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武侠修真›重生七零小辣媳畅销书目

>

重生七零小辣媳畅销书目

盛安宁 著

周时勋 武侠修真 盛安宁

《重生七零小辣媳》是作者 “盛安宁”的倾心著作,盛安宁周时勋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盛安宁穿越了,没有金手指,没有随身空间,还是个声名狼藉的已婚小媳妇。斗极品,虐渣渣,发家致富乐融融上大学,搞科研,恩爱夫妻养娃娃阴谋阳谋都不怕,婆婆妯娌分外融洽在那个怀旧的年代里,挽着自家腹黑忠犬的老公,过美满幸福首富生活。......

来源:yylrsj   主角: 盛安宁周时勋   更新: 2024-05-23 08: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盛安宁周时勋是武侠修真《重生七零小辣媳》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盛安宁”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朱桂花听了小儿子的话,不仅没有宽心,心里更堵了,要是周时勋发现了自己的身世呢?那会不会跟家断绝关系,以后一毛钱都不往家里寄?周满仓倒是平静很多:“你也别瞎想,人都回来了,明天早上把家里的鸡杀了,再去借点油回来,中午做个油饼吃。”朱桂花一听就不乐意:“就两只母鸡,还指望着下蛋换钱呢,杀了鸡以后拿什么换...

第33章 我俩没好过

朱桂花被这两个秘密压得睡不好,所以根本不希望周时勋回来。

周长运还不觉得他强bao的事情有人发现,见朱桂花坐立不安的样子,反而安慰着“你也别乱想了,再说我二哥不是都娶了媳妇,肯定不会是为了罗彩霞回来的。

说起罗彩霞,他也心不甘,睡过那一次后,他见罗彩霞回来也没什么反应,依旧按时出工,后来就瞅着机会又去找罗彩霞,却不想对方身上藏着刀子,差点要了他的命根子。

所以从那以后,他也断了找罗彩霞的心思。

朱桂花听了小儿子的话,不仅没有宽心,心里更堵了,要是周时勋发现了自己的身世呢?

那会不会跟家断绝关系,以后一毛钱都不往家里寄?

周满仓倒是平静很多“你也别瞎想,人都回来了,明天早上把家里的鸡杀了,再去借点油回来,中午做个油饼吃。

朱桂花一听就不乐意“就两只母鸡,还指望着下蛋换钱呢,杀了鸡以后拿什么换钱。

周满仓使劲咳着,低声骂着“你真是个眼皮子浅的东西,老二带新媳妇第一次回来,你要是做得太寒碜,回头老二心里能没意见?

说着又费劲儿咳起来,感觉一口气要上不来一样,吓得朱桂花赶紧爬上炕去给他拍背。

盛安宁洗了脚去院里倒水,都能听见周满仓激烈的咳嗽声,回屋小声问周时勋“你爸对你好吗?

周时勋愣了一下“一般,怎么了?

盛安宁赶紧摇头“没事,就是随便问问。

看着周满仓长相敦厚老实,要是对周时勋好的话,她可以帮他治一下这个咳嗽,要是不好就算了。

不过听周时勋这个语气,应该是不好的。

去擦了手,站在炕边看着周时勋“你躺下把衣服脱了,我看看伤口,快点啊,我都要冻死了。

周时勋也没法再扭捏,脱了上衣躺下,裹在腹部的纱布已经隐隐泛着红。

盛安宁皱着眉头“都出血了,你难道不疼吗?

边说着边动手解开纱布,一圈圈慢慢解开,已经愈合的伤口微微裂开,肉都翻出来。

盛安宁戳了戳伤口周围“不疼?明天你不能再乱动了啊。

周时勋摇了摇头,抿着唇角,微凉的指尖戳在他的皮肤上,反而让他感觉有团火在身体里乱窜,不自觉紧绷起来。

盛安宁检查了伤口,过去拿了碘伏和消炎药过来,给伤口周围消了毒,又洒了消炎粉上去,再熟练地包扎。

周时勋平躺着,虽然看不见盛安宁的动作,却能感受,她做这个很熟练,甚至比每次给他换药的护士们还要熟练。

想想这个盛安宁已经不是盛安宁,一切也就很好解释。

可她到底是谁呢?

走神的功夫,盛安宁已经包扎好伤口“好了,明天一定不能乱动了啊,最好在家好好休息两天。

周时勋听话地嗯了一声“好。

盛安宁还想说该铺床睡觉了,门外有人喊了周时勋一声“老二,你睡了吗?

听声音,是周家老大周长林。

周时勋应了一声,坐起来开始穿衣服。

盛安宁就在一旁看着,宽肩细腰,肤色有些深,肌肉线条却非常地流畅,处处都充满了力量。

之前就知道周时勋身材很好,可是因为他是病号没有细想,刚才脱衣服也是惦记着他的伤口,也没顾上细看。

这会儿看起来,是真不错啊。

周时勋脸庞发热,在盛安宁毫不掩饰的目光下穿上衣服“大哥找我,我出去看看,你先睡吧。

盛安宁正好自在,等周时勋出去后,爬上炕抱了一床被褥铺好,脱了毛衣毛裤,穿着秋衣秋裤钻进去。

被子因为很久没人盖过,盖在身上冰冷一团,只能哆嗦的缩成一团,胡思乱想一会儿进入睡眠。

……

周长林喊着周时勋去他屋“你大嫂带着三个孩子回娘家了,娘家侄子结婚,你来我屋里坐会儿。

周时勋在炕边坐下,看着整齐的屋子“你们日子还好吧。

周长林嘿嘿一笑“好着呢,这两年可比前几年强多了,现在最起码能吃饱饭了,好得很。你呢?听说以后就留龙北市了?

周时勋点头“应该差不多。

周长林连连点头“那还挺好的,那还挺好,以后就是市里人了,不用回咱们这个山窝窝里种地。

边说着边摸出一个布包,里面装着烟叶和草纸,撕了一小条递给周时勋“卷根烟抽?

周时勋摇头“不了,我不好这个。

周长林自顾地卷起来,像是在思考什么,好半天问道“你咋就突然结婚了?是犯了啥事?还是别的,你和彩霞好好的,怎么就不要人家了。

周时勋皱眉“我和彩霞没好过。

周长林惊讶“咋没好过呢,三年前,你受伤的时候,彩霞还过去伺候你大半个月呢,端尿倒尿的,回来人都瘦了一圈。

周时勋拧着眉头没吱声,想起在镇上面馆时,盛安宁出去后,罗彩霞红着眼说的一句话“阿勋,我已经不幸福了,你一定要幸福。

他就想不明白一件事,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他和罗彩霞有什么呢?

他在边防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他有个对象,他在新单位,那些人也知道他在老家有个对象。

他从来不善于解释,而这件事也没法解释。

周长林见周时勋不说话,还以为是他理亏,继续说着“既然你已经结婚了,彩霞的事情就不说了,不过村里人对你意见挺大的,都觉得你是陈世美。明天要是村里人看见你说了什么话,你也别往心里去。

周时勋依旧没吱声,沉默地坐了一会儿,听周长林说了这两年的年景和收成,看时间不早了才回屋。

屋里盛安宁已经睡着,因为怕冷紧紧缩成一团。

周时勋站在炕边看了一会儿,才轻手轻脚地收拾铺床,关了灯,在盛安宁身边轻轻躺下。

第一次,和一个姑娘睡在一张床上。

《重生七零小辣媳畅销书目》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