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文章精选小叔太野,亲手养成自己的小妻子

>

文章精选小叔太野,亲手养成自己的小妻子

林喜喜 著

傅询 古代言情 苏婉宁

《小叔太野,亲手养成自己的小妻子》,是网络作家“傅询苏婉宁”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从小,我被大我7岁的未婚夫小叔养大。可以说,我是他亲手养大的玫瑰。后来,订婚宴上,未婚夫公然出轨,让我丢尽脸面。小叔却站出来,宣示主权,代替未婚夫说娶我。小叔用举动,一步一步打动我的心。可后来,一句被迫之语,却差点让我们错过彼此。...

来源:yylrsj   主角: 傅询苏婉宁   更新: 2024-07-07 06: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小叔太野,亲手养成自己的小妻子》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林喜喜”大大创作,傅询苏婉宁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挑最好最安全的小区,由季家出钱,算是对苏婉宁的补偿,也是他做人长辈的心意安排好—切,季老爷子精疲力竭,沉沉睡了过去傅月歌看见他这副样子,到底是不忍心,没有再回公司,而是留下来照顾季老爷子回家是傅月歌的秘书做司机,送的他们苏婉宁和傅询坐在后座,小姑娘从医院出来,便—言不发,话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少傅询动了动嘴唇,却无从开口,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下—刻却见自己的手被反握住,柔软的身子扑进自己的...

第7章

苏婉宁和季清宴两个人就这么站着,谁也没先开口说话。

暗自的较量,像小时候的每一次,谁也不让着谁。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还是季清宴先坚持不住,朝苏婉宁走了过来,气势汹汹的像是要揍她。

季清宴清朗的面色很冷,看着很生气的样子。

他走到苏婉宁身边,一把握住她的手臂,将她扯到了自己的身前,上下打量了一番。

“苏婉宁,你吃饱了撑的,不好好在京市待着,跑到T国去。

“你知道失踪的消息传回去,家里人有多着急吗?

季清宴在看到她唇上的伤口时,目光微怔,紧接着便又是一顿指责。

他冷声质问苏婉宁,“马上要订婚了,你不知道吗?圈子里的人都在看笑话,说你怕是被卖到红灯区……

啪——

季清宴未尽的话,在响亮的巴掌声中被迫停了下来。

“不是,祁瑜你有病?季清宴捂着左脸,又惊又怒的看向身边的祁瑜。

作为季家唯一的小辈,季清宴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捧着,祁瑜这一巴掌,打的少爷有点破防。

祁瑜却不在乎那么多,甩着手拉过她哥祁璟挡在身前,“打的就是你,怎么啦!嘴上没教养的人,就该吃嘴巴子长长教训。

季清宴没说话,冷怒的眼神落在了祁璟身上。

后者余光看了看苏婉宁,不快不慢的开口,“季少消消气,阿瑜幼儿园就和蛮蛮是朋友,见不得她被人欺负。

说的话不像在替自家妹妹辩解,更像添油加醋,火上浇油。

“阿瑜从蛮蛮出事后,饭都吃不下,脑子饿的还有点转不过来,手先动了。

祁璟在祁瑜的瞪眼下,慢吞吞的说出下一句话,“今天才过来的你,可能不了解。

原本握着祁瑜掌心在揉的苏婉宁,听完祁璟的话,抬头问季清宴,“你是今天才过来的?

“家里就你一个人来?苏婉宁一个字一个字,冷冷的往外吐,“沪城,我爸爸和宁女士,他们都没来吗?

“蛮蛮,你听我说,我……季清宴手足无措的想要解释。

季清宴想要告诉苏婉宁,自己一收到消息,就要往机场赶的时候,被他妈拦了下来。

可他一想到姚芹对婚约有意见,蛮蛮和他妈的关系本来就寡淡,要是他再说是他妈不让他来。

完了。

季清宴犹豫了一下,斟酌道“当时无法确定安全问题,我一直在等,收到消息之后,我立马赶过来了。

“大家都很担心你,还是奶奶用了小叔的私人飞机,让我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的。

他说的越多,越着急,苏婉宁的脸色越冷,缩在袖子里的拳头越握越紧。

苏婉宁听了他的解释,勉强扯唇笑了笑,“真的吗?那怎么就你一个人今天匆匆忙忙的赶过来了。

“我谢谢您啊,真是难为您为我费心了。

季清宴听到她说谢谢,比扇他一巴掌还要难受,他伸手去牵苏婉宁,“蛮蛮,你别这样,让我别扭。

“爷爷年纪大了,集团最近出了些问题,我爸他实在离不开,沪城那边我不清楚。

季清宴急的语无伦次,越说,自己都越觉得苏婉宁该生气。

“对对对,倒是我斤斤计较,耽误你和别人花前月下的时间。

苏婉宁耍开季清宴的手,在衣服上蹭了蹭,看向他,“放心,我没被卖到红灯区。

“你们来不来找我,我都会努力的活着,我苏婉宁不靠你们。

她完全被气笑,又叹了口气,通情达理道,“你要是嫌我给你丢脸了,婚约也可以取消,不用委屈自己,我无所谓的。

本来娃娃亲也没啥感情,多是为了两家的生意,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

他们这个圈子结婚的人,多数是联姻,鲜少有真感情。

真心本就瞬息万变,是最不值钱的东西,走到最后,靠的是责任心和人品。

珠宝、衣服、车房,她可以少买,给姐妹承诺的男模也可以不点,但朝三暮四的烂黄瓜未婚夫,她是坚决不会跟他订婚、结婚的。

实在不行,那些联姻才会给她的嫁妆,她不要那么多了。

等小叔叔回来,还要让他给季清宴这小子揍一顿狠的,最好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

她苏婉宁最擅长的就是记仇,自己报不了的,小叔叔回来补上。

季清宴听到她说取消婚约,心跳停了一拍,他有些慌,“蛮蛮,你别说气话,婚约是不可能取消的。

“那场聚会,我不知道颜桑回国了,是曹佑组的局。季清宴语气放柔,仿佛在哄闹脾气的小孩,“我已经教训过他,我和颜桑是过去。

“你才会是我的未来。

苏婉宁看见他含情脉脉的眼神,和祁瑜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陈棠棠和季清宴不熟悉,祁瑜常常以“那个谁为代号,提起季清宴的每一次,都是在破口大骂。

“谁不知道男人爱拿兄弟当挡箭牌。

苏婉宁笑意不到眼底,望了季清宴一眼,转身往外走,“季清宴,别让我抓到你的把柄,别想让我为你委屈一点儿。

“取消婚约的代价,我能承担的起。

祁瑜拉着祁璟和陈棠棠跟上苏婉宁,徒留季清宴在后面捏紧了拳头又松开,无奈的跟上。

私人飞机不用等,塔台批准了,便能起飞。

苏婉宁整个人累麻了,在飞机上洗了个澡,穿衣看见旁边傅询的衣服时,动作停了下。

她捏着衣服仔细看了看,找了个纸袋,整整齐齐的装了起来。

出去时,陈棠棠和祁瑜正大快朵颐,两人面前是一桌子中餐,唯一突兀的是中间有桶泡面。

还是麻辣香锅味的。

陈棠棠见苏婉宁出来,夹着泡面甩了甩,“蛮蛮快来,香菜给你撇走了。

苏婉宁之前对这种食物嗤之以鼻,觉得不干净,后面跟着陈棠棠尝了尝,认为东西存在,一定有它存在的道理。

同理的还有臭豆腐、螺蛳粉、辣条,和榴莲,人间至味。

祁瑜吃的开心,就有些爱胡言乱语说直话,她看着苏婉宁,问“蛮蛮,你真的要和季清宴订婚?你是不是喜欢他。

她有些不服气,“那个谁还没我哥哥好,嫁给他还不如做我嫂子。

陈棠棠握着筷子一言不发,听见祁瑜说想让苏婉宁做她嫂子,极快的低下了头,看不清神色。

门外祁瑜更尴尬,他手里端着祁瑜想喝的香蕉牛油果,旁边就站着被挖墙角的对象。

季清宴今天是就没怎么笑过,脸上的巴掌印红的明显。

他刚要推门进去,就听见一道清婉柔和的女声,不带任何感情。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季清宴,订婚不过是两家权衡利弊后的结果。

《文章精选小叔太野,亲手养成自己的小妻子》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