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纯情总裁狂宠妻文章全文

>

纯情总裁狂宠妻文章全文

白落茵 著

狄高阳 现代言情 陈志昂

《纯情总裁狂宠妻》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狄高阳陈志昂是作者“白落茵”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三十岁的狄高阳被家里人催婚。很郁闷,喝了一杯加料的酒,被一个小丫头睡了。一个月后,小丫头找上门来。有了。从此工作狂只上半天班,专心带娃谈恋爱。十八岁的苗一夕万万没想到会变成男神孩子的妈。不对呀,男神不宠孩子专宠她干嘛?某日,萌娃撅着小嘴抱怨:爹地偏心,只爱妈咪。甜爹:不爱妈咪哪来你?一对一甜宠日常。生娃恋爱两不误,工作学习一起抓。...

来源:cd   主角: 狄高阳陈志昂   更新: 2024-07-08 03: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纯情总裁狂宠妻》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狄高阳陈志昂是作者“白落茵”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想来有钱人都这样吧。苗一夕笑笑,快速下好单,拿着单子给狄高阳签字。狄高阳签了字有些冷绝的走了。苗一夕怀揣着单子探着脑袋目送...

第5章

走到门口的狄高阳突的停住脚步,他想起苗一夕是来这里打工的,销售卖酒,他这样走了她一毛钱都赚不到。

她是很令人生气,但他也不能失了绅士风度,回过身去,眸光黑森森的道“两瓶路易十三。

苗一夕的脑袋里“叮的一声,全是钱的模样。

两瓶路易十三就是一千二的提成,吼吼,发了。

“谢谢。苗一夕掏出设备下单,下到一半理智回来了,男神都要走了,还点酒干什么?“先生,您一个人喝不了两瓶吧。

“不用你操心。狄高阳冷言冷语的道“你只管下单就行。

想来有钱人都这样吧。苗一夕笑笑,快速下好单,拿着单子给狄高阳签字。狄高阳签了字有些冷绝的走了。

苗一夕怀揣着单子探着脑袋目送。男神就是男神,连背影都帅得一塌糊涂。

嘿嘿……

领班见狄高阳脚下生风的过来忙迎了上去,十分殷勤的道“狄先生……

客套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男人投过来的眼刀给制止住了。

“人都死光了么?狄高阳瞪着眼睛道,“要你招一个高中生来卖酒?

领班脊背一凉,冷汗就来了,“狄先生,是不是一夕那丫头惹您不高兴了?

黑眸闪了闪,狄高阳暗自呼了口气,担心领班回头为难苗一夕于是换了种相对柔和的声音道“没有。我只是觉得一个孩子不应该来这里打暑期工。

领班“是,我马上辞退她。

等狄高阳一走,领班马上找到苗一夕。后者笑嘻嘻的跑过来道“哥,我刚刚卖出两瓶路易十三哦。

“笑什么笑。领班没好气的呵斥道“你得罪了我们最珍贵的客人,简直要害死我。

“我?苗一夕察觉不对劲,马上解释道“没有啊,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别解释了。领班不耐烦的拿起对讲机对那头的人说道“把苗一夕的钱算了算,马上结清了给她。

“哥。苗一夕慌了,“到底怎么了?

领班“怎么了?我就不该把你招进来。拿了钱马上走,以后不准来了。

苗一夕“哥,不是说好让我做满两个月的么?

领班“你死了这条心吧。得罪了狄先生,东区没有一家店敢用你了。

狄先生?苗一夕既惊讶又不解,她什么时候得罪男神了?

“去去去,快走。领班跟敢苍蝇似的把苗一夕赶到了楼梯口,“拿了钱马上走。

苗一夕被赶下楼。值班经理已经把这几天的酬劳算出来,一共三千二。

“给,走吧。值班经理把钱塞进苗一夕手里,刚刚他也看到狄高阳黑着脸出去,碎嘴道“你啊赶紧离开东区。以后不准来了。

苗一夕低头看着手里的钱,想那狄高阳也太不厚道了,竟然断她财路。

不服气的数了数钱,确定没错才放进兜里。

“谢谢哥,那我走了。

值班经理爱答不理的摆摆手。狄高阳看不惯的人他们也看不惯。

苗一夕从店里出来,向地铁站走去。

一路上她把晚上的事情左左右右,仔仔细细的想了一遍,没发现哪里不对劲啊。那男神也太小肚鸡肠了吧。亏她还觉得他是好人呢,原来是只大灰狼,还是一只小心眼的大灰狼。

苗一夕的家在旧城区,坐地铁过五个站就到了。

晚上十点左右,苗一夕从地铁站里出来,路过便利店进去买了一些零食。路过夜市看到大排档里很热闹,时不时传来熟悉的声音。

很快她就认出了其中的声音。那是继父的声音。苗一夕仰伸长脖子着看了一会儿,继父又跟那帮工人在一起,貌似喝了不少。

继父徐海峰是个建筑包工头,接一些小工程,经常跟那些工人一起吃宵夜。

苗一夕收回视线匆匆回家,想着晚上一定要把房门关紧才好。

旧小区的小高层没有电梯,楼梯间的灯时灵时不灵,苗一夕磕磕绊绊的上楼。他们家在五楼,墨绿色的铁门斑斑驳驳,拉环也坏了。

打开门,屋里只亮着一盏小夜灯,妈妈骂骂咧咧的声音飘荡在昏暗的屋子里,说不上来的诡异。

苗一夕小心翼翼的进屋,没心思去听妈妈在骂什么,脱了鞋,踮起脚,打算悄悄潜回房。

“大晚上的又去哪里鬼混了?坐在黑暗里的蓼蓝突的呵斥一声,声音满是怨恨。

苗一夕暗自觉倒霉,每次妈妈跟继父吵架都找她出气,她实在不愿意搭理,闷闷的回道“我不是说了么,我找了个暑期工。

“暑期工?蓼蓝像是想到了什么,语气突然柔和了一些,问道“那能有多少钱?

苗一夕太熟悉这个不怀好意的声音,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闷闷的道“暑期工能有多少钱啊。12块钱一个小时,做多少算多少。

“那也是钱啊。蓼蓝站了起来,黑暗中,披头散发的女人像极了一具行尸走肉,正摇摇晃晃的走来,“一夕啊,你先把钱借给妈妈用一下好不好?

又这样!

苗一夕暗自叹气,闷闷的道“还没领呢。我这会儿没钱。

“你不是在打工么,怎么会没钱。蓼蓝突然冲过来一把抓住苗一夕的肩膀,“你不会被骗了吧。没钱你打什么工啊?走,妈妈现在就给你讨钱去。

离得近了,一股浓浓的酒味。

苗一夕知道,妈妈又喝多了。每次吵完架她必定喝个烂醉,然后在家里撒泼。

“不是。苗一夕抬手晃了晃手里的袋子,“钱我买零食了。

“买什么零食!蓼蓝的声音突然拔高,尖锐刺耳“你不知道家里困难么,少吃点会死啊!

苗一夕揉揉耳朵道“妈,你少喝点酒吧。

“你还管起我来了。蓼蓝大手一抓,就把袋子夺过去扔在地上,“苗一夕,有点良心好吗?我是为了谁才沦落到这副鬼样子的?

又是为了我吗?苗一夕在心里冷笑,这样的借口都用十年了,不烦么?

“要不是你那个死鬼老爸短命,我早过上阔太太的生活了。蓼蓝骂骂咧咧的,满嘴酒意熏得苗一夕有点想吐。

“那个短命鬼,就不该跟我结婚。蓼蓝像是疯了一样碎碎念个不停,“当年,追我的富二代排长队,我真是瞎了眼才嫁给你爸那个短命鬼。

“够了。苗一夕忍不住说道,“别一口一个短命鬼。爸爸是因为是谁死的,你难道不知道?

当年,爸爸一心想让家人过上好日子,积劳成疾,年纪轻轻就过劳死了。

“你凶我!蓼蓝大惊,然后委委屈屈的道“苗一夕你竟然凶我。你忘了答应过你爸爸什么了?你竟然凶我。

蓼蓝直接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苗一夕看着她,满心无奈。她确实答应过爸爸要好好照顾妈妈,只是,长大后才知道,这种照顾不是她这个小孩扛得住的。

蓼蓝除了会花钱打扮什么都不会。丈夫死后,家务都是苗一夕做的。蓼蓝除了挥霍丈夫留下来的钱一件正经事都没有做过。等钱挥霍完了,蓼蓝就打起了苗一夕压岁钱的主意。她就像一只吸血虫,不断吸食别人的鲜血,连亲生女儿的都不放过。

现在,苗一夕只想着快点独立,然后离开蓼蓝。

只是,她能顺利离开吗?

《纯情总裁狂宠妻文章全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