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精品推介帝后录

>

精品推介帝后录

莓事会好的 著

云瑶 小说推荐 赵煊

小说推荐《帝后录》,讲述主角云瑶赵煊的爱恨纠葛,作者“莓事会好的”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她本是乡间寡居的小娘子,一次意外,与当朝最尊贵之人一度春风,本以为此生再无交集,却因意外有孕,踏上完全不一样的道路。她初时以为,两人之间唯一的关联就是腹中的皇嗣,后来才知道,他给了一个帝王能给的全部深情。【双处 传统古言 少年帝后 相互扶持 共同成长】【不是一开始就进宫,有个过程】...

来源:yylrsj   主角: 云瑶赵煊   更新: 2024-05-23 08:3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云瑶赵煊的小说推荐《帝后录》,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小说推荐,作者“莓事会好的”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到了龟背镇,何员外远比她想象中容易打听得多。龟背镇是个比和山镇大得多的镇子,牛车在镇上最大的街道停下,旁边是临立的店铺,但只有寥寥几间开了,看起来有些萧条。云瑶看到一家布店里正在整理布匹的胖婶子,过去礼貌打招呼:“婶子,我能问你个事吗?”胖婶子还以为是来买东西的顾客,听到是打听事情,爱搭不理地抬起头...

第5章

白日里云瑶打听过商队的位置,在坊市旁边的一条街上,到了之后才发现,来得太早,门扉紧闭。

有经过去早市卖小吃的婶子见她一个人孤零零站在那里,问她是不是等着坐商队的马车,然后道“商队哪有那么早出门呦,他们天天东奔西跑,不睡够没得力气出门的,再等一个时辰哩!

云瑶虽然包了头巾,在脸上涂了灰,但仍看得出是个年轻的小娘子,早春中站着怪可怜的。

云瑶谢过婶子,果然又等了一个时辰,才见到有小哥打着呵欠打开门,听说云瑶要去庆云县之后,给了她一个小板凳在门口等。

陆续有几个搭商队车的,大家都坐在小板凳上,直到日头高挂,小哥才告知他们马车要来了。

马车却并不在这边,而是从旁的地方运着货物顺便从门口经过,搭车的被分到几辆马车上,云瑶和一个四十来岁抱着孩子的妇人上了同一辆马车。

妇人一开始还有些拘谨,但马车颠簸,她们坐的是货物旁边的矮脚凳,她怀中的孩子不知为何一直在沉睡,便主动开口和云瑶说话。

“妹子,你一个人去庆云县呢?

“嗯,我去找亲人。

“我也是去找人,你去哪个地儿?说不得还是同一个地方哩。

“龟背镇。

妇人听了有些惊讶,说“这个地方啊,去年水灾过后,听说好些地都不能种了,不少人离开那里,去投靠旁的地方的亲戚,造孽哦!

云瑶一愣,清溪村和外面的交流不多,她隐隐听过有些地方闹水灾,但因为清溪村离大河距离远,听了也没往心里去。

一看云瑶的表情,妇人就知道她不清楚,捡了好话说“有的人走了,也有不少人留下,妹子你的亲人兴许还在呢!

妇人的话让云瑶有了不好的预感,但她尽量不表现出来。

到了庆云县,因为是去不同地方,妇人和云瑶分开,云瑶又向商队的人问了怎么去龟背镇,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坐牛车到达。

到了龟背镇,何员外远比她想象中容易打听得多。

龟背镇是个比和山镇大得多的镇子,牛车在镇上最大的街道停下,旁边是临立的店铺,但只有寥寥几间开了,看起来有些萧条。

云瑶看到一家布店里正在整理布匹的胖婶子,过去礼貌打招呼“婶子,我能问你个事吗?

胖婶子还以为是来买东西的顾客,听到是打听事情,爱搭不理地抬起头,随口说“问啥?

“我想问问,镇上的何员外住在哪里?

一听是何员外,胖婶子站起来打量了云瑶一番,才说“何员外可是我们镇上的大户,你问何员外做什么?

云瑶有些紧张,“我是何员外的远亲,家中出了变故,来投奔何员外。

胖婶子哦了一声,才不紧不慢道“是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远亲吧?去年水灾之后,何员外就举家迁移,离开龟背镇了,你们关系要是亲近点,也不会不知道。

预感成真,云瑶脸色煞白,强撑着问“那,婶子,你知道迁到哪里去了吗?

“谁知道呢,有说是庆和县的,有说是应水县的,那些大家族的事情,我们这种人家,怎么可能打听得到。胖婶子说着,掸了掸布匹上面的灰尘。

“小娘子,你要是没什么非找何员外不可的理由,还是算了吧,天大地大的,怎么找呦?

云瑶不死心,想在龟背镇找多几个人问问,但天色渐晚,当下央求道“婶子,你店里能让我借住一晚吗?我可以付铜板。

布店以前规模似乎不小,现在却有许多货架空置,把木板子铺在地上打地铺,不是不能应付逐渐转暖的天气。包里还有两个馒头,到明日就好了。

胖婶子比预想中好说话得多,摆摆手道“也不值几个铜板,你要住就住吧。

云瑶大喜,胖婶子又问她家中出了什么变故,云瑶便说家中亲人都不在了,是来投奔的。

胖婶子唏嘘两声,道“要是找不到何员外,咱们龟背镇,倒也是个安家的地方,虽说现在人比以前少了点,但人少了,能耕种的地多了。

云瑶觉得这话怪怪的,想起同坐一辆马车的妇人说水灾后好多地不能种了,只当做没听出什么意思。

这时候外面也没什么人了,胖婶子关了店,说自己和儿子就住在后面,等会让儿子给她送吃的。

云瑶连忙说不用,但半个时辰后,店铺连通后面的门还是响起了敲门声。

云瑶警惕问是谁,后面响起一个瓮声瓮气的男子声音“小娘子,我娘让我给你送吃的,快开门。

云瑶不想开门,说“多谢,我已经吃过馒头了。

那敲门声却孜孜不倦,不久门后男子竟径自打开门,提了食盒进来。

云瑶大惊,见男子二十出头的样子,生得极为普通,看人的时候是斜着看的。

原来,龟背镇自从水灾过后,收成不好,镇上的年轻小娘子都嫁到外面去了,胖婶子的儿子本来就是个眼高手低挑剔的,这下更是娶亲困难。

胖婶子见云瑶孤身一人,虽然长得黑,但细细看还是有几分标致,倒也配得上自己儿子,起了让她留下给儿子做老婆的心思,回去就叫儿子过来相看。

胖婶子的儿子,叫金顺的,本来还不以为然,觉得来历不明的小娘子有什么好的,无奈胖婶子催促,不得不提着食盒过来,打算看一眼就走。

哪知道,这个黑皮小娘子倒是生得一双好看的眼睛,他在龟背镇那么多年,就没见过哪个小娘子有这么好看的眼睛的,当下心中舒坦,他老娘可算是眼光好了一次。

金顺笑嘻嘻地把食盒摆在旁边的空货架上,殷勤搬了两条凳子过来。

“小娘子,过来吃我娘做的焖鸭,可香了!

《精品推介帝后录》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