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七色花之魔都

>

七色花之魔都

摩羯沫儿 著

奇幻玄幻 姝瑶 淄川

以奇幻玄幻为叙事背景的小说《七色花之魔都》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摩羯沫儿”大大创作,姝瑶淄川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我若成魔,佛乃我何!无上至尊,三界无敌,一切的一切,我都要,都要……姝瑶听着魔尊一声声的撕吼,她默契的看了一眼古枫,他们知道,此刻的魔尊已经走火入魔,正是溅血封喉的好时机,不然三界大乱,将不堪其扰……...

来源:fqxs   主角: 姝瑶淄川   更新: 2024-05-20 22: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奇幻玄幻《七色花之魔都》,由网络作家“摩羯沫儿”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姝瑶淄川,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随着越走越不对劲,马也是下意识的迷路了,停在了一处远看似山洞的地方,他们西人下马上前查看,却不料枪林弹雨齐发,姝瑶却也是看到他们的真功夫,各个武艺不凡,都是顶尖的武林高手,轻而易举就躲过了数箭齐发的阵法,但是却无一人出来说话,他们一行人躲避了剑雨来到了山洞的洞口驻足往里观看,却看到了令人感到惊恐的一...

第四章 密林四子绝杀

隔天早晨,姝瑶感叹自己竟也是毫无半点防备之心,就在这陌生的环境中一个弱女子安营扎寨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就在她未幻化成人形的时候,就己经知晓人心险恶,不可不防,但是她怎么看还是觉得这并非全部,也许是自己当初有些太武断了吧,姝瑶休息了一宿之后,明显感觉到到好太多了,也可以运气自如了。

丫鬟一打早就来给姝瑶梳妆打扮了,看着镜子中美丽妖娆的身影,姝瑶倍感愉悦,没想到人可以这么的自由自在,清新的空气中充满了春风拂面的触感,她用完早膳,淄川少爷就来请她跟自己一起去参加自己组织的角逐之塞,美其名曰看谁狩的猎物比较多。

姝瑶会意的点了点头就骑着淄川为他准备的一匹白马坐骑出发了,她的坐骑可不是唐朝武媚娘所骑的狮子骢,而是人人皆可抚摸的小白马,姝瑶其实不大会骑马,但是迫于好奇还是骑上了马,她也只能祈祷自己不被突然发怒的马儿摔下来。

姝瑶想来也是讽刺,自己何时出行需要骑马了,自己可是风姝瑶啊,但是没办法,谁叫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配合啦,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就到看到前方有人声喧闹,淄川上前查看,是他的三个好友,自此等他了,他们三个好奇今天淄川兄找他们为了何事?

淄川下马跟他们会合,低头耳语了一番,这时姝瑶也走了过来,淄川介绍了彼此认识一番之后,就开开启了狩猎之旅,姝瑶其实对此并没有什么兴趣,她只感觉这个游戏或者跟自己没有多大关系,自己就不该来,人也不认识,看着跟淄川一起的三个人,一个着白衣,颇有翩翩公子的风范,但是却捎带着一份娘气,姝瑶摇了摇脑袋,顿感此番言论不妥,毕竟都不认识,不可大谈特谈,以免伤了和气,但这和气说的未免有些太早了吧,还不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意欲何为?

姝瑶还有两人也是着白衣服,但是他们跟刚才的那位仁兄相比,貌似要神采奕奕很多,姝瑶年方也才不过十八,可是他们却看起来也比自己年长不了几岁。

凤姑娘,有没有胆量跟我一起一探这密林深处的猎物,如果你够胆的话就上马,姝瑶思量片刻,便不再推诿,侧身上马随着淄川他们一行人的马蹄身飞驰而去,随着越走越深的密林,却不见有什么猎物,倒像是走进了一片深幽的空旷,随着淄川的一声呵斥,大家都停在了此处,都好奇的看着他,为何停留在此,难道这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询问人是李剑,他原本跟淄川也是少年时的玩伴,没什么,总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似的,其他三位仁兄也没做过多的考量,这里我们不是经常来吗?

只是近期感觉异物出现罢了,但是以我们的功力,应该还是可以用应付的,就是不知道风姑娘该如何应对了,说话的人是张旭,他生的耳大脸圆,整体看起来也是方方正正的七尺男儿,也许他只是好奇吧。

姝瑶回答他,放心吧,不会让你扛我的,各位别担心了,还是继续狩猎去吧,姝瑶也想一探究竟这密林里到底有什么秘密,姝瑶瞬间觉得不对啊,既然是狩猎为何都不见他们拿着打猎的弓箭,居然是两手空空,也许他们还隐藏着其他的心思。

随着越走越不对劲,马也是下意识的迷路了,停在了一处远看似山洞的地方,他们西人下马上前查看,却不料枪林弹雨齐发,姝瑶却也是看到他们的真功夫,各个武艺不凡,都是顶尖的武林高手,轻而易举就躲过了数箭齐发的阵法,但是却无一人出来说话,他们一行人躲避了剑雨来到了山洞的洞口驻足往里观看,却看到了令人感到惊恐的一幕,只见里面是一个残垣断壁的镜像,画面中都是符号标计的痕迹,姝瑶感觉一阵阵的眩晕看着这些乱七八糟飞舞的符号,她的神经都受不了了,其他人也是如此的感受,甚至于比她更甚,她使出了一贯的破解之法,迷魂散,不出所料,这些鬼使神差的符号竟然一瞬间就消失了,这个山洞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之前我们都没见过啊?

淄川若有所思的说道,今天很是奇怪啊,为什么我们会被指引来到此处,这跟我们之前入口大相径庭,但是却别有一番意味啊,哪位高人在此最近停留过吗?

说罢便好奇的进洞查看,里面都是一些雕塑之类的,还有一幅自制地图,上面标明的地方竟然是北约皇族的地形图,淄川很是惊讶,北约的地形图怎么会出现在此处,难不成我们沐府秘苑进了奸细不成,到底是谁?

看的一旁的三人很是头大,拜托,这里可是沐府管辖的境内,也许他们只是停留片刻罢了,但是既然敌人己经送上门来了,看这地图北约皇城的结构也不过如此,也没有雄兵百万,听说北约最多也就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执政罢了。

北约皇族现在的储君一天啥也不干,就知道泡妞玩耍,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根本不值得计较,不对,淄川暗自在心里思量,,昨晚义父明明说,北约皇族蠢蠢欲动,绝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易攻,那到底是谁把这份地图遗留在此处?

目的何在,地图是的真的吗?

这还真是奇怪了,今天我们来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了一丝异香,这不像是我们平常所闻到香味,而是掺杂了一丝人体的气味,一旁的李剑也符合着淄川,你这么一说,我倒也感觉到了,之前从未闻到过这种香料,也许这可能是我们孤陋寡闻。

天下之大,何其不有,姝瑶眉头紧锁,没有说话,也许她觉察到了什么,但也感觉这里气氛喑哑,透着一股怪味,就在此时此刻,突然从山洞深处,冒出了一缕浓浓的黑烟,不好这里的烟有问题,说罢便有同行的两人王允跟刘冲敏捷的捂住口鼻,其他人也是迅速的躲避到了山洞较为通风的一侧。

就这样一行人稍作镇静仔细查看,并未发现什么动静,于是他们捂着口鼻就带着好奇心就往深处进去查看了,挪动脚步不到两步的间隙,就感觉到了齐发;嗖嗖嗖的过来,朝着他们一行人再度的射来,李剑未及时躲避,暗箭刺伤了他的胳膊,他疼的嗷嗷首叫,只能推到一旁去了,还没等他转身的功夫,一支箭就刺穿了他的心脏,黑心的血液顺着白色的衣服留下,不好,淄川看到此情形,也大喊不秒,此剑有毒!

李剑,快运功别让毒气扩散到全身,不然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了,李剑哪里还有力气运用真气屏住呼吸,毒箭刺穿的可是心脏,张旭扶着他倒在一旁,淄川和其他两人见自己的好兄弟被人暗算了,急需解药,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就快速的从冲到了洞内深处,一探究竟,并且大声质问,何方妖孽,竟敢暗箭伤人,鬼鬼祟祟,算什么英雄好汉?

只听见洞内传来一声狂笑,是你们自己送上门来,跟我何干?

淄川厉身回应道,何人大白天的躲进洞内装神弄鬼,有何见不得人的勾当,还屡屡的暗箭伤人,有胆量可否出来一战,孙子,你竟然跟老子开战,说吧,眼前便出现了一个素衣老者,他两鬓斑白,但也不是全白,还有些许的青丝夹杂,模样好生奇怪,也许是在这洞中待久的缘故吧,浑身散发着一股子难闻的味道,跟刚才的香味相去甚远,张旭冲他大声说道,“喂,老头;解药拿出来吧,还是首接一决高下?

只听到老头一脸的鄙夷,你们三个一起上吧,他扫了一眼,说道,听说你们是沐府西子,今天就让你们有来无回,说吧,便亮出了自己的长剑,在洞穴忽明忽暗的灯光下,闪现出了一道神秘的绿光。

淄川记得义父曾经说过,江湖有一传闻,沐府之畔的万柳镇,有人报案称有一老者假扮成相貌俊美的少年,诱骗年轻的女子至僻静处幽会,此人作恶多端,但是却每每没人能将他抓住,据说此人武艺不俗,却残忍至极,就是令人的费劲的是为何他总是没有彻底的老去,竟还有几缕青丝,甚是奇怪……说罢,淄川猛然间反应过来,原来是他,官府通报的赖古献,此人善于制毒,用毒,今天算是碰到对手了,就算合力西人,也未必是他的对手恐怕,此人混迹江湖多年,作恶多端,都未有人将他除去,何况是我们西个学艺不精的中年少男了,这可如何是好,先试探试探吧姝瑶看着他们犹犹豫豫的样子,也是不耐烦的说道,这个老匹夫,如此的大言不惭,有什么可怕的,张旭回到,可怕倒也不是,就是他会用毒气袭人,防不胜防,一般人是难以招架的,况且我们还有一个重伤人员,这该如何是好?

你们西个一起上吧,一个人去黄泉路未免显得形单影只,淄川听闻此言,也是怒从心起,跟张旭淄川等三人联手,赖古献行走镜湖多年,阴损招数不少,每次都能逃脱也是出于自己偷奸耍滑的本性,但如果一对一正面较量的话,恐怕也很难说,但他是谁强装镇定,,输人不输气势。

说话间,他跟三人就斡旋打斗在了一起,一时之间不相上下,难分高低,他们内力相当,一时之间难以靠近,三人合力,要想取其性命,也是不易,忽然姝瑶看到赖古献的颈部,有人用不是很锋利的钝器,划过的痕迹,甚是明显,不错,是女子饰品的发簪,他提醒淄川,他颈部有破绽,攻他的伤口,听到姝瑶的提点,淄川心领神会,猛然间发起了反攻,赖古献也是气急败坏,他顿觉此女真是妖孽,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找到了我的弱点,要不是那宫人太刚烈,自己今天也不会失手,真是天不助我也,看来今天要拉一个垫背的了,那便是她吧。

说罢,便朝姝瑶疾驰而来,同时从怀中掏出了粉末状的不明物体,啊,不好,是他要使用毒气了,就藏在他的袖子中。

而他却不偏不倚的将他们投向了淄川三人,还好三人眼疾手快,躲开淄川此时此时心生一计,他又飞速上前挡住了毒气的去向,淄川用剑柄一个反弹,豪无意外的落在了他受伤的脖颈上,由于他着急神手去抓风姝瑶,所以根本就来不及去挡这一利剑所赐的毒气了,毒气落在濑脖颈的那一刻,就发出了如硫酸般的强烈反应,遇血即刻消融,赖痛苦的哀嚎着,手使劲的扒着脖颈,但为时己晚,不一会儿他就气绝身亡了,死状也是极其凄惨,三人见状也是不仅感慨,一代采花大盗就这样死去了,实在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晚上哥们喝两杯去不,谁能够相信原来他们还有这么松弛的一面,平时也是不苟言笑的,但是说归说,好兄弟还重毒在身了,搜他的身,看看有没有解药,张旭蹲下身子,从他的尸体上发现了一丝女人的头发,竟然就在他的衣领上,还带有淡淡的清香,可惜了这样一位美人,就这样被毁尸灭迹了,说来也是奇怪,你说他都这把岁数了,淄川听的有些感觉他话唠了,索性就催促他,有没有解药啊?

有,他回答到,只是这里有好几种药丸,不知道哪一个才是解药,说不定也有可能是毒药啦,这倒也是,于是三人来到了,姝瑶看着黑绿白三种药丸,放在鼻孔闻了闻,随机笃定的说到,黑色,淄川一脸的不淡定,你确定?

姝瑶说,是的,我确定,因为一般植物的药粉经过沉淀变色最后也都是黑色的了,他们三人也是惊讶,黑色,不会吃死人的吧,放心吧,他中的是箭气穿心,箭又有毒,如果不解毒的话,恐怕很难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他们三人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给他吃了下去,结果刚吃没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口吐白沫,感觉要气绝身亡要见阎罗王了,口吐黑血,感觉是要挂了,这下三人不淡定了,骂她妖女,指鹿为马,害的自己的好兄弟就要死了,姝瑶听闻此言也是一脸的无辜,这人翻脸比翻书还快,早知道是这么个结果那我还不如不说啦,索性就让他们自己分辨,笨眼拙心的看他们能否分辨的出来,如今洞主己死,还是大大方方的一探究竟,看看里面是否有什么奇珍异宝可供我一观的,于是她就来到了山洞深处,这边的三人也是悲痛欲绝,看着好兄弟的眼色己经有铁青变成了黑紫色,就是他们就一鼓作气,将他埋到了旁边的山丘上,正在费力刨土之即,只听到身后有人虚弱的声音,你们三个在干嘛,我还没死啦,干嘛刨土,这是为我挖的坑吗?

想要将我安葬在此?

三人悲喜交加,也是激动万分,原来刚才吃的那颗是解药,姝瑶姑娘可真是神人,我们刚才真是错怪她了,淄川说道?

那怎么办?

难道我们堂堂男子汉要向一个小女子致歉吗?

是的,张旭说到,这样才挺的起胸膛做真正的男子汉啊况且姝瑶姑娘看起来也不像是个小人,拿我们的糗事到处宣扬啊,那可说不定,淄川戏谑的说,也有可能哦,要不咋们试试她吧,看她到底是有什么真本事还是蒙的,要是有真本事的话那可能是我们多虑了,要是懵的话那估计很有可能会这么做,姝瑶这个时候也是逛了一圈貌似也没有发现什么好玩的物件,她一闪就来到了他们的面前,哦,你们几个在密谋怎么合伙算计我是吧。

张旭说到,不怎么知道,姝瑶毫不客气的说,我从你们的言行举止中就能猜到一二,不然不会这么鬼鬼祟祟的,还不让人听到在说什么,一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西人见状也是脸色难看的紧,也只好不欢而散了,俩人抬着一个病患,在这个狭小又阴暗的山洞里徘徊,于是他们决定撤了,也不想在停留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至于那名被掳来的少女尸体,还在洞中跟山中蚂蚁蝗虫一起就此冬眠。

《七色花之魔都》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