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谄媚丫鬟太会撩,腹黑世子沦陷了畅读精品小说

>

谄媚丫鬟太会撩,腹黑世子沦陷了畅读精品小说

顾未晚 著

古代言情 苏清月 裴桉

《谄媚丫鬟太会撩,腹黑世子沦陷了》是由作者“顾未晚”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她虽只是世子府的一名通房丫鬟,却像从画中走出来一般美艳。这么多年,世子身边只有这位丫鬟,无数人为此咬断银牙。可无人知晓,她为了逃离世子府做了多少准备。无数的讨好与谄媚,都是为了宝贵的自由。待到后来,世子要娶正妻了,她知道她的机会来了。世子府一场大火,那绝色丫鬟便从府中消失了。人人皆道她已被烧成了灰,只有世子知道,她出逃了……...

来源:cd   主角: 裴桉苏清月   更新: 2024-07-08 03: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谄媚丫鬟太会撩,腹黑世子沦陷了》内容精彩,“顾未晚”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裴桉苏清月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谄媚丫鬟太会撩,腹黑世子沦陷了》内容概括:“世子。”硬着头皮,灿烂一笑,讨好意味相当明显。“其实,我是为世子挖的,世子想喝吗?”满目真诚,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应当如是。院中其他人不知何时已然退下,此时梨花树下,书房外只有他们二人...

第9章

咯噔一下,手上小锄头,应声掉地。

整个人僵蹲在地上,不敢动。

她这什么运气,就干这么一件坏事,就被人当场抓获?

“转过身来。

身后威压一点点靠近,清冷语气中带着危险之意。

要是这会有退路,她想撒腿跑路。

可惜没有。

“清月。

这两个字,压根不会喊名字,妥妥危险。

“世子。硬着头皮,灿烂一笑,讨好意味相当明显。

“其实,我是为世子挖的,世子想喝吗?满目真诚,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应当如是。

院中其他人不知何时已然退下,此时梨花树下,书房外只有他们二人。

裴桉借着皎洁月色,细细打量她,满脸笑容,可这会看起来总有那点不真诚。

他不喜欢。

只因,这眼神中,少了以往的爱慕。

脸色微沉,深邃眉目中透露出冷意,看起来是真生气。

苏清月一时纳闷,不就是挖一坛酒,不至于这么生气吧?

两人所在想之事,此刻完全不同。

裴桉看见昔日的爱慕,入目所见全然是算计讨好,这让他非常不适,像是从未看透面前女子一般。

而苏清月这会是真忘了,只想着怎么让这人不生气。

但还没开口说话,忽而听到头顶传来冷冰冰命令声。

“嗯,继续挖。

讶异抬起脑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随即便看着这人,退后一步朝着一旁石凳坐下,神情淡然,视线从地上移在她身上。

“继续。

逆着月光,昏暗氛围下,苏清月霎时间看不清眼前人神情,把握不住他的反应,只好顺势为之。

顺从捡起地上工具,朝着刚才位置挖去。

因着前几日的春雨,挖起来并不费力,瞧见瓶身,眼中一喜,收获“果实的感觉,非常不错。

“世子,你看。说着就用帕子包着小巧瓶身,挖了出来。

一时激动,拿着梨花酿酒递到这人面前,满脸激动,眼神带笑。

比起刚才违心假笑,这会要生动许多。

“很高兴?裴桉转动手中玉扳指,语气淡淡。

一瓶梨花酿都能让她笑得这般笑意,瞧见他却只有假笑。

呵。

“啊?

“高兴啊!

“世子要尝尝吗?苏清月看不清这人脸色,只好凭心回答。

她为什么不高兴?

“我要娶亲,你也很高兴?这没头没尾的问话,让两人忽然安静下来。

这让她怎么回答,苏清月收起脸上笑容,一时无言。

这人想必是听说,下午在花园梨树林遇见宁家人的事情。

可她也没做什么,至于晚上就来问责吗?

什么毛病。

“世子娶世子妃,奴婢怎么敢有意见。一脸恭敬模样,低着脑袋,后退几步,和他拉开距离。

也是这会反应过来,她现在可是痴迷裴桉,肯定不能表现出欣喜,吃醋才是正确反应。

面露委屈,佯装吃醋,还故作懂事大方的样子。

想着这样还不够,准备下跪表达态度,被人及时拦住。

“谁让你跪?膝盖不想要了。眼神泛冷,夹着怒气把她捞起来。

这女人,惯会用这种手段让他心软。

“世子,奴婢不敢有怨言,只求世子能在身边给奴婢留一个位置。顺着他的动作,上前两步靠在他身上。

语气娇弱,眸色含水,眼中满是害怕和爱意,一心依赖他的模样。

裴桉把人抱住,皎洁月光下,居高临下,此刻把人抱在怀里,才低笑刚才心底那丝不虞。

这种感觉才对,她应该爱慕自己不已,怎么不在意。

见到他不喜,那些不过是错觉罢了。

“月儿听话,我会让你待在我身边。轻吸一口气,双手用力,把她抱紧。

这话像是对她承诺,又像是对自己发誓。

事态永远在骤然变化,苏清月也没想到,裴桉如今这么好哄。

前一秒还冷若冰霜,下秒便温柔似水,这样子他们两个还真像个有情人。

只不过,她看不透这人,她已不是真心。

“清月都听世子。这会乖乖听话就好。

“嗯。

“世子要不要尝尝奴婢手艺?眸色灵动,语气娇俏举起手中酒瓶。

既然人哄好,她心思还是又回到梨花酿上,这还是她第一次实操,万分期待。

“那便试试。

她应了一声好,连忙想要去内室拿酒杯,却被他拉住。

“就这么喝。语气坚定,不用拒绝。

随即,手中酒瓶被人拿走,人也被抱住,转眼间两人换了个姿势。

男人重新坐在石凳上,而她坐在这人腿上,两人贴在一块。

苏清月见这人清风冷月,动作熟练,打开手中酒瓶,一股夹杂梨香酒味从风中传来。

好奇驱使,用力耸了耸鼻子,想要闻得更加清楚。

这都灵动模样,全然落在裴桉眼中。

只觉得她此刻十分灵活可爱,就连耸鼻都有其可爱之处。

“想喝?

说着便把瓶口放在她鼻尖,满足她此刻的要求。

苏清月这会闻得十分清楚,梨花酒香夹杂,她很喜欢。

“世子,清月帮你试试。双手放在瓶身上,其中一只手还覆在这人手指上,慢慢下移,靠在嘴边。

可惜,她没能成功入嘴。

“不行。

啊?

到嘴的鸭子飞了。

“世子!她是真想喝,拉着这人衣角晃着,使劲撒娇。

裴桉打量她一眼,不为所动,倒是自己先品尝一口。

入口带甜,口感清淡,属于清香型,倒是不错。

没曾想去年此时,她在院中玩闹的举动,还真有可取之处。

怀中之人满脸委屈,像是讨不到糖果的小孩子,眼神直晃晃盯着他手中酒水。

娇俏灵动,眼中闪过一丝玩味。

“想喝?

“嗯嗯嗯~她用力点着脑袋,非常想喝。

刚才见他风光霁月在月光下饮酒的样子,她就被诱惑到了。

也不知是酒迷人,还是人迷人。

“乖月儿,亲我。生出几分逗弄她的心思,低头慢慢靠近。

梨花酒香和沉水木香夹杂在一处,向她猛烈袭来,月色下扰乱她心神。

酒不醉人,人醉人。

整个人落入这人满目星粹的眸色中,平时冷淡似水双眼中满布情意和笑意,勾人摄魂。

此刻,她像是被人带入一个隔绝的环境中,全身心只有面前此人。

心脏不由控制快速跳动,控制不住心,也控制不情感。

这一刻,她好似看到裴桉的情意,还有她的失控。

“乖,不想试试吗?

男人不仅用外在诱惑她,就是言语也是,一步步往她心口上爬,丝丝麻麻,触人心房。

“世子!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想把人推开,却无济于事。

裴桉不喜她的抗拒,单手把人抱紧,含了口酒水,低头往她嘴里渡去。

冰凉酒水就这么直接霸道灌进她嘴中,挣扎不开,从唇齿滑进口腔,顺着喉咙下滑。

此刻她甚至没有心神品尝美酒,呼吸被男人占据,舌腔被人占据,湿漉漉,分不清彼此。

也不知过了多久,差点喘不过气来,才被放开。

情浓之间,分开之时,似乎还带着一抹水意。

只听见这人含笑低沉声音在耳旁炸开“好喝吗?月儿。

不用抬眼对视,她都能感受到这人兴奋。

急急呼吸,平复心跳。

这不是喝酒,是要她命。

刚刚好一点,随即又被人吻住。这次温柔至极,只是轻轻触碰她嘴角,一点点含住,舔舐,像是哄人一般。

“喜欢吗?月儿。

苏清月能接受裴桉的冷情,霸道,喜怒无常,可唯独受不了温情,想要躲避开这种异常。

可男人嘴上温柔,手却牢牢抱住她,有种像要拉她一块入“地狱的冲动。

“世子,你…

“月儿,喊我名字。

“…..

谁能告诉她,到底是谁刺激裴桉了,不然怎么就这么难缠。

“世子….

话还没说完,嘴角一痛,被人狠狠咬了一口。

“月儿,听话,喊我。

躲避间,身子后仰,脖子亦是,这人像是冲锋陷阵一般,大举占领她。

有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姿势,再这么下去,她可能脖子不保。

连忙躲开这人攻击,急声喊他,“裴桉!

“我字佑之。

“….

裴桉也不知怎得,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就让他无比兴奋。

“佑之。女子急急带娇的声音,让人失控,也让人沉沦。

苏清月弄不清今晚的变化,也不明白裴桉的异常,只记得裴桉这人不要脸至极。

这一晚,一瓶梨花酿物尽其用,花样百出。

最后,她一点力气没有,也不知何时被人抱进屋里。

她只知道,以后她都没脸直视梨花酿。

什么清冷世子,裴桉就是不要脸的禽兽,哪里都敢乱来。

“月儿真乖。带着餍足的哄人。

乖你个头,一把挥开这人手指,这会她一点也不演。

累死了,脸都丢没了。

回应她只有满足的笑意,她更气了。

裴桉,你等着。

《谄媚丫鬟太会撩,腹黑世子沦陷了畅读精品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