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穿越:今日太子,明日皇帝?

>

穿越:今日太子,明日皇帝?

林中的木屋 著

刘据 卫青 古代言情

完整版古代言情《穿越:今日太子,明日皇帝?》,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刘据卫青,由作者“林中的木屋”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一次意外,他穿越回大汉成了汉武帝的皇太子刘据。开局就送三张SSR,舅舅卫青,表哥霍去病,小表弟霍光。本来这是个值得让人高兴的事,奈何霍去病英年早逝?卫青四十多也跟着病逝?再然后,巫蛊之祸中,刘据自己也得自尽而亡。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于是他力劝三人保重身体,保证自己能顺利继承皇位,还想着让老爹汉武帝写退位诏书,将皇位禅让给自己.........

来源:qwwrkbd   主角: 刘据卫青   更新: 2024-05-23 22: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穿越:今日太子,明日皇帝?》是作者“林中的木屋”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刘据卫青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卫青呢?”踱步间,刘陵又不经意问道。“他多在城外军营,陛下命其整顿北军,勤加操练,以备将来用兵。”严助的回答让刘陵柳眉蹙起,好在严助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今日在太子宫时,我倒无意间听见卫青长子说,明日卫青会去太子宫中,所为何事,却是不知。”哦?刘陵闻言眉头稍稍平复,又问了些宫中动向,方才在严助的引...

第15章

“陛下近日多在宫中处理政务,除过例行朝会,只召见过冠军侯霍去病,多是在谈用兵之事。

“用兵?往哪儿用兵?刘陵皱眉,心生警惕。

严助面无表情,低声答道“我看过堪舆图,是陇西郡以西,应该是匈奴河西之地。

“哼!

刘陵松懈的同时,又起冷笑“匈奴、匈奴,就让刘彻好好盯着匈奴吧。只要不是在戒备淮南国,一切好说。

夏日的庭院中枝叶茂盛,并未有人察觉庭中小径正有两个身影,说着朝堂秘闻。

“卫青呢?踱步间,刘陵又不经意问道。

“他多在城外军营,陛下命其整顿北军,勤加操练,以备将来用兵。

严助的回答让刘陵柳眉蹙起,好在严助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今日在太子宫时,我倒无意间听见卫青长子说,明日卫青会去太子宫中,所为何事,却是不知。

哦?

刘陵闻言眉头稍稍平复,又问了些宫中动向,方才在严助的引路下,从后门悄然离开。

天色渐暗,华灯初上。

此时距离宵禁还有大半个时辰,恰恰是长安城夜生活最丰富的时候。

这个汇集了数十万人的帝国京都,在此时方显热闹繁华。

街道上人头攒动,灯火璀璨。

挑挑的、担担的、卖零碎吃食的,叫卖的、吆喝的、上食肆吃酒的,笑闹喧哗,推搡喝骂,一同汇聚成一幅鲜活画卷。

同一时刻。

尚冠后街的一座庞大宅邸中。

正屋,骤雨方歇。

黑暗中,床榻上的女主人眼神熠熠,舒了口气,言语带着兴奋“时机到了!

“明日卫青会离开军营,之后会去太子宫,我们在中途设伏,一举将其击杀!

“北军群龙无首,刘彻断一臂膀,事后立即传信父王,从淮南发兵,过洛阳,入关中,则大事成矣!

床榻上的男主人是个打过仗的,而且战绩不菲,深知打仗不是儿戏。

造反,更不是!

只听其声音低沉道“乱长安易,攻长安难,一切关键,还在你父王那处,他准备的如何?

“放心!

女子回的信誓旦旦,透过窗沿点点月光,依稀能看到对方白皙的脖颈高扬,“父王筹备多时,尽发宾客,并且会与衡山王一同起兵,万无一失!

男子听到衡山王,疑虑稍减。

说到底。

他只是不放心,走到这一步,就算错漏百出,他也得走到底,没有回头路!

敲定大事,男子这才抚了抚身边妙人,语气飘忽道“真要杀了卫青?那可是我的恩主?

他这番‘那可是我挚爱亲朋’的发言,立马引来怀中女子的冷嘲热讽。

“哼!张次公,你现在装善人了?

张次公,岸头侯。

少时为盗匪,后追随卫青从军,先后经历龙城之战、漠南之战,在卫青统帅收复河套一役中,因功封侯。

“诶,翁主稍安勿躁嘛。

床榻上,张次公用粗糙的大手安抚住…刘陵、陵翁主!

是的。

刘陵留守长安,不是什么东躲西藏,而是堂而皇之的住在岸头侯府!

谁能想到呢?

谁又能想到,跟着大将军鞍前马后,看似忠厚老实的张次公,他爱财、爱女人,更爱权势呢!?

“哼哼。刘陵依在张次公怀里,觑道“我父王赠你黄金珠宝的时候,你怎么没想到卫青?

说着。

刘陵眼眸流转,一只手在对方胸膛上绕起圈圈,声音似蜻蜓点水,又似娇嗔魅惑“等我父王大业功成,大将军之位便是你的,你现在说这话,对得起父王,对得起我吗?

张次公的呼吸明显急促几分。

也不知是因为对方的动作,还是话语….

张次公好色,好刘陵的色,身为皇亲贵胄、当朝翁主的色。

他也贪权,贪大将军卫青的权,位列三公之上、节制天下兵马的权!

淮南王允诺,只要事成,便会将刘陵嫁于他,更会授予大将军帅印,从此他张次公,也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岂不美哉?

美!

美人美,美事也美,诸事皆美,就差临门一脚。

卫青?

他不死,我怎么上位?

唉,就容他先死上一死吧….

……

翌日,太子宫。

宫门前,刘据作揖行礼,“太傅慢行。

完成授课的石庆微微点头,面上看不出喜怒哀乐,一如既往的淡然处之。

等石庆走出宫门,彻底不见了身影,刘据这才转身回返,同时,也原形毕露。

“额滴神呐!

卯时起,至辰时。

光听刘据还没什么概念,可今天一个实操,着实把他给整的够呛,早上五点啊,这谁受得了?

好吧。

这个刘据得受一受,没商量。

但好在,他在其他地方还有点回旋余地。

“迁儿,少傅说他啥时候来着?刘据这般向他的私人秘书问道。

司马迁对于称呼早已麻木,不是有句老话嘛,挣扎不了,那就享受吧。

司马迁现在就是一边‘享受’,一边回话“少傅说殿下可能会睡眠不足,他午时之后再来。

知我者,少傅也!

刘据高呼一声,不愧是勋贵出身,懂我呀。

他当即就拖着身体往自己寝宫挪去,同时嘴里还嘟囔道“没睡醒前,别叫我。

司马迁无动于衷,在后喊道“殿下忘了?大将军今早要来拜会。

刘据顿时哀嚎一声,本着最后一丝理智,纠正道“舅舅来之前,别叫我….

说完,便一头跌进了被褥。

唉。

见到这一幕,殿外的司马迁摇摇头,这小伙子不行啊,想当初,他读书那会儿,可是废寝忘食、夜以继日。

啧啧。

鄙夷完自己老板。

司马迁捧着一卷竹简,去了正殿。

老板能睡,他不能,谁让自己是打工人呢,太子宫文书往来、宾客迎接,哪个不得他司马迁?

就说今天吧。

他还得作为老板的前哨,提前面试一个新人,忙啊。

值房。

司马迁看了看手中竹简,命人把来太子宫应聘的那位唤进来,招贤纳士的消息放出去至今,这还是第一位来投奔的。

他准备好好给太子把把关。

不多时。

门外宦官引进来一个青年,衣着光鲜,不似家贫之人,只是面露惶恐,眼神游移不定。

见状。

司马迁心中生疑,但还是好言问道“你便是严正?号称有治国安邦之策?我乃太子家令,且与我说来听听。

他问的认真。

对方回答的也认真,甚至是过于认真。

扑通!

二话不出,严正直接给司马迁跪了!

不等他起身阻止,这人又是一声悲呼,直把司马迁惊的一愣一愣的。

严正跪地大喊“我有十万火急之事要禀报太子殿下!事关重大,还请快快通禀!

《穿越:今日太子,明日皇帝?》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