越简单,就越真心。我顿了顿,看着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温柔,是想起了蔚蓝吧?“可她不是有男朋友吗?我追问。陆鸣的脸色变得不悦起来,他冷笑一声,“分了不就没男朋友了?素质这种东西果然和陆鸣不搭边,我心底为齐舟阳默哀三秒钟,这段时间也不知道他和蔚蓝之间有没有出现问题。“呵呵,也对,我祝你马到成功心想事成。我干巴巴的说了一句,然后重新背对着陆鸣睡觉,心里则是在考虑接下来要不要多联系一下齐舟阳,这可是化身知心大姐姐送温暖的好机会。陆鸣与蔚蓝的关系若是更进一步,那我和齐舟阳的关系也必须更进一步,这样我才觉得公平。一夜相安无事,自打我祝福完陆鸣后,他就没有再和我说过一句话。闹钟响起,我迷迷糊糊爬了起来,却看到陆鸣早就起来了,西装革履,正在打领带。陆鸣算得上是个狠人,行动力很强,而且非常自律,我几乎没见过他赖床,只要是有正事,他绝不会耽误。我瞄着他,他是典型的西方骨架东方皮相,身形不仅仅是高,骨架也比普通男人更大,肌肉结实精壮,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看我干什么?还不快点去换衣服?陆鸣打好领带后,瞥了我一眼。“哦。我溜进了衣帽间,挑了一件白色斜肩小礼服,裙摆是鱼尾设计,有些收紧,但是非常的优雅大方,又不会抢风头。拎出一双VALENTINO的裸粉色高跟凉鞋换上后,我去梳妆台边开始化妆,陆鸣早就不在卧室了。今天是李悠的主场,我也不需要多漂亮,所以简单的画个淡妆就好。下楼后,刘娥做好了早餐,陆鸣已经在桌边坐下,喝着豆浆,吃着鸡蛋。“夫人早上好。刘娥对我点了点头。“嗯,刘姨,今天我们要去参加朋友的订婚宴,中午不回来吃饭,不用做饭等我们。我一边坐下一边告诉刘娥。刘娥应道,“是。我吃到一半时,陆鸣已经吃完了,他擦拭干净嘴角后,起身道,“我去车里等你。噢。我答道,心里却有些犯嘀咕,还要我坐他的车一起去吗?五分钟后,我匆匆的上了陆鸣的车,一路赶往云巅酒店。订婚宴要到中午十二点才开始,但是以我和李悠的关系,肯定要早点到,至于陆鸣,我不知道他怎么这么积极。邓晶儿和欧阳甜和我们差不多时间到,两人穿得和我差不多,这一点我们几个挺有默契,等一下才能衬得一身红裙的李悠最美。见到我和陆鸣一起出现,邓晶儿跟见了鬼一样,一秒钟换了三种眼神。震惊,不解,无语。欧阳甜稍微好点,但也眼珠子都瞪圆了。“我先上去了。陆鸣一看到邓晶儿,脸色微冷,他和邓晶儿本来就不熟,结果还发生了酒吧质问他,以及沁微园打陆玺诚的事,两人之间的关系直接冰冻。“行。我点点头,李悠的订婚宴设在八层的如意厅,他直接去就行。陆鸣一走,邓晶儿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扶着我的双肩使劲摇了摇,“夏夏,你搞咩啊???哦都尅!?欧阳甜更是夸张的爆出一句韩语。我哭笑不得,掰开了邓晶儿的手以后,解释道,“李家也邀请了陆鸣,我们好歹还是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总不能一人一台车过来吧?传出去被我爸妈或者他爸妈知道了,都不太好,除非我们挑明要离婚了,还差不多。邓晶儿哼了一声,“你可不要被他的美色诱惑了。其他方面不说,就陆鸣下车那一瞬间,就好像突然打开了一盏巨大的灯,光芒四射,周围但凡长了眼睛且审美正常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他几眼。我十七岁初见陆鸣时,少年初长成,就已经显露出了祸国殃民的苗头,那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我觉得他和其他人好像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行,你时刻提醒我。我笑眯眯的答道。“我当然会提醒你!邓晶儿挽着我的胳膊,另一只手拉着欧阳甜,三人一同走进酒店大堂,坐电梯去如意厅。订婚宴和婚宴不一样,规模会小一些,也没有什么仪式,主要是请亲朋好友以及一些重要人士吃个饭,如意厅共有八张圆桌,酒店服务员正在忙碌的布置着现场,大大的屏幕上写着李悠与何康订婚的喜庆字幕,背景是一颗颗红心。“你们来啦!李悠正挽着何康的手在说话,见我们来了,她欢喜的跑了过来。李悠一身红色礼服,头发也盘了起来,挺优雅漂亮,浑身洋溢着幸福的粉色泡泡,邓晶儿不由得感叹,“爱情的酸臭味!你也找个正经男朋友不就好了?李悠笑嘻嘻的拍了一下邓晶儿的屁股,“你这火辣身材,多少男人被你迷死,找个对象分分钟的事。邓晶儿傲娇的扬起下巴,“臭男人们不配,我要当海后!我笑着找了个座位坐下,视线一扫,发现已经来了不少人了,大家也不是单纯来参加订婚宴的,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人脉交流,所以都会早一些到,有时间聊聊天。让我意外的是,今天于一凡和陆玺诚傅杰三人也来了,正和陆鸣坐在一起聊天。“这不是姜总吗?今天您也来了!一个穿着黑色亮片裙的女人,来到了陆鸣身旁弯腰,V领内露出了饱满的东非大裂谷,笑容妩媚灿烂,“好久不见了。陆鸣看了那个女人一眼,眉心皱了皱,有些疑惑,“你是谁?女人脸上的笑容一僵,显然受到了打击,一旁的陆玺诚赶忙开口,“渊哥,她叫凌菲菲,你还投资过她的电影!

小说《情敌对我表白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大结局情敌对我表白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