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霸道总裁›长篇小说阅读婚礼现场随机嫁夫,我竟成了总统夫人?

>

长篇小说阅读婚礼现场随机嫁夫,我竟成了总统夫人?

一路笙花 著

傅瑾州 宁蘅 霸道总裁

精品霸道总裁《婚礼现场随机嫁夫,我竟成了总统夫人?》,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宁蘅傅瑾州,是作者大神“一路笙花”出品的,简介如下:“听说了吗?那个乡下来的土包子被当众悔婚了!”“听说了,还随随便便嫁给了别人呢!”“想必,不是什么好人家。”相传,她从乡下长大,却喜欢上了城中第一公子哥,借助婚约和他结婚,却在婚礼当天被人悔婚。一气之下,她随便找了个男人,把自己嫁了出去。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她的热闹,谁知等来的却是新任总统官宣的消息。他:“介绍一下,这位是总统夫人。”众人:“这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土包子吗?”——随手嫁给了个总统大人,谁懂啊!...

来源:yylrsj   主角: 宁蘅傅瑾州   更新: 2024-05-23 07: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婚礼现场随机嫁夫,我竟成了总统夫人?》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一路笙花”,主要人物有宁蘅傅瑾州,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宁蘅一抬眸,便见到傅瑾州走了进来。“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早就回来了。”男人走到她旁边,俊美得面容上温和如许:“见你睡着,就没喊你。”宁蘅了然...

第16章

男人上车,元卿也跟着上车,车身扬长而去。

宁蘅倒是没察觉这一路的异常。

但是司机老李是心知肚明的。

宁蘅回银河湾后,觉得疲惫,便回到卧室休息。

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隐约间,她好像感受到有人为她盖上棉被。

等她再醒。

便是晚上五点多钟。

她起来后,闲来无事,出门,进了那间钢琴房。

她坐在钢琴架前,指尖轻抚琴键。

这是她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Mellesse

永恒之爱。

传说里,路易十五曾将此琴送予他的妻子,寓意着

——为爱加冕,冠此一生

小小一架钢琴,承载着路易十五对妻子深沉的爱意。

这时候,门忽然开了。

宁蘅一抬眸,便见到傅瑾州走了进来。

“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早就回来了。男人走到她旁边,俊美得面容上温和如许“见你睡着,就没喊你。

宁蘅了然。

“下午去见了谁?他问。

宁蘅回“和朋友聊了一下工作的事。

“还有呢?

“没有了。

她刻意砍掉不必要的细枝末节,于她而言,傅瑾州已经是过去式。

傅瑾州微微眯眸,忽然走到她身侧,男人大手掐着她的腰,将她抱到钢琴上。

钢琴琴键发出‘咚’的一声。

男人整个人覆了过来,高大的身形挡住了头顶的光线,压迫感很足,眸底酝酿着几分蠢蠢欲动的危险。

宁蘅心脏吓得砰砰跳!

她呼吸都慌乱了几分“怎……怎么了?

男人垂眸凝睇她几秒,随后低头便攻占住了她的嘴唇。一只手摁在她的后脑勺,强势的堵走她的后路。

宁蘅双手搭在他的肩,睁大眼睛。

良久。

男人低哑的声音附在她耳边,“真的,只是见了朋友?

宁蘅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嗯。

不必提起傅瑾州,引起不必要的争端。

男人那双含着穿刺性的眸子看着她。

最后,他只是温淡的笑了一声,转移了话题“明天,我带你回宁家可好?

“宁家?

男人说“我们结婚的事,总是要和宁家说一声的。

“嗯。

空气陷入安静。

宁蘅小心翼翼的问,“我们……下楼吃饭吧?

傅瑾州声线低沉悦耳,“好。

宁蘅想下来,可是下钢琴的时候,又一个没站稳,下意识伸手抱住他的腰。

傅瑾州视线落在她环住他的小手上。

宁蘅一愣。

她面颊红的能滴血,想钻地洞。

傅瑾州低低的轻笑,直接弯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出门。

于是别墅内所有的佣人都看到。

先生是抱着小夫人下楼吃饭的。

宁蘅还是头一次,被人这样熟稔至极的撩拨。

饭桌上。

她忍不住出声问“傅瑾州。

“嗯?

“你……之前是不是谈过很多女朋友?

这话一出,男人一顿。

管弦唇角无声的笑。

阁下日理万机。

别说女人,连身边雌蚊子,都没有一只。连安漾西小姐,那也是看在黛娜夫人的情面上。

傅瑾州挑眉,弯唇轻笑“小阿蘅,心里会介意吗?

宁蘅摇头。

她又不是食古不化。

男人伸手,拿过一个鸡蛋,骨节修长的手指仔细剥着蛋壳,剥完了,递到她面前

“只有你。

轻飘飘三个字,让宁蘅心脏微微加速。

她接过鸡蛋,囫囵吞枣。

吃完饭,晚上洗完澡。

宁蘅躺到床上,借着灯光看书。

看的还是先前的那一本。

傅瑾州洗完澡,便坐在一边用平板办公,偶尔会侧眸看她一眼。

“该睡了。他看了眼时间。

宁蘅‘嗯’了声,将书阖上,熄灭床头灯。

男人覆过来的时候,她瞬间全身紧绷。

男人只是将她轻轻拢入怀,“睡吧,不碰你。

他胸膛很宽阔,身上带着清冽香。

宁蘅僵着没敢动,许久未入眠。

傅瑾州明知晓,却并未放开她。

他要先得人,再得心。

往后,他要让她习惯他的存在。

*

第二天一早。

两人用完早餐,便坐上了前往宁家的车。

金色欧陆行驶在交通干道,城市头顶一片葳蕤流淌的光,不断的聚合,离散,汇成了光河。

约莫四十分钟后,到达宁家雕花木门前。

傅瑾洲刚要带着宁蘅进门。

宁蘅忽地看向他,说道“等我进去后,和他们说一声。你再进,好不好?

傅瑾州眉眼温和“……我很拿不出手吗?

“不是。宁蘅说,“宁家……可能不许我身边的人进来。

上学的时候,她想带一个朋友回来,那个朋友被拒之门外。

后来,宁家也不允许苏嫣进门。

他们看不起她,觉得似乎让她能待在宁家就已是恩赐,更遑论她还想带身边的人进门?

她没有归属感。

仿佛她不是这里的主人。

傅瑾洲没再多问,轻轻理了理她耳际微乱的头发“好。

宁蘅‘嗯’了声,进门。

她去客厅这一路,宁家的佣人们自然是知晓了那场婚变,见到她的目光,有鄙夷,有好笑话,有讥诮,有怜悯……

今天是周末。

宁辰出去野去了,宁远国和薛知棠都在家。

听到宁蘅回来的那一刻,二人均来到客厅沙发。

最后,薛知棠最先出声质问“你这些天都在哪儿?

“妈似乎很关心我。语气冷淡。

“我是你妈。薛知棠颦眉“难怪我不该关心你?

旁边宁远国直接开口说道“知道回来就好,我为你指了一门亲事,是京都林家。配你绰绰有余。两个月后,你就嫁过去。

这时候。

二楼楼梯口,宁蘅听到动静,正勾着头望着楼下这一幕。

林家?

宁蘅挑眉,林家倒是有个儿子,不过现在才十岁,叫林绍。

林绍有个父亲,林盛四十出头,坊间传闻,他好色成性,经常出入声色场合,为人好赌,外遇不断,还曾亲手打死自己前一任妻子。

她的笑容有些讽刺“爸果真深谋远虑,不知道爸想让我嫁的,是林家哪位?

“如今你已声名狼藉,慕白断不可能再娶你!你以为这京都谁还会愿意要你?宁远国看向她“能嫁给林盛,享一世衣食无忧,荣华富贵。已是你此生的福气,你应该感到高兴!

薛知棠微微攥紧青瓷茶杯。

宁蘅唇角上扬。

“只可惜要让爸失望了。宁蘅不咸不淡道“我已嫁人,已与别人领证结婚。

宁远国嗤笑“结了,可以再离。林盛也离过婚,想必也不会嫌弃你。

“爸这么想拉拢林家,那不如让宁蘅嫁好了。她冷笑,“不过,你们应该舍不得。您可以自己变个性,嫁过去?

“你……你这个孽障!

宁远国气的手抖,抄起烟灰缸想动手。

薛知棠伸手拦他,夺走他手中的烟灰缸。

宁蘅嗓音清冷,“我的丈夫现在就在门口等着,我此次来,也是他想来拜访并通知一下你们二位。如果你们不想见,我们回去就是。往后,我也不会再来了。

她转身欲走。

“逆女!我难道还管不了你了?宁远国冲她的背影吼道,“我看今天我不放你走,你能不能走出这个家!

“够了!

薛知棠厉声打断这出闹剧,随后看向宁远国“你先回避,这件事,我来处理。

“知棠!

“我说了,我来处理!

宁远国只能作罢。

见他上楼,拐角偷听的宁蘅连忙抽身,从后门离开。

他走后良久,薛知棠只是平静看着她,“你真的嫁人了?

“是。

“他是谁?

“您应该是不知晓他的名讳的。

“啪!

一巴掌落下。

宁蘅左边脸颊都肿了。

薛知棠沉声“不管是谁,我薛知棠的女儿,不能嫁籍籍无名之辈!

“那林盛便是您心目中名满天下的良人吗?宁蘅扯唇笑“只可惜,你和爸卖女求荣的如意算盘,注定要落空。

薛知棠没说话,目光凌厉又冰冷的看着她。

气氛紧绷,一触即发。

这时候。

门外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我来的是不是有些不巧。

《长篇小说阅读婚礼现场随机嫁夫,我竟成了总统夫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