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音名辰羊切

>

音名辰羊切

昭宝西 著

王承 现代言情 钱小倩

《音名辰羊切》主角王承钱小倩,是小说写手“昭宝西”所写。精彩内容:“不会真的有人,会喜欢上世仇之子吧?”  “如果那个人在现实中出现了呢?”  “辰羊切是古韵,我家名字里有这个音的后人都活不过二十岁。”  “什么?” 我叫钱小倩,学考古的。大学毕业勉强找了份糊口的工作,一因为一次失误,本天才居然被劝退?福无双至,小时候最疼我的九叔亡故,留给我一块红丝绕玉。父亲打电话命我返乡奔丧,结果还不如不回去。蛤?我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第六十三代传人,没把发黄的族谱盯出个洞来,我差点忘了我这烂大街的名字是老祖宗取得,真是要了大命。我堂堂都市俏佳人怎么会干这个?明早我就回北京。谁知夜里的一个怪梦让我彻底无法脱身。  “仇从仇后而起,你就是我仇人的后人。”  “小子,咱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一场世仇之乱把我卷入其中,真的好麻烦啊!古俗?寻迹?我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阿瑺,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来源:fqxs   主角: 王承钱小倩   更新: 2024-05-23 22:3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音名辰羊切》非常感兴趣,作者“昭宝西”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王承钱小倩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好盏?有多好?”老板翻着单眼皮咬着牙说道。“月……月影梅花盏。”“你给客人说的多少?……钱小倩!”老板猛的叫我名字,我说了个数,老板就像一只炸了毛的阿拉斯加,立马破口大骂。下午刚开始上客,典当行人来人往,老板骂的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王哥实在看不下去帮衬了两句,没想到把我眼泪就帮出来了...

第2章 人财两空

“东西没问题,跟小倩说的一样,就是这价……谈的有些出入。

王哥戴着手套检查完毕,欲言又止的看了我一眼。

“价怎么了?

老板的声音很响,院子里传来大踏步的声音,大家都知道老板来了。

今天不是周末老板居然来了,真是米奇进了妙妙屋,妙到家了。

“完了完了,老板今天心情肯定不好。

苗姐对我小声地说。

果不其然,他一进门就大喇喇的坐在主位上,脚踝往膝盖上一搭,一个串也没带,只捏了把短扇,肯定是今天去了什么正式的地方。

“说呀!

哑巴了!

老板一米八几的大个,发起火来把人唬的一愣一愣的。

“今儿小倩收了个好盏,客人跟我说……小倩答应给这个数,但可能不值那么多……王哥垂着眉毛回道。

大家平时关系都处得不错,王哥也有点难做,低着头不敢往我这边瞅。

“好盏?

有多好?

老板翻着单眼皮咬着牙说道。

“月……月影梅花盏。

“你给客人说的多少?

……钱小倩!

老板猛的叫我名字,我说了个数,老板就像一只炸了毛的阿拉斯加,立马破口大骂。

下午刚开始上客,典当行人来人往,老板骂的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王哥实在看不下去帮衬了两句,没想到把我眼泪就帮出来了。

“我不干了!

眼泪大滴落下来。

“我还不是想把这盏留下,明明那么好的东西,也是照着价收的,怎么就不对了?

“你还委屈上了?

这东西就算是不要,也不能把价说错,你凭什么觉得这破盏值这么多?

我看根本不行!

老板歪着嘴展开扇子,眼睛盯着我像要看出个洞来。

“你不想要,我自己要了总行吧!

不耽误你的生意,我掏钱把这盏收了。

您不知在哪吃了瘪,就知道拿我撒气,这活谁爱干谁干!

老板人是损了些,但平时待我不薄,和他说话我是随意,但今天我不觉得自己理亏。

苗姐出完账,那男人就急匆匆的走了。

我用自己的一点积蓄,原价买下了那个碗,正经是自己掏钱了的东西就会变得金贵,我找了个丝锻的盒子来盛它,臭老板的羊毛不薅白不薅。

“要么我说你就是个猪脑子,还来劲了是吧!

那么个破碗至于吗?

你怎么不拿装鼎的盒子盛啊?

仗着自己家里爹疼娘爱的,就想着为所欲为了,我给你说照你这样式的,你永远混不出来!老板跟出来,撵着我一顿疯狂输出,就想让我跟他低个头认个错,我才不理他。

我伸手隔开他的身子,把东西往背包一塞,骑着我的小电驴就回租屋了。

“这孩子……苗姐伸手放在眉边叹了口气。

“别管她,爱干嘛干嘛去,等没钱花了有她哭的日子。

老板觉得堵得慌,把衬衫襟前的扣子松了一颗。

边走边说“王承你小子怎么搞的?

给我过来。

王哥立马答应了一声,给苗姐使了个眼色就跟着老板进了里屋。

王承做鉴定这行己经很多年了,他们一家都是干这的,但是跟着老板的日子不算太长,说起来也有两年多了。

起初是街边上的一发小介绍,他才知道北京有老板这号人物。

老板姓何,名沐之。

排行老三,给脸的叫上一声三爷。

何三爷是个有底子的男人,为人低调,但就是嘴不好,一天到晚的西处得罪人。

也就仗着皮相好,身边倒也总不缺莺莺燕燕的。

钱小倩是说是三爷捡回来的,也不为过。

在夜店喝多了吐老板一身不说,高跟鞋还把人新买的手机屏踩碎了。

准备去猎艳的三爷是一点兴致都没了,气的差点把她送警察局去,不过这老天爷不会平白无故的编排,这钱小倩倒也还是个宝。

专业对口,眼光独到,在王承看来,这钱小倩的原生家庭也一定是有些说法的,不然就算她是学考古的,也不可能懂这么多。

因为有些暗里的知识,是根本不可能从学校里能学到的,只可能是祖上的秘传。

何沐之很显然也是看中了这一点,见她也是正值低谷,有些失意,就把她留在了店里。

不得不说这有些人,天生就是有种锦鲤体质,自打钱小倩来了之后,典当行的生意是越来越好。

就连苗姐都说“一潭死水硬是让这小女给盘活了。

要知道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典当行都处于亏损状态,关于钱小倩,三爷自然是满意的。

要说这两人之间的感觉,王承觉得应该是既像兄妹,又似父女。

说不上谁拿捏谁,就是有种平分秋色的默契。

“搁我这走什么神啊,还想不想混了王承?

见三爷狐疑地看着自己,王承有点不好意思,忙解释道“三哥我这脑子里刚刚跑虫呢……怎么样?

今儿去开会还算顺利吧?

说是开会,其实就是这一片区同行、头脸人物的例行碰面集会。

“你当我为什么生气?

今儿说的就是,各行都不许收常家玉字辈的东西。

“不会那么巧,今天那个当碗的人就是常家的吧?

王承心里猛的一惊,这常家玉字辈是一门老根,代代单传,香火虽不算旺,但人辈分极大。

同行业里都流传这么一句话老常家的儿子生下来就能给人当爹。

“人是不是我不知道,没人认得,但这月影梅花盏,就是他们家的东西。

三爷拿扇子磕着脑袋,看上去苦恼极了。

“我就说您怎么骂小倩那么难听呢,原来是想逼她走。

王承会意的说。

“她个小傻子,看见好东西就走不动道,哪里肯放?

我己经飞快赶回来了,还是没赶上。

算了,先放她出去避避风头吧,等她气消了自然就回来了。

三爷闭着眼睛皱着眉头说。

“您说的是,可为什么看上去那么痛苦?

“因为我最近都见不到我可爱的钱小倩了,我的钱我的人都飞了,换你你能高兴?

三爷转过头看着他。

“害,三爷你说你跟我说这些干嘛?

“说这些干嘛?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苗清两个人天天搂一块儿睡到下午才来,要是你们能坚守岗位,就不会出这种岔子!

所有的事都靠着我们家小倩,你看你脖子上支棱的那还是个脑袋吗……我今天不好好的骂一骂你,真是难解我心头之恨……苗姐在查账的时候发现老板划了一笔到钱小倩账上,又用自己的钱顶上了,数目刚好是那个盏的价格。

到底还是没舍得让小倩掏钱啊,没想到咱老板还挺纯情的,就是不知道榆木疙瘩小倩什么时候才能发现。

苗姐掩住嘴,笑着望了一眼里屋正在训斥王承的三爷,这日子是越过越有趣了。

《音名辰羊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