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全集小说宦海狂才

>

全集小说宦海狂才

浮沉 著

兰芳 林飞 现代言情

很多网友对小说《宦海狂才》非常感兴趣,作者“浮沉”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林飞兰芳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林飞运气不错,被上司的夫人认可了。然后他就从一个普通警员变成了副局长助理,不过,林飞并不想在公检法系统待太久,只是将这里做为一个过度。虽然被前女友宁欣甩了,但仍纠缠不清,机缘巧合又认识了警花于惠。但是林飞不是自由之身,上司的那位夫盯的他很紧。三个女人一台戏,林飞自己唱主角。琢磨着怎么从警局调到政府去……看来还得靠上司夫人啊。人生有许多无奈,有时轮不到我们自己选择。且看林飞仕途中要斩多少荆棘。...

来源:rmsjzddi   主角: 林飞兰芳   更新: 2024-07-08 05: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林飞兰芳的现代言情《宦海狂才》,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浮沉”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小王八旦,要不是在车里,老娘就先让你舔够20分钟。”兰芳极爱听小男人的奉承话,还有他一眼窝子的惊佩与敬畏。此时,兰芳美眸里已经有水色在荡漾了。“芳姐,少了半个小时都不是我的作风...

第017章 急转直下(下)

兰芳眯着美眸,手指轻叩方向盘。

林飞静待她的开口。

“姓陶的小王八旦涉案这么深,老陶就是大回避了,甚至连局日常工作都主持不了呢,这个时候,顶上来的一定是常务副局周庆华,我会跟他联系,瞅准机会给老陶来一下狠的。

卧槽,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啊。

她前一刻还看好老陶,这一刻就直接翻脸,林飞心里有种毛骨悚然之感。

“是不是觉得姐狠?

她看见林飞瞳孔一缩,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林飞苦笑“芳姐在教我一些不懂的东西,我感谢芳姐还来不及呢。

“你这张嘴呀,不仅会舔,还很会说话。

“呃,

看着林飞脸都红了起来,兰芳就越发笑的明艳照人。

“我跟你讲,在体制内虽然只是文斗,看不见刀光剑影,可一但抓住人的把柄你还不往死整他,那你就不适合混这里,这个死字也不是要他的命,是叫他挪开位子。

说到底体制内的斗,无非就是抢位子。

“平时呢,要跟周围的人处理好关系,一定要会笑,懂吗?

“是,芳姐,我记住了。

“你没根没势是一大短板,势不仅在上面,上面的势是用来提你的,可还需要下面的势,下面的势是用来撑你的,也就是立足支撑点,掌了权呢,就一定要培养自己信任的人,也要找你信得过的盟友扩展自己的人脉。

“芳姐,你真是我的恩师、引路人啊。

“小王八旦,要不是在车里,老娘就先让你舔够20分钟。兰芳极爱听小男人的奉承话,还有他一眼窝子的惊佩与敬畏。

此时,兰芳美眸里已经有水色在荡漾了。

“芳姐,少了半个小时都不是我的作风。

林飞是把自己的嘴给豁出去了。

“行了,你赶紧滚吧,再瞎逗老娘,马上就叫你脸入席。

脸入席?

卧槽!

林飞脑子里满是黑色的荆棘,泥泞的沼泽,前面有沟,后面有坑,玛勒格逼得,这条仕途还真不是一般的坎坷啊。

上了自己的车,林飞才想起,忘问兰芳调哪个单位了?

……

“陈局,情况就是这样的,

赶到市局已经快十一点了,不过陈局正在办公室,林飞马上把最新案情汇报了。

陈局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低声问“现在这个情况,都谁知道?

“我、于惠,三室的袁真,再就是陈局你。

“哦,陈局应了一声,目光闪烁起来,“你出去等我,我琢磨一下。

“好的,陈局。

林飞出来还替陈局把里间的门关严,估计他要打个电话什么的吧?

这时,林飞却想起了宁欣。

看来宁婊姐的豪门梦要破灭了,其实以陶靖的人品,娶她的可能性并不大,极可能玩腻了甩掉,比起那个死者秦蓉,宁欣的家势就不够看了,记得她爸才是个科级。

多少心里泛起一丝对宁欣的怜悯吧,不管怎么说,自己在她这棵树上吊了三年啊。

在部队最无聊的时光里,情感就寄托在宁欣身上,从心里的情感点出发,自己还是付出了一份感情的。

情感无疾而终,是一种解放思想上的解放,还挟杂着一股重获了自由的舒畅感。

尤其宁欣和陶靖走的太近,这次怕也要被请进来‘协助调查’了。

别把自己给她说牙的事也交代了,婊姐不至于这么坑爹吧?

想到这,林飞心里不由一缩。

我这也往坑里掉呢?大意了啊。

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出陈局时已经十一点半了。

陈局面色严肃,对他道“走吧,我们向陶局把情况如实汇报。

“好的,陈局。

看来陈局已经有了谋算。

不过,正如兰芳说的,自己还真没被陈局当成心腹,不然他有什么谋算不跟自己先通个气啊?

陈局在这方面可算得上谨小慎微了,也说明自己在他心里的份量远远不够。

算了,我还是恁你老婆吧,芳姐才是蹲在幕后的猎者。

这么一想,林飞的心态马上平衡,至少兰芳跟自己说一些谋划,还教自己东西。

到底说有了那层关系不一样啊。

……

听完林飞的汇报,陶局直接站了起来。

他眼中尽是难以置信。

死者残留DNA中有自己儿子的,却没有易兵的?这它玛算怎么回事?

合辙易兵主犯变从犯,自己儿子陶靖成主犯了啊?

陶明旺心里非常清楚一件事,就是儿子涉入杀人案已属实,哪怕不是主谋,自己屁股底下的位子也保不住了,结果好点可能被调到政协给个闲职,结果不好就是纪委介入调查自己,再把自己屁股底下的屎掏出来,那就分分钟被移交检察机关了。

这次,连回家遛狗的机会都没有了啊。

所以,老陶脑门上都见了汗。

“目前,还有谁知情?

他居然跟陈局刚听到汇报是同一种反应,同时目光阴沉的逼视着陈局和林飞。

陈局道“我,林飞,于惠,三室的袁真,还有陶局您。

林飞站着没作声,这里没他发言的资格。

“卫东同志,这样吧,下午四点之前,这个案情要是没有进一步的变化,我们就去向政法委的李书记汇报,你看呢?

这是老陶隐晦的跟陈卫东要个情份,给他留一点斡旋的时间。

陈卫东是可以拒绝,但他没犹豫的点点头“陶局,我看下午五点吧。多宽限你一个小时,你还得领我这个情,但案情嘛,恐怕是难有变化喽。

老陶点头,又盯着林飞道“林飞同志,认真查找线索,哪怕是我儿子也别留情,我们要对得起身上的警服。

这话在此时说来,其实恰恰是反话,他在提醒林飞,你还我人情的时候到了。

林飞立正敬礼“请陶局放心,我一定认真工作。

就在这时,敲门声传来。

“请进……

应声而入的是常务副局长周庆华。

来的这么巧?还是说姓周的也听到了什么风声?

现在的六处肯定有周庆华的人。

陶局的脸色不由一变。

《全集小说宦海狂才》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