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全集小说钟琛林韵诗钟琛林韵诗钟琛林韵诗

>

全集小说钟琛林韵诗钟琛林韵诗钟琛林韵诗

钟琛 著

现代言情 邓晶儿 钟琛

《钟琛林韵诗钟琛林韵诗钟琛林韵诗》是作者“钟琛”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钟琛邓晶儿,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不像我纯粹是皮包骨头。五年的孤独婚姻,让我的身体出了不少问题,对吃的更是毫无兴趣,于是越来越瘦,越来越像白骨精。“钟琛。”“嗯?”钟琛正在看手机,头也没抬。他穿着黑色衬衣和西裤,质感极好,修长的体型和......

来源:fcdbd   主角: 钟琛邓晶儿   更新: 2023-07-22 17: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钟琛林韵诗钟琛林韵诗钟琛林韵诗》是作者““钟琛”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钟琛邓晶儿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不像我纯粹是皮包骨头五年的孤独婚姻,让我的身体出了不少问题,对吃的更是毫无兴趣,于是越来越瘦,越来越像白骨精“钟琛”“嗯?”钟琛正在看手机,头也没抬他穿着黑色衬衣和西裤,质感极好,修长的体型和完美的头身比,让他有一种十足的俊朗,加上流畅的脸型和精致深邃的五官,称得上是亿万少女的梦我收回看脚的视线,凝视着对面的男人,声音有点沙哑,“我们离婚吧”话音刚落,我就听到了钟琛的嗤笑声他把手机往...

第1章

不像我纯粹是皮包骨头。
五年的孤独婚姻,让我的身体出了不少问题,对吃的更是毫无兴趣,于是越来越瘦,越来越像白骨精。
“钟琛。
“嗯?钟琛正在看手机,头也没抬。
他穿着黑色衬衣和西裤,质感极好,修长的体型和完美的头身比,让他有一种十足的俊朗,加上流畅的脸型和精致深邃的五官,称得上是亿万少女的梦。
我收回看脚的视线,凝视着对面的男人,声音有点沙哑,“我们离婚吧。
话音刚落,我就听到了钟琛的嗤笑声。
他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用一种熟悉而凉薄的眼神看着我,问,“林韵诗,你又玩什么花样?

久违的聚会
“我说真的。我端坐着,坦荡的迎上那双充满了压迫感的眼眸,“五年了,反正你也不会爱上我,我们就放彼此一条生路吧。
再过一个月,A市将举办一次大规模商业座谈会,钟琛会在那里,遇到正在兼职迎宾的蔚蓝,一见钟情,不惜强取豪夺也要占有她。
那么浓烈的故事,我就不在里面充当他们传奇爱情的炮灰了。
我想做的,能做的,该做的,上一世已经做完了,也得到了最后的结果,这一世我不会再把自己变成笑话,把林家推进万丈深渊。
我决定,在钟琛与蔚蓝遇见之前就抽身,在他们坎坷的情路上,让出第一步。
可能是我的眼神真的很认真,钟琛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难看起来,他脾气一向不好,只要有人惹他不爽了,他是绝不会留情面。
“呵呵,我钟琛现在都成了别人的玩具了吗?他笑了起来,眼底却是一片寒意,“五年前非要嫁给我的人是你,现在想离婚的又是你,林韵诗,你玩老子呢?
五年前钟家和林家关系正好,便撮合了我们两个。
以钟琛的性格,不可能那么听话,转机就出在钟家爷爷病重,逼着他娶了我。
这对于钟琛来说,是一件非常屈辱的事情,好在他也没什么深爱的白月光,又刚好正在逐步接管家族企业,需要贤内助,就这样和我将就了五年。
我有些悲哀的苦笑,“难道你还想和我继续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吗?
“有名无实?钟琛似乎在细细的琢磨这四个字,随后眉头一挑,颇为讽刺的问,“哦,你是感到寂寞空虚了?
“没有,我只是……我在斟酌用词。
钟琛却已经起身来到了我这边,他俯身,双手撑在沙发两侧,和他的怀抱连成一个圈,将我困在里面,声音有些勾人,“寂寞了怎么不联系我?还闹离婚,欲望那么强么?
钟琛喜爱抽烟,身上总是一股淡淡的清香,夹杂着烟草的味道。
当然,他从来不会拥抱我,我是以前偷偷闻过他的外套。
此时那种复杂而迷人的味道将我包围了,按理说我应该兴奋激动,脸庞因为充血而绯红,可实际上,我现在只觉得压抑。
我是一个准备要走的人,出现任何让我动摇的东西,我都会觉得不吉利。
“我不是为了这个!我试图解释,这么多个日日夜夜,我早就习惯了寂寞。
“是吗?钟琛直起身子,他对我本来就没有任何兴趣,刚才那样暧昧的挑逗,也只是为了让我难堪一下,所以他不会失控。
我一个27岁的已婚老处女,浑身散发的是怨气,而不是迷人的芳香。
“林韵诗,我知道今天是我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但是我没兴趣过这些,你要是想拿这种事来和我闹离婚,我劝你别折腾。钟琛站在我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声音恢复了冰冷。
“年年都没过的纪念日,我不需要到今年才开始折腾。我也站了起来,仰头看着钟琛,“你好好考虑一下吧,现在我的利用价值应该也差不多用完了,比起我,你才更需要自由,不是吗?
说完,我头也不回的上了二楼卧室,不想再多说了。
楼下传来了粗暴的关门声,随后汽车的引擎声在窗外响起,我知道是钟琛离开了,但是这一次我心里很平静。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好友邓晶儿打来的。
“诗诗,出来嗨皮,唐歌苑走起!邓晶儿的大嗓门一下子冲散了我的忧郁,她和我差不多年纪,但是一直单身。
结婚后我很少出去玩,邓晶儿邀请十次我能拒绝九次,但她还是非常执着。
“好啊!我一口答应了下来,爽快得让手机对面都出现了漫长沉默。
“今天可是你和你家钟琛的结婚纪念日,你确定你要出来玩??邓晶儿终于又开口了,语气满是质疑和震惊。
我连着四年用结婚纪念日这个理由拒绝过邓晶儿。
“对,纪念日又不是忌日,我马上就来。我很确定的回答了邓晶儿,随后就挂了电话。
打开我的衣橱,我看到了一片白黑灰,连蓝色都是比较少见的颜色,每一个奢侈品牌背后,都有各类精彩的设计,而我这个大冤种,花了大价钱买下了其中最沉闷的款式。
选了十分钟,我才选出一条没那么沉闷的吊脖黑裙,丝绸的质感,大V领一路开疆扩土,快到了肚脐眼的位置,腰间自带松紧,勾勒出我过于纤细的腰身,洁白的手臂没有任何遮掩,背部裸露大半。我记得这件裙子,还是我买来特地色诱钟琛的,结果,那一个月他连家都没回。
此时唯一让我觉得不满意的是,胸口过于平坦,有点配不上这条裙子的风情万种。
凑合着穿,以后多吃饭就好,我安慰自己。
换好衣服化完妆,我便去车库开了一辆红色的保时捷,直奔唐歌苑。
唐歌苑是A市的一家夜店,名字有种狂野的文艺感。
我停好车以后,进去了唐歌苑,在约好的一处吧台那里,找到了邓晶儿她们。
大学时期,我和邓晶儿、欧阳甜、李悠并称音乐系四大才女,所有人都以为我们四个毕业后会一展宏图,结果我英年早婚,邓晶儿成了夜店海王,欧阳甜现在在她家公司混到了一个副经理的位置,只有李悠尚在坚守本分,到处参加音乐比赛,发誓要当歌星。
“稀客稀客!邓晶儿拿出了领导会晤的架势,从高脚椅上一跃而下,握住我的手激动的说。
其他两人也是连连点头,因为我婚后就几乎销声匿迹了。
为了钟琛,我放弃了自己的社交圈。
几杯酒下肚,欧阳甜感叹起来,“诗诗,你这次要是再不出来,我都要怀疑五年前我参加的到底是你的婚礼,还是你的葬礼了。
死的彻底。
“奇怪,今天没在家弄个烛光晚餐?邓晶儿好奇的问,她扒开我的眼睛,“来,我看看,是不是钟琛那个人渣还是不理你,哭了没?
“别把我假睫毛扒拉掉了好不好?我拍开了邓晶儿的手。

男大学生
这几人是我最好的朋友,上一世我家被为爱疯狂的钟琛整垮,是她们伸出手帮我,虽然还是敌不过钟琛,可是患难见真情,她们的真心让我铭记于心。
于是我就把我要和钟琛离婚的事,告诉了她们。
重生的事除外。
听完我的话,三人沉默了几秒后,一齐鼓掌,“好!为了祝贺我们家诗诗脱离恋爱脑,今晚不醉不归!
“Cheers!我也开心的高喊,白骨精的手臂举得高高的。
我好像看到了自己和钟琛离婚后,自由自在的奔向新的人生,上一世的惨剧被我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有了几分醉意后,四个女人的胆子也迅速膨胀起来。
李悠拍着我的肩膀,“诗诗,你看这里有没有合眼缘的帅哥,不要怕,喜欢就上!钟琛成天闹绯闻,咱不能输!
“有、有点道理。我醉眼朦胧的四处扫荡,最后视线停留在了一个背影上,高高瘦瘦的,从穿着来看应该很年轻,大学生吗?
钟琛能找个女大学生,我也能找个男大学生。
我端着酒杯跌跌撞撞的走过去,伸手拍了拍那个年轻男孩的肩膀,“帅、帅哥,喝酒吗?我请、请客……
年轻男孩转过头,很清俊,有点奶油小生的感觉。
他先是惊讶的看着我,然后就略带抱歉的摇摇头,“不好意思,姐姐,我有女朋友了。
“啊这样啊?啊对不起啊,我换个没女朋友的……我对着年轻男孩深深鞠躬,酒精麻痹了我的语言系统,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换个方向就继续物色人选去了。
结果我没走两步,就被别人凌乱的脚步绊倒,连手里的酒杯也摔了个四分五裂。
我头昏脑涨,栽倒在地上后竟有一种想要原地睡觉的奇特想法。
“姐姐,我扶你起来吧!是男大学生伸出了援手。
我坐在地上,仰头满脸通红的看着他,
怎么眼睛还出现幻觉了?男大学生的脸变成了钟琛的,正冷冰冰的盯着我。
我努力的想爬起来,结果一巴掌按在了碎玻璃上,鲜红的血涌了出来,我愣了两秒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林韵诗,你以为你家能拦得住我吗?梦里,我又看到了钟琛那张残忍冷酷的脸。
我像个疯婆子一样,瘫坐在摔得乱七八糟的客厅里,眼泪拼命的流。
得知钟琛要和我离婚的事情,我的父母联合钟家长辈们纷纷给他施压。
钟琛根本不听劝,一意孤行,还付出巨大代价把林家整垮。
钟家长辈们从一开始的反对他,斥责他,到后面不得已帮助他,再到后面我听说他们也接受了蔚蓝。
她在钟琛一意孤行的袒护下,渐渐得到了钟家父母的赞同。
最重要的是,那时候蔚蓝已经怀孕了。
“钟琛,我爱了你十年,你就对我一点点感情都没有吗?我捂着脸,眼泪又从指缝流走。
“没有,林韵诗,我给过你机会好聚好散,是你不珍惜。钟琛冷冷的告诉我,然后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专属铃声,蔚蓝清脆动听的声音响起。
钟先生请接电话,钟先生快接电话啦!
我听着那样甜蜜的铃声,看着钟琛快速离开,感觉天旋地转,胸口也一阵阵剧痛。
在窒息的痛苦中,我猛地惊醒。
“呼~呼~我剧烈的喘着气,才发现我竟然在自己的卧室里,窗外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男大学生怎么还把我送到我家来了?
我看了一眼包扎好的手,然后捂着剧痛的太阳穴,想要搜索一下男大学生的身影,却听到了钟琛的声音在门外传来。
“你们玩,今天没兴趣。他倚在二楼的护栏上,指间夹着香烟,声音慵懒,侧影如松。
我扶着门框,看到他走了过来,问,“你把他藏哪里了?
“谁?钟琛浓眉紧皱。
“男大学生。我答道。
难得遇到一个除了钟琛以外,我感觉不错的男人,我有点舍不得放过。
反正一个月以后,钟琛就要为另一个女人开启疯狂模式,我也可以早点选一位心灵安慰天使,用来转移我的痛苦。
听到我的回答,钟琛那张俊脸顿时怒气蔓延,他看了一眼我的穿着,然后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把我拖进了卧室的衣帽间,“妈的,给我换掉!谁准你穿这么骚的?
骚?
我低头看了看胸前二两肉,微弱的起伏,全靠布料全力辅助。
我觉得这个字眼不适合我,况且一个不爱我的男人,你管我骚不骚?
“钟琛,前两天你和那个小白花女艺人开房,是真的吗?我没动,反而平静的问他。
“轮不到你管。他的回答一如既往。
“那我以后也轮不到你管,如果不离婚,那就各玩各的吧。我淡淡的说。
这么多年了,我没有爱情的滋润,总得找一点荷尔蒙的滋润。
原来摆烂就是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我再也不用为了钟琛而快乐悲伤,灵魂都开始回归身体了。
男人的是天生的双标狗,自己能出去花天酒地,但老婆必须在家三从四德。
钟琛也不例外,他不爱我,但我名义上还是他的妻子。

小说《钟琛林韵诗钟琛林韵诗钟琛林韵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集小说钟琛林韵诗钟琛林韵诗钟琛林韵诗》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