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完整文本阅读风月生执

>

完整文本阅读风月生执

先生醉也 著

孟晚 小说推荐 陆北琛

小说《风月生执》,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孟晚陆北琛,文章原创作者为“先生醉也”,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我暗恋的邻家少年,爱上了一个妓女。他为她流连风月,为她得罪晋北军阀,为她锒铛入狱。我着实嫉妒又心疼,“纪凌修,你想救她吗?娶我,我能救她。”我如愿嫁给他,给他泼天财富,助他青云直上。我以为只要我拼命对他好,总有一天会捂热他的心。可当他一朝上位,提着我爹爹头颅放我面前,“你们葬送了我的爱情,毁了我的人生,该是血债血偿。”看着他冰冷无情的脸,我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再次睁眼,我穿越回了与纪凌修结婚那......

来源:rmsjzddi   主角: 孟晚陆北琛   更新: 2024-07-08 04:5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先生醉也”又一新作《风月生执》,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孟晚陆北琛,小说简介:陆北琛揽我腰肢的力道微微收紧,拥着我来到沙发一旁坐下。那些官员和富商的眼神暧昧挑事儿,彦铭用一个地区交换我,事后,又把我送给陆北琛,这话里话外都在传递一个消息:陆北琛不一般。那些官员和富商纷纷上前跟陆北琛攀谈。我拿着买好的礼物来到宁乾洲身边,“哥哥...

第37章 与宁乾洲相逢(二)

视线碰上,我转目寻找陆北琛的身影,却没在房间内看到他。

疑惑间,陆北琛从后方单手揽住我腰肢,拥着我往前走,“站在这里干什么。

他似乎刚从外面进来,顺势揽我入怀,暧昧的举止惊呆了在座的各位官员,毕竟我被送给彦派“和亲一事人尽皆知,似是都在疑惑我怎么回来了,为什么又跟陆北琛厮混。

三年时间,陆北琛高出了我一大截,他大概有一米八八左右,拥着我的时候给我莫大安全感。

“施小姐!一名高级将领惊讶,“你怎么回来了?

“你不是去彦海了吗?

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我压着恐惧看向宁乾洲,尴尬吐了吐舌头,抬手晃了一下,“哥,我又回来了。

宁乾洲淡淡看着我,没回应。

我微笑,“彦铭把我送给凌修了,我陪凌修回来看看。

或许外人不清楚我跟宁乾洲之间的关系,但是陆北琛是清楚的。我给他寄去的第一封信便澄清了我跟宁乾洲的桃色绯闻,说明了我亲生娘亲是他养母的事实,是名副其实的兄妹关系。

宁乾洲依然没回应。

陆北琛揽我腰肢的力道微微收紧,拥着我来到沙发一旁坐下。那些官员和富商的眼神暧昧挑事儿,彦铭用一个地区交换我,事后,又把我送给陆北琛,这话里话外都在传递一个消息陆北琛不一般。

那些官员和富商纷纷上前跟陆北琛攀谈。

我拿着买好的礼物来到宁乾洲身边,“哥哥。

宁乾洲眉头微蹙,波澜不惊看着我。

眉心的川纹使他散发着不怒自威的肃穆劲儿,明明眉眼那么漂亮,可总是眉头紧蹙,生生逼得人退让三尺。

“谢谢哥哥救我。我拿出挑选的礼物放在一旁,若无其事微笑,“这是送给哥哥的礼物,让您费心了。

他很有时间观念,所以给他挑了一块瑞士怀表,表盖上雕刻着笑靥花的纹路,十分精致简雅。

宁乾洲深吸了一口烟,低眉不急不徐将烟摁灭,“吃亏了吗。

我不清楚他说的吃亏是哪种亏,忽而想起靳安欺负我的画面,我神情寡淡温顺,“没有。

他没追问,也没多余的话,转目看向陆北琛,“小纪辛苦了。

陆北琛穿着黑色英伦大风衣,敞开胸怀露出灰色内衫,气势上丝毫不输,“自己媳妇儿,应该的。

我给宁乾洲续了杯茶水,随后温顺来到陆北琛身边坐下,低眉顺眼剥着瓜子,听他们说话。

“施小姐跟纪先生佳偶天成,兜兜转转终是又走到了一起。商会会长笑着恭维,“真是天赐良缘。

副会长用胳膊肘拐了拐他,暗示他说话注意点。

商会会长看了眼宁乾洲,急忙话锋一转,“也多亏宁帅替纪家平反,还帮纪先生照顾娇妻这么多年,宁帅真真是吾辈楷模!

“施小姐绝世美貌引得无数英雄竞折腰啊!哈哈哈!一名高级将领笑说,“彦派的彦铭甘愿拿一个地区来换,可见施小姐对于两地和平归顺功不可没!

听着他们互相恭维,滴水不漏的阿谀奉承,我低着头剥了一堆瓜子吃不下,随后将剥好的瓜子悄悄放进陆北琛掌心,给他吃。

陆北琛低头看我,唇角忍着好笑的弧度,却故作姿态没笑,攥住瓜子,顺带攥住我的手。

他有富家公子的慵懒松弛感,那种恃宠而骄的矜贵与生俱来。哪怕吃着瓜子都散发着超然的气息。

他话不多,惜字如金的,却张弛有度。

这尴尬氛围化解于酒局上,那些官员、富商一波又一波给陆北琛敬酒,有种不把他灌醉誓不罢休的架势,陆北琛带过来的人都被灌得差不多了,宁派这边的人才开始聊核心话题。

一幅幅老奸巨猾的模样。

酒过三巡,便有官员用筷子敲击着桌面,娓娓道来,“商无官,不安。自古便有以官促商的说法,岳阳钢铁、大华钢构、苏舺轻纺、武桥机械,金融业,平京的交通运输业,这些都是平京城纳税大户,若想安商稳商沃商,便要向官看齐……

我静静听着,终于听明白了,这圈官员说来说去,就是想将这些足以影响平京发展的大企业收归国有亦或者换个老板,逼陆北琛退股。

他们的意思,便是宁乾洲的意思。

那些富商们脸上虽露出为难神色,口中却连连附和着。

我担忧地看向陆北琛,给他倒来一杯醒酒茶,他拎着杯子从容不迫喝了口,视线锐利扫视了一圈。

看着陆北琛微醺冷静的模样,我暗暗惊讶。这家伙!酒量居然这么大!十来圈的酒居然没把他灌醉!不管别人跟他怎么套近乎,他都有一搭没一搭地接话,几分傲慢的自我,真是一副资本家的派头。

他不表态。

“纪先生,您说呢?官员笑眯眯。

许是察觉我今晚没吃什么东西,陆北琛用公筷夹了一个烤猪蹄放我碗里。斟酌有度,“商无官,不安。官无商,无富。这本是相辅相成共同发展的双赢局面,缺一不可。宁少帅,您说对吗?

陆北琛将球踢给宁乾洲,所有人都看向宁乾洲,等他讲话。

这场酒局喝到现在,宁乾洲未开尊口,却有种控场的定力,什么都不用说,便有那些官员循序渐进把事儿谈了。

我始终不敢看他,只知道他似乎一个人在喝酒,有他自己的节奏。

包厢里陷入短暂寂静之中,我装作乖巧的样子,啃着最爱的烤猪蹄,这道菜刚刚加上来的,是陆北琛让人上的吗?

迟迟等不来宁乾洲说话,我下意识抬头望向他。

宁乾洲拎着酒杯,漫不经心喝了口,他抬眸瞬间,淡淡目光碰触我。

我心头惊跳,急忙低下头。深知他给我自由,是将鱼儿放归大海,让鱼儿寻找属于她的鱼群,届时,他就可以收网,将鱼群一网打尽。

所以他才不动我,任由我活动。

正因此,我才如此恐惧。如今时间线再次提前,新的内战之因不断在变化,陆北琛提前暴露,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他出事。

“忠以为国,智以保身。宁乾洲放下酒杯,缓缓开口,“商以致富,过犹不及。

声线低稳,却莫名震耳欲聋。包厢里再次陷入诡异寂静中,这些话无疑在敲打这些富商们,警告他们不可无序发展,所有的资本扩张都应建立在秩序规则之内,要受官方管控。

“大家放心,平京乃至全国的经济发展离不开各位爱国实业家的辛勤付出和努力,官方会无条件保障爱国实业家的权益,共同打造良好健康的营商环境。

他频繁提及“爱国两个字,牢牢叩下这顶帽子,冠冕堂皇的场面话不失分量。

我再次抬头。

陆北琛忽然按住我的头顶,将我的头按了下去,不准我抬头看。

我只是想看看在场的富商都是什么反应……又不是看宁乾洲……何况,我都不敢看他,亏心事做多了,总怕被宁乾洲算账……

《完整文本阅读风月生执》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