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柳初姚叶子衡全章节

>

柳初姚叶子衡全章节

柳初姚 著

叶子衡 柳初姚 现代言情

《柳初姚叶子衡》,是网络作家“柳初姚叶子衡”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柳初姚有些尴尬:“我来给泽琛送饭。”叶子衡点点头,没再说话,可柳初姚却清楚地看到他的病历单上是骨科。刹那间,柳初姚又想起了同事们说的叶子衡为了辞职跪了一夜。柳初姚正要开口说点什么,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来源:fcdbd   主角: 柳初姚叶子衡   更新: 2023-07-23 17: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柳初姚”大大的完结小说《柳初姚叶子衡》,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柳初姚叶子衡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她追了叶子衡一年,交往了四年,以为终于能捂化这块冰,没想到唐婉一出现就让一切化为泡影柳初姚有些呼吸不畅,连带着头晕目眩,恶心感止不住地上涌她知道,这是过度使用特殊能力的后果为了能够让今天空出来,这个月她已经使用了两次特殊能力,加上唐婉的表弟,一共是三次,已经是她的极限柳初姚蜷缩成一团,身心的双重折磨让她痛不欲生,浑身冒着冷汗床上残留着叶子衡的冷香在此刻闯进鼻腔,令人心生眷恋,却也让柳初姚...

第5章

她追了叶子衡一年,交往了四年,以为终于能捂化这块冰,没想到唐婉一出现就让一切化为泡影。
柳初姚有些呼吸不畅,连带着头晕目眩,恶心感止不住地上涌。
她知道,这是过度使用特殊能力的后果。
为了能够让今天空出来,这个月她已经使用了两次特殊能力,加上唐婉的表弟,一共是三次,已经是她的极限。
柳初姚蜷缩成一团,身心的双重折磨让她痛不欲生,浑身冒着冷汗。
床上残留着叶子衡的冷香在此刻闯进鼻腔,令人心生眷恋,却也让柳初姚难过的想哭。
叶子衡,为什么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在陪别的女人?

等叶子衡回来,就看到了蜷缩在床上,脸色苍白的柳初姚。
“你怎么了?
柳初姚撑着坐起身看他,脑海里他和唐婉一起走进展览馆的画面挥之不去。
她忍不住问“你去哪儿了?
叶子衡顿了下“鉴定所。
柳初姚撑着床的手猛地攥紧,叶子衡在骗她,为了唐婉。
她没再说话。
叶子衡也沉默不语。
压抑的氛围在两人中蔓延。
这时,柳初姚的电话响了起来。
“你接电话吧,我去书房。叶子衡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柳初姚看着他背影,好不容易压下的情绪又在心中翻涌。
许久才压下,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外婆的声音传来“乖孙女,生日快乐!现在是不是正在吃蛋糕呢?
柳初姚连忙收了眼泪,却还是藏不住浓重的鼻音“是啊。
“怎么哭了?
柳初姚抹着眼泪“没呢,昨天气温下降,我没注意,着凉了。
外婆信了,叮嘱了几句要她照顾好自己,转头又说起“家里的李子,杏子都熟了,你和子衡什么时候回来看看?
柳初姚也是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成为法医之后,因为工作繁忙确实很久没有回过老家了。
“下周吧,我休假就回去。
挂了电话,柳初姚坐在寂静的房间里,望着走廊地板上的那一抹昏黄的光线。
最后,还是没有去找叶子衡继续刚才的话题。
这天之后,她用工作麻痹自己,自欺欺人般维护这段感情。
很快就到了周五,柳初姚还要加班,没法休假。
她打了个电话,想告诉外婆自己这周回不去了,可铃声响了很久,还是无人接听。
解剖室里的同事又在催,柳初姚只能挂断电话,转身朝鉴定室走去。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
她接起,就听见电话那头陌生的女音“柳女士您好,您的外婆胡翠云于今天下午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死亡。

柳初姚脑袋嗡了下,手不受控制地颤抖“你确定……是胡翠云?
“是,请尽快来潞水镇人民医院处理后事。
刹那,柳初姚上血色褪尽,摇摇欲坠。
从解剖室出来的叶子衡注意到她的不对劲,走上前“怎么了?
看着叶子衡,柳初姚的泪水决堤而出“子衡,刚刚电话说……外婆死了。
叶子衡也愣了,好一会儿才道“节哀。
像是抓紧浮木般,柳初姚抓着叶子衡的手臂,流着泪哀求“我要回潞水镇,你能陪我一起去吗?
叶子衡却沉默了。
这一幕引起了同事的注意,时不时有人投来视线。
柳初姚的心一点点沉下去。
她知道他们是地下恋,可是外婆的死带来的打击太大,她没有别人可以依靠,只有叶子衡。
可下一秒,却听叶子衡说“我还有工作。
这几个字就和叶子衡的眼神一样冰冷,让柳初姚肝肠寸断。
她忍不住想,要是问这话的是唐婉,他还会拒绝吗……
这个念头涌起的那瞬,柳初姚就不敢再想下去了。
她抓着叶子衡的手无力松落,深深看了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一眼,擦掉眼泪转身离去。
潞水镇人民医院,太平间。
空气里弥漫着她最熟悉的福尔马林味,柳初姚却觉得喉咙发堵,刺鼻到叫人直掉眼泪。
“柳小姐,您的外婆是在下午突发心脏病,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了。
医护人员跟在旁边说着,柳初姚却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她呆呆地看着外婆的遗体,怎么都不敢相信,现在无声无息躺在自己面前的就是外婆。
明明之前她还说,李子和杏子成熟了,要她回家,怎么突然就走了呢?
柳初姚一步一步机械的走上前,想要伸手去摸一摸,却又不敢。
是不是自己早点回来,外婆就不会死?
懊悔和自责化作泪水在眼眶打转,柳初姚哽咽着喊“外婆,我是初姚啊,我回来看您了,您别跟我开这种玩笑好不好?
“外婆,您睁开眼看看我啊,您别丢我一个人!
可停尸房内,死寂无声。
柳初姚终于忍不住,跪倒在地上嚎啕大哭。
手碰到外婆的刹那,她突然一阵晕眩,脑海浮现出外婆死前的场景。
两鬓斑白的老人心脏病复发,一手紧捂着胸口,另一只手本想去拿药瓶,可是有个看不清脸的男人换了外婆的药!
“死老太婆,你不给我钱,就等着死吧!
……
画面倏然一片黑暗,柳初姚回过神,怔在了原地。
有人拿走了外婆的救命药,外婆……是被人害死的!
意识到这一点,柳初姚红肿的双眼涌上坚定,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查清凶手!
做下决定,她带着外婆的遗体回到了下图市。
鉴定所内,叶子衡眉头微皱“柳初姚,你干什么?
柳初姚推着外婆的遗体“我外婆不是心脏病突发身亡,我要重新做鉴定。
叶子衡挡在她的面前“医院已经确定了死因就是心脏病突发,这就是个意外,你应该接受事实。
柳初姚看着面前的叶子衡,眼眶泛酸,唯一疼她的外婆死了,她想要找出真凶,而拦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自己的恋人!
“不是的,外婆不是突发心脏病。
柳初姚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外婆死亡的场景,又想起小时候村子里的人欺负她,骂她丧门星。
这时外婆总会拿着扫把将他们全部赶跑,抱着她说“初姚不是丧门星,是外婆的福星!
……
一直以来,柳初姚怕叶子衡知道自己的特殊能力后会离开自己,可现在要是不说,外婆的死亡真相将永远埋藏在角落。
最后,柳初姚深吸一口气,将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说了出来“我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能看到人去世前的景象。我亲眼看到有人换了外婆的药,外婆是被人害死的!
闻言,叶子衡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柳初姚知道这很难以置信,可心中还是抱着希望“子衡,你相信我好吗?
叶子衡沉默了很久,最后却是说“柳初姚,你别发疯。

叶子衡看向她的眼神,就是在看一个疯子。
柳初姚脑袋嗡嗡作响,视线逐渐模糊,她知道,这是使用能力的后遗症又发作了。
可她不能倒下。
柳初姚抓着叶子衡的胳膊,努力让自己站稳“我没疯,子衡,你相信我好不好?
叶子衡看着面前的柳初姚,她脸色苍白,似乎随时都要倒下,和他平常看到的死者家属没什么两样。
人在悲伤的时候,总会否认现实,让自己好受一些。
想到这,叶子衡掰开了柳初姚的手“你累了。
柳初姚是累,因为外婆的死,也因为叶子衡不肯相信自己。
她不明白,为什么命运给她开了个这么大的玩笑,特殊能力,父母早逝,如今外婆被人害死,恋人说她是疯子……
似乎所有的不幸,都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柳初姚还想说什么,却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再醒来,柳初姚躺在下图市第一医院的病床上。
半梦半醒间,她看到旁边有个模糊的人影,迷迷糊糊叫了声“子衡。
可随着越来越清醒,也认出床边那个人不是叶子衡,而是唐婉。
唐婉一身白大褂,笑意盈盈“你醒了,是子衡把你送到医院的。我是这里的脑科医生。
柳初姚脑袋还在隐隐作痛,她强忍着坐起身“我外婆呢?
唐婉没回答,反而是说“你现在最重要的是休息,过于激烈的情绪已经影响了你的大脑,你要是再看见你外婆的遗体,只会加重病情。
柳初姚的眼睫颤了颤,只有她知道,晕倒不是因为情绪,而是使用特殊能力的副作用。
她刚想下床离开,却站都站不稳,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唐婉连忙扶起她“你还是先养好自己的身体吧,要是实在不放心,就打个电话问子衡,遗体是他在保管。
柳初姚眼眶泛红,她怎么甘心就这样什么都不做!
她恨不得立刻飞到鉴定室,再次鉴定外婆的死亡原因!
可是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就算拿上了手术刀也操作不了。
柳初姚心急如焚,在医院多待一秒,凶手就多快活一秒。
她能相信的只有叶子衡!
柳初姚毫不犹豫地给叶子衡打了电话“子衡,你能帮我鉴定一下外婆的……
“我很忙。叶子衡冷漠打断了她,紧接着“啪地挂断了电话。
那一声盲音如鼓槌重重敲在柳初姚心上。
唐婉旁观着这一切,轻声说“等你好了,子衡会给你办理出院的,好好休息。
说完就离开了病房。
柳初姚只能被迫待在医院里,一个晚上,却好像度日如年。
第二天早上,她再等不下去,不顾唐婉阻拦立刻办理了出院手续。
不料刚踏出医院,就收到了一条信息。
尊敬的柳女士,您的外婆胡翠云已经火化,请及时取走骨灰盒。
柳初姚不敢置信,逐句逐字地又看了一遍,拔腿就去了殡仪馆。
拿到骨灰的那刻,她不得不接受外婆已经被火化的现实。
而能做这件事的,只有叶子衡!
下图市鉴定所。
柳初姚找到叶子衡,声音发颤“为什么?我不是跟你说了我外婆的死有问题吗?!
叶子衡一如既往地冷淡,拨开她的手“你外婆就是突发心脏病,没有问题。
为什么叶子衡就是不肯相信她?
柳初姚只觉得悲愤要冲破自己的胸腔“你凭什么……就算你是我的男朋友,你也没权利火化我外婆!
最后这几个字,柳初姚几乎是吼出来的。
办公室里,同事们的视线齐刷刷地看过来,一脸惊愕。
“叶组长,你和小柳……是男女朋友?

叶子衡的脸更冷了,看向柳初姚的眼睛几乎能结出霜。
随后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同事“你们工作都忙完了?
这话一出,同事们再好奇,也不得不离开。
走廊里顿时只剩下叶子衡和柳初姚。
叶子衡沉着一张脸,不悦斥责“柳初姚,我们说好不公开的。
柳初姚悲从中来“你在意的,只有这件事吗?
“火化的事……你不该给我个解释吗?
从收到外婆离世的消息后,叶子衡没有一个关心的电话。
自己晕倒了,他也没有来看过,而自己明明说过外婆的死有问题,他却不管不顾的直接将人送去火化。
现在还来指责自己不该公开恋情……
然而对于她的疑问,叶子衡只说了一句“火化是每个死者的最后一步,也是他们的最终归宿。人生不能复生,你我都是法医,柳初姚,你要认清现实。
认清现实。
柳初姚心脏一阵阵紧缩的憋闷。1
以前她最喜欢的就是叶子衡的眼睛,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叶子衡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可自己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关切,看出爱意。
而现在,叶子衡眼中除了冷漠,再无其他。
看着面前的男人,柳初姚只觉得身心俱疲,她没有再说话,抱着骨灰盒转身走出了鉴定所。
叶子衡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一向没什么神情的脸上第一次出现烦躁。
……
柳初姚刚踏出鉴定所,墨点般的雨滴就砸在水泥路上,也砸到了她的身上。
明明来的时候还骄阳似火,现在却一片狂风暴雨。
柳初姚没有停顿,紧紧抱着骨灰盒走进了雨中……
半个小时后,她湿淋淋地回到家。
她抱着骨灰盒坐在沙发上,大脑放空,却又想了很多很多。
小时候她跟外婆说“等我长大了,就给你买金项链,金手镯。你别羡慕别人,我很快就会长大的。
外婆掐了掐她的脸蛋“我不要什么金项链,金手镯,我只要我的乖孙女健健康康,平安长大,过上安稳幸福的日子。
踏进鉴定所的那一天,柳初姚找到了自己的“安稳。
和叶子衡交往的那一天,她坚信叶子衡是那个对的人,是那个“幸福。
可现在,柳初姚不确定了。
风从窗外吹进来,带着冰冷的气息。
她紧紧环抱着自己,想要汲取可怜的温暖,却是徒劳,反倒是脑袋开始发昏,发胀,像是有无数根针在扎一般,疼的她浑身冒冷汗。
柳初姚强撑着翻出止痛药吞下,却一直也没有好转,最后只好打车去医院。
下图市第一医院,脑科。
医生看着刚拿到的片子,面色沉重。
柳初姚坐在他对面,不安地开口“医生,我的病……很严重吗?
医生放下片子,重重叹了口气“柳小姐,你的大脑受到很严重的损伤,再过两个月,你会忘掉以前的记忆。
“而且损害原因不明,没法治疗,不可逆转。

柳初姚瞳孔紧缩。
医生虽然说原因不明,但她大概知道是因为自己的特殊能力导致的。
她以为后遗症只是头疼,却没想到竟然会失忆!
工作,外婆,叶子衡……都将要忘记吗?
柳初姚攥紧手,不甘却又无能为力。
这时,只听医生又问“你的家属呢?这种情况不能瞒着,还是要告知一下。
外婆走了,她唯一的家人就是叶子衡了。
可想到这些日子以来两人接连不断争吵冷战……
柳初姚垂下眼睫“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便起身走出了医院。
月色凄凉,陪柳初姚回家的,只有她自己的影子。
想着医生的话,她还是决定将自己的病告诉叶子衡。
这座城市里,她就只剩下叶子衡了,只要有他在,就算失忆,也没关系的吧?
柳初姚不知道,却一直等了下去。
直到晚上十一点,叶子衡回来了。3
看着走近的男人,柳初姚一直强忍的心慌漏了怯,她眼眶通红“子衡,你回来了,我……
可叶子衡身上浓郁的消毒水味道把她剩下的话堵了回去。
那是医院才有的味道,而能让叶子衡主动去看的人……只有唐婉。
柳初姚不知怎么想的,故意问了一句“怎么这么晚回来?
叶子衡走到沙发旁坐下,揉着眉心“加班。
柳初姚心里猛地一抽,她不知道叶子衡是怎么面不改色说谎的。
以前的叶子衡,就算寡言少语,却也是个说到做到,言行合一的人。
而现在,为了唐婉,叶子衡的谎话都能堆成山了。
柳初姚内心五味杂陈,手心攥紧的那张皱巴巴的纸仿佛不是诊断单,而是她的心。
她不想再假装无事,开口戳穿了他的谎话“你是去见唐婉了吧?你身上消毒水的味道很重,是觉得我闻不到吗?
叶子衡身形一僵,很快恢复了神色“我不说,只是怕你误会。
“误会?柳初姚心底一直积压的情绪像被引线点燃。
她猛然站起身,含泪吼问“你让唐婉依偎在怀里,在生日那天抛下我一个人去陪唐婉看展览,会为了她的一句话质疑我的专业能力……
“叶子衡,我不是傻子!
见她这么激动,叶子衡皱起眉头“我就是回来晚一点,和唐婉见了面,你至于吗?
这句话彻底引爆了柳初姚的悲愤。
她所有的悲伤,失望,痛苦,到了叶子衡嘴里,只有轻飘飘地一句“至于吗?
柳初姚紧攥着拳,哑着嗓子道“叶子衡,你火化了我外婆,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还问我至于吗?!你到底有没有心?!
叶子衡的耐心也彻底告罄“那你呢?动不动就疑神疑鬼,几次三番的找我吵架,还暴露恋爱关系,说什么特殊能力,看到外婆死亡……柳初姚,你现在和疯子有什么区别?!
这是叶子衡第一次说这么长的话,也如一盆冷水兜头浇在柳初姚身上。
她看着面前爱了五年的男人,只觉得陌生。
叶子衡一直是她心中的一盏灯。
周围人都说这盏灯毫无温度,可是她却在黑暗中沿着这抹光亮走进了法医的领域,也第一次感受到了爱情的甜蜜。
面对横插一脚的唐婉,叶子衡的冷淡,越来越多的谎言,即使遍体鳞伤,柳初姚也选择相信,努力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
可叶子衡呢?他总是避重就轻,总是毫无改变。
在自己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永远都是为了唐婉缺席。

小说《柳初姚叶子衡》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柳初姚叶子衡全章节》资讯列表:

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