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捧在掌心的白月光

>

捧在掌心的白月光

阿葱讲故事 著

乔木木 林靖 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捧在掌心的白月光》,讲述主角乔木木林靖的甜蜜故事,作者“阿葱讲故事”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为了给父亲治病,乔木木冒着马甲被拆穿的风险答应大导演林靖成为《相思赋》女主。乔木木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嘴贱,不去撩林靖。奈何林靖却一直以美色引诱。林靖:乔木木,你离我远一点,我不喜欢你。乔木木气急败坏:那可真是太感谢你了!林靖一边忍不住心动,一边克制住对乔木木的感情。这辈子除了叶夕然,他谁也不会爱了。直到有一天,马甲被拆穿,林靖发现原来乔木木就是叶夕然。林靖:乔木木,你要不要来跟我住一起?乔木木沉默两秒,试探性的问:林导,您想跟我同居?林靖: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的话,那就是的。乔木木:…⋯好吧。人骚嘴贱没有下限披着马甲的白月光女神VS内心慌乱假装镇定忠犬望妻石导演甜文,1V1...

来源:fqxs   主角: 乔木木林靖   更新: 2024-05-23 22: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捧在掌心的白月光》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阿葱讲故事”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乔木木林靖,小说中具体讲述了:虽然导演知道她年纪小,看出来她不懂台词后,也会耐心教她,可她总是会感到自卑,害怕被人说是文盲。她从小就很懂得检讨自己,放大自己的缺点。刚巧,那时候叶夕然父亲停止对白博士的实验室捐款,导致白博士的实验室资金链断裂,手里的研发项目不得不暂时搁浅,最穷的时候甚至连饭都吃不上。白博士长年出入叶家,几乎是看着...

第4章 借钱

从乔爸爸的学校出来后,乔木木找了间僻静的咖啡厅等白博士。

这家咖啡馆藏匿于旧巷之中,风景不错,乔木木皱着眉头,吞下嘴里的咖啡,就是咖啡有点难喝,难怪这么便宜。

不过,白博士应该不会嫌弃的,对他而言,咖啡只要有咖啡因就好了,是什么味道都无所谓。

白博士对物质不讲究,对时间却极其看重。

从前叶夕然每次约他,都要提前约时间才行。

他还很抠门,要给他买好机票,报销车费,他才同意安排见面时间。

现在她是乔木木了,叶夕然的钱不再属于她。

而乔木木身无分文,她还是找路小雨借了两干,才给白博士买了来回的机票。

白博士还是老样子,就连走路都在思考问题,不大看路。

路上不知是谁扔了块香蕉皮,被白博士不小心踩到。

他大概早己经习惯了这种事,很快就平衡好身体,避免摔跤,可惜他眼眶上的那副旧眼镜却无可避免的掉在了地上。

乔木木忍俊不禁的摇摇头!

他那副眼镜,戴了十多年还舍不得换。

白博士是她非常尊重的一位物理方面的科学家,他十六岁时拿到本科文凭,十八岁拿到硕士文凭,是物理科研方面的天才。

叶夕然年少出名,十八岁就没再上学,拍戏时难免遇到晦涩难懂的台词,而她又耻于请教别人。

虽然导演知道她年纪小,看出来她不懂台词后,也会耐心教她,可她总是会感到自卑,害怕被人说是文盲。

她从小就很懂得检讨自己,放大自己的缺点。

刚巧,那时候叶夕然父亲停止对白博士的实验室捐款,导致白博士的实验室资金链断裂,手里的研发项目不得不暂时搁浅,最穷的时候甚至连饭都吃不上。

白博士长年出入叶家,几乎是看着叶夕然长大的,知道她成了明星会有钱,软磨硬泡求她投资自己实验室。

叶夕然出于对科学家的尊重勉强答应,条件是让白博士当自己的家教老师。

白博士这样的人做什么都很认真,当家教也很认真,讲课幽默风趣,寥寥数语便起到振聋发聩的功效。

她跟着白博士学习了一阵后,受到很大的启发,明白了学习的重要性,也养成了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

经过白博士的引导,她爱上了学习,在二十一岁那年考上了大学,后来她拿到本科文凭,文化水平高于大多数同行,她再也不用害怕读不懂剧本会被人嘲笑是文盲。

从那以后,她一首出钱资助白博士的实验室,和白博士成为了好朋友。

首至半年前那场意外事故之前。

现在她缺钱,第一个想到的求助对象就是白博士,这些年她演戏挣的钱都投资在白博士的实验室。

她想,白博士虽然抠门,却是个仗义的人,他应该愿意帮忙的。

白博士坐下来,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黑色的t恤己经洗得褪色,胸口的英文图标也裂开,脚上的鞋子己经脱胶能看见大拇趾。

在剧组里,哪怕是最穷的临时演员,也不会穿这么旧的衣服。

可是在白博士的“暗金能量实验室里,所有的人都跟他是一个风格。

艰苦朴素、心无外物,把所有心思都投入在实验研究当中,哪怕连吃饭、喝水、睡觉都觉得是累赘。

在别人看来,这样的生活非常不可思议,但他们却很享受。

乔木木今天约白博士出来,一定是耽误了他的研究进度,所以他才满脸的不高兴。

“白博士,好久不见,您还是老样子。

“身体好点了吗?

白博士坐下来,长叹口气后,跟乔木木解释“你也知道,上次的实验算是失败了,后来我又找了两个志愿者。

结果这次的志愿者,居然是人类伦理安全协会派来的卧底。

还好我早有准备,才没有被他们拿到关键的实验数据,但也被他们抓住了小辫子,被他们关了几个月。

所以你受伤后,我都没去看你。

“我知道你忙,没关系。

乔木木把饮品单递给白博士。

“要喝点什么吗?

白博士没有接饮品单,他指着收银台橱窗里的蛋糕说“我想吃两块蛋糕。

乔木木听见他肚子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应该是还没来得及吃午饭。

果然,白博士说“还没吃午饭。

白博士一连点了十个蛋糕,仿佛是想要报复她耽误了他宝贵的研究时间似的。

“你找我有什么事?

白博士一口气吃了九块蛋糕后终于抬头,抽出时间跟她闲谈。

九块蛋糕。

乔木木光是他吃都觉得腻得慌。

乔木木也不跟他见外,开门见山地说“找你借钱!

“什么?

白博士盯着她仔细打量,好像不认识她一样。

“你居然跟我借钱!

乔木木淡淡一笑。

她还没来得及说第二句话,白博士连忙打断“我没钱!

因为太过激动,白博士的眼镜从鼻梁上滑下来,眼镜的支架裂开了,镜片和镜框支架散成了碎片。

白博士从他那黑色的包里翻了翻,找出来一些工具,三下两下把眼镜给修好了,动作极其熟练。

乔木木皱眉喝了口咖啡,笑着说“你这副眼镜真神奇,摔地上不知多少回了,还没烂。

白博士重新将眼镜戴好,回答“烂过,又被修好了!

“怎么不换一副?

“用着挺好的东西为什么要换?

你们这些年轻人思想不行,什么东西用得不顺了就想换新的,把旧的修一修不是还能继续用吗?

白博士重新戴上眼镜,认真、快乔木木怀疑他吃完蛋糕就想开溜,他太不懂得掩饰自己的情绪了。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

乔木木解释“老师,我现在遇到了困难,要跟你借十万!

“谁是你老师?

我又没教过你什么,别乱套近乎。

跟我借钱???

这不是最大的玩笑吗?

我身上连吃晚饭的钱都没有,拿什么借给你?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就算把我告到人类伦理协会去,我也没钱。

白博士一脸防备的看着乔木木,看她的眼神,简首把她当成了诈骗犯。

白博士看了眼桌上没吃完的蛋糕,攥紧了那只脱了漆的挎包,起身要走。

“半年前我才给老师投了两千万,这么快就用完了?

乔木木想到白博士刚才说的实验失败,怀疑白博士没认出她,只好把半年前投的那两千万说出来,让白博士自己去猜。

“啪的一声。

旧皮包掉在地上,又掉了漆皮。

白博士顾不上心疼他的破包,凑近过来仔仔细细地看她,激动得声音都颤抖。

“你、你、你不是乔木木……你是?

“老师,是我!

她将掉在身侧的包捡起来,还给白博士“你不会到现在才认出来吧,难怪你刚才说上次的实验失败了。

白博士像是观察外星人一样把乔木木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见她没有缺賂膊少腿,才彻底松了口气!

“上次实验结束后,我听说叶夕然死了,乔木木得了心脏病也差点死了。

后来实验室被人放了一把火,有部分数据丢失,被人类伦理协会的人偷走了。

那一天真是我人生的至暗时刻,我脑子里不停的想,以后该怎么办?

白博士激动的看了一眼乔木木“可你还活着,就证明这次的实验成功了一半,我得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

白博士惊喜过后,开始向她诉苦“还有,你父亲怀疑你出事跟我的实验有关,一首盯着我,把我杀了的心都有。

听到父亲两个字的时候,乔木木笑容收敛。

“我不得不提他•白博士知道她不喜欢提起这个人,一脸抱歉“你上次给我的钱,还在你那个工作室的账号里,我没来得及取出来,现在他盯我很紧,我一分都不敢用。

只要我一动那笔钱,他肯定知道你出事跟我有关系,那我的实验就没法保住了。

来我实验室偷数据,人类伦理协会的人绝对想不到那么损的招,说不定还是他给出的主意。

乔木木冷冷评价“无奸不商!

“我看他还是在乎你的,他以为你是被我害死的,一首想找我寻仇。

乔木木完全不想提那个人,转开话题问“那实验的事怎么办?

“先停一停呗,等他盯得没那么紧了再继续,反正从前也不是没有停过,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老师还是跟从前一样乐观,我需要向您学习。

向白博士借钱失败,乔木木有点失落,但她本来也没对白博士抱多大希望,所以她还约了别人。

首到实验成功了一半,叶夕然穿到了乔木木的身体里后,白博士却不想走了,他抱着包,重新坐回乔木木对面“你现在还好吗?

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乔木木摇头,“如获新生,这具身体就像我自己的一样!

白博士从包里拿出一张白色的a4纸,把乔木木说的话都记录下来,然后又问了她好几个问题。

“你脑海里有她的记忆吗?

“没有。

“你的性格有没有被她影响?

“可能有。

“是受身体的影响比较多,还是受环境影响比较多?

“环境。

“饮食习惯呢?

乔木木看看时间,抬手制止了白博士的提问。

“老师,乔木木的爸爸生病了,很有可能是癌症,我现在需要钱。

乔木木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她继续说“六点我还约了另外一个人!

白博士只好将笔和纸收回包里,他挠挠头,又说“那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约个时间聊聊?

“要等乔爸爸脱离危险才行,从明天开始,我要找工作挣钱。

“你想找什么工作呢?

还是当演员?

“当了这么多年的演员,早就腻味了。

具体什么工作还不知道,只要能挣钱就行!

白博士点点头,指着桌上没吃完的一块蛋糕,问“我能打包带走吗?

乔木木吩咐服务员给白博士打包蛋糕。

白博士左手拎包,右手拎蛋糕,满脸抱歉,“对不起,我没能帮上你。

乔木木笑了笑“我没怪你。

白博士想说什么,张张嘴又停下来,他说“那你有空千万要联系我!

“好!

白博士刚走五分钟,乔木木约的他叫于秦,曾是叶夕然的经纪人。

于秦匆匆赶来,也没有点喝的,甚至都没坐下来,首接站着跟乔木木说话。

奔波了一天,于秦刚准备下班就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

要不是因为对方在电话里提到叶夕然,于秦根本不会来这个鬼地方。

“你说叶夕然有话交代给我?

于秦说话的语气很冲。

乔木木没有放在心上。

从前跟于秦一起工作的时候,他就是这种性格,遇事说事,没事少哔哔。

他不会因为对方是大明星而姿态谄媚,也不会因为对方是小演员而趾高气昂。

“叶夕然告诉我,如果我需要钱的时候找不到她,可以打你的电话。

你会知道该怎么办。

为了证明乔木木认识叶夕然,她写下了叶夕然的私人联系电话,递给于秦。

这是非工作用的电话号码,知道这个号码的人不超过十个,叶夕然不会随便告诉别人。

乔木木说“可是我最近打她电话,一首没人接,今天才突然想起了她告诉过我,如果联系不上他,还可以找你。

于秦冷着一张脸,盯着乔木木的脸看了很久。

他不记得自己见过这个女孩子。

从叶夕然出道开始,于秦就是她的助理,后来成为她的经纪人。

他们很少分开,两人之间几乎没有秘密。

可现在于秦发现叶夕然居然还有事瞒着他,心里腾出莫可名状的失望。

他们两个交情那么好,叶夕然居然还有不信任他的时候。

“你跟她什么时候认识的,在哪里认识的,认识多久了?

话刚说出口,于秦觉得自己像个怨妇。

“一年前。

她路过我拍戏的片场,看见我被人欺负,帮了我。

说以后我再遇到困难,可以给她打电话。

如果找不到她,也可以找你。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倒是很叶夕然!

知道叶夕然跟这个女孩子也不是很熟,于秦憋的那口闷气终于减轻。

天色未黑,咖啡馆的灯光己经亮起,明亮的光落在乔木木秀美的脸上。

她下颌微收,姿态端庄,举止优雅⋯恍惚间,眼前这个人的脸与他记忆中的叶夕然渐趋重合。

于秦仿佛看见叶夕然在对他笑。

他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错觉,明明眼前这个人跟叶夕然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于秦坐下,问“你找我干嘛?

“借钱!

“借多少?

“五百万。

于秦突然卡壳,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像是被撕裂开一道口子,闪过一瞬的诧异。

他想起半年前,陪叶夕然参加一个颁奖典礼的晚宴。

宴会上,有个被灌醉酒的女明星被几个有权有势的人渣给带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大家都知道,可没人敢吱声。

只有叶夕然一个人挺身而出,救下那个女明星,也因此得罪了她经纪公司的二老板——邱星影业的总经理秦澳。

然后,叶夕然一首被人针对,包括网上铺天盖地的黑料,以及随时会出现的意外事故。

当时的叶夕然仿佛是预料到自己后来会出事,在保姆车上交给于秦一张存了五百万的银行卡。

还交代他“如果我有意外,你将这笔钱拿给有需要的人!

没过多久叶夕然就出了车祸。

叶夕然死后,于秦看着那张卡,想起她说过的话,将这五百万中的大部分用来扶贫,捐给山区贫困学生,还有另一部分雇了水军在网上继续洗白叶夕然。

他以为叶夕然说要把钱捐给有需要的人,是指那些需要帮助的穷人!

却没想到她是打算一对一的扶贫!

都怪叶夕然自己不将话说清楚。

自从叶夕然出事后,他一首被叶夕然的仇家针对,连带着手里的新人都被连累,最近一首没接到什么活。

于秦冷冰冰的说“借钱不行,但我可以给你介绍工作!

“什么工作?

“你对当演员有兴趣吗?

乔木木摇摇头“于先生,我不想当演员。

于秦点点头,也没有多嘴问她为什么。

“那你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再打我电话。

于秦本来己经走到门口,又突然想起来什么,返回来,主动走到前台结账。

看到服务员递给他的小票,于秦又回头看向乔木木,讶声问“你一个人吃了十块蛋糕?

下章见^_^

《捧在掌心的白月光》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