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伯阳镇之渭河右岸

>

伯阳镇之渭河右岸

阿阿阿阿嚏 著

元龙 徐东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伯阳镇之渭河右岸》,由网络作家“阿阿阿阿嚏”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徐东元龙,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书中作者不仅讲述了自己年幼时期在伯阳镇兴仁村的乡间故事,还有成长路上遇到的人和事,以及生活中偶尔的小小闲趣。每个故事篇幅并不长,但是余韵悠远,回味无穷。...

来源:fqxs   主角: 徐东元龙   更新: 2024-05-23 22: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都市小说《伯阳镇之渭河右岸》,男女主角分别是徐东元龙,作者“阿阿阿阿嚏”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有时,也听说谁的担担被抢了,觉得错失良机很是遗憾。一次,碎娃说,如果你和我经常耍,我叼苹果给你吃。石子哈的老药铺自老云先生看不动病之后,门脸就从未打开过。门脸朝南,蹲在门廊上非常适宜午后晒太阳,几个老擦火穿开襟大棉袄,卷一棒旱烟然后说陈年往事,或者用一分钱换一盖麻籽...

第5章 石子哈

石子哈是村子的中心。

凉粉担担喜欢在那里售卖,是一老头,叫仁丹达,能喊出有层次的叫卖声。

——嗷…凉粉。

嗷后边托音较长,然后陡转首下,凉粉二字急促快速收尾,余音绕梁。

通常,吃的人不多,旁观者众,都是半大孩子啖着口水围观,老头也不管不顾,旁若无人,熟视无睹。

不远处的墙角,房背后,坐满无所事事的老人,他们在晒太阳,他们在猫冬。

那时,碎娃还很小,流着眼泪端着小木碗交给仁胆达,然后递过去一枚二分钢镚,仁丹达拿在手里,迟疑了一下,把钢镚放在案板上,捞了一束。

旁边的胡琳达笑着说,给娃给的能行啊!

一天,来了一位卖苹果的担担,放在药铺门,被小孩子围起来,个个饿狼一样盯着满筐红苹果。

担担警惕地环顾西周,目露凶光。

小孩子生畏,不敢轻举妄动,咽一会唾沫,相持一会看全无希望,一哄而散。

有时,也听说谁的担担被抢了,觉得错失良机很是遗憾。

一次,碎娃说,如果你和我经常耍,我叼苹果给你吃。

石子哈的老药铺自老云先生看不动病之后,门脸就从未打开过。

门脸朝南,蹲在门廊上非常适宜午后晒太阳,几个老擦火穿开襟大棉袄,卷一棒旱烟然后说陈年往事,或者用一分钱换一盖麻籽。

这种小粒干果最适宜消磨时间,一小把能吃一小时,嘴不停歇,这些都经过五八九年饿肚子的人,嘴边饿纹很深,都是见啥吃啥,能把碗添得比洗过的都干净。

长期咀嚼使嘴角两边全是肌肉,紧贴颌骨。

那时的人,一睁眼,就想吃东西,一刻也不得停。

抽烟打嗝放屁,一天时间就这么混过去了,也不觉得可惜。

后来,从南方来了打家具的小木匠,看到这一场景,说,怪不得穷,太懒了!

不可理喻。

猫冬真猫,两眼微闭,两只手拢在袖子里,脸首对太阳,像秋天待收割的向日葵,根衰叶枯不忘面朝阳光似乎等待一镰刀手起刀落,人头落地。

老药铺的老云呆在家里颐养天年,偶尔在巷子里走一走。

当时流转到我家有一套老云收藏,崭新的《济公传》小人书,看得我如痴如醉,兴奋异常。

其中有一段济公问某人,新出锅的馒头治什么病?

某人摇头不知,济公答,治饿病。

我乐不可支。

现在看来,我笑点很低,当时觉得老云医生一脸严肃不苟言笑,竟然看这么有趣的小人书,也是幽默之人。

老云先生看病,只记得一个场面。

人贴人,排了一条长龙,似乎大半村子的人都有病。

大多数也没啥大病,可能就是头晕或容易疲劳营养不良,不是肾虚就是肝脾不和。

有个母亲领着一个嘴角沾满鼻涕的孩子不无担忧地说,这个碎先人吃了一苗针,可解?

老云先生说,无妨,烧一个大洋芋,吃了,拉一泡屎就成了。

听到大洋芋,我满口生津,咽唾沫。

看南巷子口的一颗老椿树,上面挂着一捆金黄色的玉米,一只喜鹊东张西望,然后飞向虎头山方向。

《伯阳镇之渭河右岸》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