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婚情告急:周先生,别套路全本小说

>

婚情告急:周先生,别套路全本小说

佚名 著

周延 宋轶 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婚情告急:周先生,别套路》,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周延宋轶,作者“佚名”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结婚三年,楚辞没见过她老公。就连离婚协议都是律师代办的。她想,周延深肯定是个残疾,奇丑无比。离婚后,她找了一个新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整个江洲就差没被送到楚辞的面前。一直到有一天——楚辞的一切被曝光在众人面前。她带不回自己的孩子。亲手杀了生母。审判席上——楚辞看着周延深:“你会后悔的。”...

来源:rmsjzddi   主角: 周延宋轶   更新: 2024-07-08 04: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叫做《婚情告急:周先生,别套路》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佚名”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周延宋轶,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那头就传来了周延深的声音:“出来。”楚辞眨眨眼。然后她就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看见周延深的车开了进来...

第32章

“吃什么?
周延深也接的很自然。
“你想吃什么?
楚辞问。
也做好了周延深一顿饭随便都是四五位数的准备。
结果周延深倒是淡定“你做的吧。
楚辞一愣。
但楚辞还是应着“好。
话音才落下,楚辞还没想这饭要怎么做。
那头就传来了周延深的声音“出来。
楚辞眨眨眼。
然后她就透过巨大的落地窗。
看见周延深的车开了进来。
这下楚辞站起身,周延深已经下了车。
手里还拿着手机。
但周延深的视线落在了楚辞的身上。
楚辞有些傻愣愣的。
大眼睛眨了眨。
更像无辜的娃娃。
周延深就这么站在原地,偷着玻璃窗看着楚辞。
完全素净的脸。
没任何脂粉味。
穿着牛仔的背带裤,松松垮垮的。
里面套了一件T恤。
脚上的拖鞋是男士的。
宽宽大大。
像小女孩偷穿了大人的衣服。
违和却又让人怦然心动。
周延深的喉结忍不住滚动。
那种躁动的感觉又跟着来了。
真要命。
他的手快速的拉扯了一下衬衫的扣子。
拿着手机的手,一紧,声音更沉了“给你一分钟。
不出来,我就进去。
最后四个字,周延深咬的很重。
楚辞的脸颊瞬间烫了一下。
她又不是小女孩。
好似瞬间明白了周延深话里的意思。
这下,楚辞二话不说“我马上出来。
就连电脑都是匆匆合上。
而后楚辞就飞快的朝着屋外跑去。
一边跑,一边把头发利落的扎了一个丸子。
而后,楚辞就气喘吁吁的出现在周延深的面前。
白皙的肌肤因为奔跑,还红了脸。
滚烫滚烫的。
周延深无声发笑“上车。
楚辞噢了声。
乖乖的上了车。
周延深打开车门回到驾驶座。
就看见楚辞低头在拉扯安全带。
但是半天都没弄好。
鼻头都跟着皱了起来。
“你太用力,回弹一下就好。
周延深忽然俯身。
楚辞下意识的抬头。
那红唇就直接碰触到周延深的唇瓣上。
这人的唇形看起来就很适合接吻。
楚辞有段时间很迷恋看偶像剧男主的接吻戏。
周延深的唇瓣就堪堪是这种款的。
而楚辞和周延深接吻不是第一次。
但是也好似从来没认真的接过吻。
周延深嗯了声?
楚辞轻咳一声。
想抽身,但是周延深却忽然用力。
这下,楚辞是结结实实的被吻住了。
真正意义上的法师深吻。
好似浓情蜜意,也好似缱绻浪漫。
周延深修长的手指穿过楚辞的脖颈。
托着楚辞。
楚辞呜咽一声。
整个人一动不敢动的靠在一辈子上。
葱白的手指死死的抓着真皮座椅的边缘。
眼睛闭着。
“放松。
周延深笑着开口。
楚辞压着声音“我很放松啊。
话音落下,周延深又吻了上来。
那声音含糊不清的“小骗子。
楚辞唔了声。
然后耳边就是安全带落扣的声音。
周延深已经从容回到驾驶座了。
就好像之前的事全然没发生过一样。
楚辞的心跳仍旧很快。
呼吸也还有些不顺畅。
她下意识的看着车窗外倒退的风景。
而周延深已经发动引擎。
车子平稳的超前开去。
在车子开上主干道后,周延深的手牵住了楚辞的手。
再自然不过得动作。
楚辞好不容易平缓下来的心跳,又忽然加快了。
而后,楚辞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瓣。
这才问着“我们要去哪里吗?
“送楚鄞去戒毒所。
周延深说的直接。
楚辞咬着唇,安静了下“这件事,其实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不怕楚鄞路上忽然跑了?
周延深反问。
楚辞“!!
差点判死刑,死里逃生的人不会这么混吧。
但是想到楚鄞的性格。
楚辞忽然觉得还真不好说了。
这下,楚辞轻咳一声,再一次老老实实的道谢“谢谢。
周延深嗯了声,没说什么。
再后来,他们没交谈。
一直到车子在警局门口停下来。
楚鄞能让他们送到戒毒所。
也必然是周延深的关系在。
…… 而周延深的车子停下来的时候。
楚鄞已经被带出来了。
他很快得上了车。
周延深和楚辞连车都没下。
楚鄞老实的不得了。
看见楚辞的时候,规规矩矩的叫了声“姐。
叫的楚辞毛骨悚然的。
要知道,楚鄞从小都是楚辞楚辞的叫。
没大没小的。
这么正儿八经的,楚辞还真的不太习惯了。
而看见周延深的时候,楚鄞好似更是老实的不像话。
大气不敢喘的。
要知道,楚鄞是一个敢打敢杀的人。
冷不丁的这么老实。
这让楚辞都忍不住看向了周延深。
周延深却纹丝不动。
不过周延深没说话,楚辞也没说话。
楚鄞都难得老老实实的。
一直到车子开到戒毒所的门口。
周延深打了个电话。
戒毒所的人出来接楚鄞。
楚鄞要在这里呆最少3年的时间。
“楚鄞,别再闹事了。
妈年纪不小了,禁不起折腾了。
楚辞叹了口气,苦口婆心。
楚鄞下意识的想顶几句。
周延深冷淡的看了一眼。
楚鄞立刻老实了“姐,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你让妈放心吧。
说着楚鄞还深鞠躬。
楚辞“…… 这……这也大可不必吧。
周延深倒是淡定的站在边上。
在戒毒所的人把楚鄞带进去的时候。
楚鄞冷不丁的开口“姐,你啥时候和姐夫结婚啊?
楚辞“!!
这都说的是什么和什么了。
楚辞想打人。
楚鄞已经被带进去了。
反倒是周延深像没事的人一样站着。
楚辞这才看向周延深。
“楚鄞就是胡说八道,你……你不要往心里去。
楚辞结巴了一下。
周延深就只是似笑非笑的。
楚辞被看的越发的面红耳赤起来。
她局促的像一个无措的小姑娘。
反倒是周延深主动牵住楚辞的手。
而后,周延深转移了话题“不是晚上要给我做饭?
楚辞噢了声。
然后她想了想“冰箱没菜。
这几天我都是外送。
“现在去超市,回去做饭,刚好。
周延深看了一眼腕表的时间。

《婚情告急:周先生,别套路全本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