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霸道总裁›畅销巨作诱吻春夜

>

畅销巨作诱吻春夜

雪迦 著

贺擎州 郁璃 霸道总裁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诱吻春夜》,是以郁璃贺擎州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雪迦”,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男二上位 追妻火葬场】直到未婚夫梁牧之在订婚当天同人私奔,被抛下的许栀才幡然醒悟,真心未必能换得真心。她看向那个一直默默在她身后的男人。梁锦墨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黑暗,但许栀给了他一束光。“我这个人有些老派,从订婚到结婚,到死,不换人。”他问她,“这是一辈子的事,你想清楚了吗?”后来坊间传闻,梁家两位少爷为争夺一个女人大打出手,意外的是私生子梁锦墨成为赢家。世人都说他冷漠寡情,不近女色,许栀深以为......

来源:rmsjzddi   主角: 郁璃贺擎州   更新: 2024-07-08 05:0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诱吻春夜》是作者“雪迦”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郁璃贺擎州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这关系能不好吗?”她挺直腰板,“梁牧之算什么,他最多能拉到我的手,不过以后我手都不给他拉了。”贺擎州盯着她,一向冷凉的目光,带上了温度。而郁璃浑然不觉,甚至还往他身边坐近了点,“以后我头还给你摸。”贺擎州唇角缓缓勾起,盯着她看了半晌,忽然放下酒杯,朝着她倾身过来...

第35章 她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触碰,还是一个男人。

贺擎州确实不知道这件事。

他握着酒杯的手慢慢收紧了些,嗓音也黯哑“怎么做的?

“你没学过呀?郁璃说,“就是嘴对嘴渡气。

他不说话了,只是在脑中幻想当时的情景。

郁璃还在说“算起来,你是我第一个碰过嘴唇的人。

“这关系能不好吗?她挺直腰板,“梁牧之算什么,他最多能拉到我的手,不过以后我手都不给他拉了。

贺擎州盯着她,一向冷凉的目光,带上了温度。

而郁璃浑然不觉,甚至还往他身边坐近了点,“以后我头还给你摸。

贺擎州唇角缓缓勾起,盯着她看了半晌,忽然放下酒杯,朝着她倾身过来。

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郁璃有些怔愣。

她屏息,然而男人靠近后,却错开了她的脸,他伸手直接取了茶几上她的酒杯,“以后果酒你也别喝了。

“啊,郁璃反应过来,“你怎么抢我的酒!

她伸手要去夺酒杯,这次贺擎州吸取经验,长臂往后,将酒杯拿了老远,直接放在沙发这头的柜子上。

他才回头,就见郁璃不依不饶,直接扑了过来。

她压在他身上,手去够酒杯。

他抓住她的手臂,她够不到,气呼呼地低头,“我没喝完呢……

语气有些娇嗔,也很委屈,贺擎州呼吸发沉,墨黑的眼盯着她。

她这一低头,两个人脸对脸,身体贴着身体。

随着呼吸起伏,他清楚感觉到,隔着单薄衣衫的柔软,正同他胸口厮磨。

她真的好小一只,这样压着他,他也感觉不到多少重量。

被他攥住的手腕纤细柔软,这种触感实在太陌生了,却又无比熟悉——他曾在梦境里感受过千百回,但终究不同于现实。

一切细节如此丰满。

她低下头时,扫过他脸颊的发丝,勾出心底的火,他就这样安静看着她,没有推她下去,也没有其他动作。

郁璃今天这果酒喝得确实有些上头,但说特别醉,其实还不至于。

她整个人原本处于那种微醺的亢奋中,有点儿管不住自己,但意识并不模糊,以至于此刻和贺擎州对视,她脑子里还很明晰地反应出个想法他的眼睛真的非常漂亮,这会儿看着,好像也没有平时那么冷了……

时间缓慢流动,不知过去多久,她才想起,自己还压在他身上呢。

她身子轻微一动,忽然间,天旋地转。

贺擎州扣着她的腰起身。

她第一个想法是自己要摔下去了,惊呼着抬手勾住他的脖子,抱得死紧。

而贺擎州只是一翻身,两人位置调换,他将她压在了下面。

郁璃心有余悸,酒醒了大半,脑子却没跟上,手还紧紧地搂着男人的脖子。

这导致贺擎州就连想起身都不能,他与她的距离近在咫尺。

空气里的酒香馥郁,是两个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郁璃在抬眼之前,先感受到了他的呼吸,温热的,拂过她的脸颊,鼻尖,最后是嘴唇。

四目相对,时间仿佛静止了。

贺擎州眼瞳里暗色涌动,郁璃的双眸像麋鹿的眼眸,乌亮透着潋滟的水光,还微微肿着。

郁璃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急促的,杂乱无章的,她就连呼吸都压抑着,生怕自己动作稍大点,就会碰到他的嘴唇。

然后她看到他低下头。

她一时懵,居然也忘了放开搂着他的手,就这样任他靠近。

贺擎州的唇,几乎擦过她的唇,但错过那以毫厘计的单位,他继续往下,鼻尖擦过她的下巴。

要亲不亲的,她快要被磨死了,心脏好像要跳出胸膛,她怀疑他也能听到。

然后那炽热的呼吸来到她的脖子那里,有些轻微的痒,就这样羽毛一般撩拨她的神经,她忍不住地微微仰起脸。

男人的手在她腰间,隔着打底衫,轻轻摩挲着,捏了下。

她听见他说“你是不是醉了……

郁璃大梦初醒般,松开了抱着他的手,她的脸瞬间涨红。

她在做什么啊!

她一把推开他,仓皇站起身,“我……太晚了,我、我得回家了……

贺擎州也从沙发上站起,“我送你。

“不用!她一边说,一边从茶几上拿起自己的手机,快步往外走,“我自己打车。

他跟着出去,刚到客厅,看到她已经一把拿起自己的外套和帽子,然后冲向鞋柜那里换鞋。

余光里,她瞥见他。

男人站在那里,抬手看手表,他的白衬衣领口有些微的凌乱,但整个人看起来还是很清冷的样子。

郁璃莫名羞耻,她知道自己的脸一定红透了,因为她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见他又要走过来,她赶紧说“你别过来!

她匆匆换了鞋,拉开门,“别过来啊!

贺擎州“……

他无语地站在原地看她,见她一把关上了门。

他蹙眉,走过去拉开门,楼道里已经没了郁璃的踪影。

跑得还挺快。

现在时间还早,她出去打车应该不难。

他关上门,折回沙发边坐下,然后抬起手,慢慢捻了捻手指。

方才的触感还停留在掌心,她的腰很细,很软……

他身子往后,靠住沙发背,许久,深深呼出一口气。

郁璃下楼离开酒店,出门经由冷风一吹,脑子彻底清醒了。

她在路边拦下出租车上去,司机问她要去哪里。

她怔愣几秒,才反应过来,报了家里地址。

车子驶动,她抬起手,缓缓贴住自己滚烫的脸颊。

天啊,她都干了些什么!

刚刚在酒店房间里的情景阴魂不散地在脑中重演,她好像还能感受到男人压在她身上,他的呼吸拂过她的嘴唇、脖子,他的手揉着她的腰……

要疯了。

她的手无意识地触碰到自己的嘴唇,心跳声依然剧烈,她狠狠地闭眼,却始终无法摆脱这些思绪。

她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触碰,还是一个男人。

但诡异的是她并不排斥,甚至……

她被自己心底隐晦的渴望震惊到,有那么短暂的一个瞬间,她发觉自己居然是希望他的吻能落下来的。

《畅销巨作诱吻春夜》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