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完整文本阅读这世子能处,说截胡就截胡

>

完整文本阅读这世子能处,说截胡就截胡

滚滚豆 著

凌彦 古代言情 薛荔

《这世子能处,说截胡就截胡》是作者 “滚滚豆”的倾心著作,薛荔凌彦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前世薛家同时发嫁两个女儿,嫡女薛满嫁侯府世子凌彦,庶女薛荔嫁侯府庶子凌濮阳。但没人知道凌濮阳竟然是摄政王程萧的私生子,将来承袭王位,成为风光煊赫的京城第一小王爷嫡姐薛满意外得知此事,设计换亲,如愿嫁了凌濮阳,最后青云直上,做了“京城第一小王妃”,风光无限。一无所知的薛荔和世子凌彦拜了堂,在成亲当天就被候府退婚,背上了谋算嫡姐婚事的污名,落得凄惨收场。重来一世,薛荔决定要为自己说话。出轿时她问:是凌三爷吗?拜堂前她问:是凌三爷吗?揭盖头她问:是凌三爷吗?接连三问,都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可等揭开盖头,薛荔傻了。她的夫君明明该是凌三爷的啊,怎么还是那位执意要退婚的世子爷?!婚后的嫡姐很快发现,侯府的生活似乎跟她梦里的差了太多太多。那个在薛家根本没什么存在感的小可怜薛荔,竟然被侯府所有人宠上了天!连她自己的夫君,都紧盯着薛荔不放,说薛荔才该是自己的妻子!最最最要命的是,支撑她走下去的“京城第一小王妃”的名号,好像离她越来越远了!这是怎么回事?薛满彻底慌了。...

来源:cd   主角: 薛荔凌彦   更新: 2024-05-17 04: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这世子能处,说截胡就截胡》,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薛荔凌彦,作者“滚滚豆”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等犬子回来,一定让他去府上拜望,跟世子好好喝上几盅。”说话间凌濮阳和薛满的马车也到了,凌濮阳直接从车上跳下,大步流星一阵风似的进门去了。从头到尾,凌濮阳既没理会步履维艰的薛满,也没跟薛尚书夫妻打招呼。仿佛他肯来薛家回门,已经是给了薛尚书天大的面子...

第12章

闻到熟悉的檀香气息,薛荔总算觉得踏实了些。

再看薛家人群里,有薛尚书夫妻和大嫂李氏、还有排行第五的妹妹薛芷……

就是没有薛阔……

薛荔提着的那颗心才彻底放下。

“怎么不见薛少卿?凌彦仿佛知道她的心声,问了薛尚书一句。

薛尚书赶紧回“犬子领了公务出京城办差去了,近段时间都不在家,世子原谅则个。等犬子回来,一定让他去府上拜望,跟世子好好喝上几盅。

说话间凌濮阳和薛满的马车也到了,凌濮阳直接从车上跳下,大步流星一阵风似的进门去了。

从头到尾,凌濮阳既没理会步履维艰的薛满,也没跟薛尚书夫妻打招呼。

仿佛他肯来薛家回门,已经是给了薛尚书天大的面子。

薛夫人心疼得眼泪汪汪,上前扶住了女儿。

看她比昨天更显得憔悴的脸,直想骂人。

好好的成个亲,怎么会这样?!

舍不得骂女儿,只能拿伺候的人出气。

看到两个贴身丫头只回来了一个茗琴,就勃然大怒“茗烟呢?她怎么不跟着回来?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薛满忍不住了,握了母亲的手在门口就委屈的哭开了。

昨天晚上凌濮阳又要做那事,薛满实在招架不住,只能让茗烟替自己。

凌濮阳却故意羞辱薛满一般,当着薛满的面,对茗烟万般温柔。

还说什么如果是薛四小姐,自己也定会如此,不会把她当玩物对待,定会让她享受这天下最顶级的欢愉什么的。

气得薛满哭了一夜,今天回门就没让茗烟跟着。

薛夫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女儿会被人糟践成这样,狠狠骂了凌濮阳一通。

恨完了凌濮阳,又恨铁不成钢的掐薛满“为什么啊?京城那么多优秀子弟你不选,为什么要选这样一个二流子啊!

薛满整个喉咙管都是苦的,从舌根一直苦到了心肺。

她怎么知道凌濮阳是这样的浑人?

还好有那个无比辉煌灿烂的前景在诱惑着她,支撑着她,她才有勇气继续往下走。

母女两说着话,那边薛尚书手脚麻利,已经在族老的见证下,将薛荔的名字添到了族谱上,写到了薛夫人名下。

让薛荔磕了头,焚香敬告了祖先。

祠堂这边处理完,还有最后一步要走。

薛荔需要给薛夫人敬一杯茶,才算正式完成这个过继仪式。

薛尚书很鸡贼,他知道自己夫人心里难受,所以特地派了小女儿薛芷扶着薛夫人进屋去喝这杯茶。

薛夫人眼眶通红。

喝什么茶?!

这哪里是茶?分明就是她亲闺女的血和泪!

她怎么喝得下去?!!

薛夫人恨不得提把刀将这帮趋炎附势的狗东西们全都砍出去!

但她做不到!

薛尚书之所以让薛芷出来叫她,就是让她明白,她除了薛满之外,还有小女儿!

还有大儿子薛阔,还有远嫁的大女儿薛芝芝……

她不能任性,她必须要屈服。

薛夫人怀着满腔悲愤,终究还是走进了正堂,坐到了椅子上,等着薛荔给她敬茶。

在薛夫人印象中,薛荔胆小如鼠,总是瑟缩成一团,永远低垂着脑袋不敢与人对视,可以说薛夫人从来没有注意过薛荔长什么样。

而今,她终于正视了这个庶女一回,认认真真的打量了一下薛荔的脸。

竟是如此娇俏动人!

女子嫁人当真是第二次投胎吗?看薛荔才嫁过去多久?两天?

短短两天时间,她就仿佛脱胎换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母亲请喝茶!小贱人连嗓门都大起来了!

薛夫人心里的火压都压不住。

好啊这贱人,藏得够深的啊!

薛夫人恶狠狠的瞪着薛荔,迟迟不肯伸手过去接那杯茶。

薛荔眨了眨眼,薛夫人不接,她便只能一直高高举着茶杯,手臂渐渐麻了。

茶杯也有些轻微的摇晃。

一只温热的手伸过来,稳稳的托住了薛荔的手。

是凌彦。

他也不说话,就只撩了袍子蹲了下来,将薛荔的手连带茶杯一起托着。

等着薛夫人接茶。

薛荔的心瞬间安定,冲着凌彦绽开一抹灿烂笑容。

“母亲请喝茶!她再一次开口,语气更加坚定有力。

大厅里,宾客和族老都开始窃窃私语。

特别是那些族老,都在责怪薛夫人不识大体,万一因此得罪了绥远侯府,薛夫人就将是整个薛氏宗族的大罪人。

“咔嚓!突兀的一声响,

众人嗡嗡议论声被打断,全都循声看了过去。

是凌濮阳……

他一掌,生生拍下了黑檀木茶几的一个角!

凌濮阳从进门起就黑着一张脸,谁都不搭理,自带的凌厉锋锐气场让人对他退避三舍。

一掌劈坏老丈人家茶几,他也丝毫没有愧疚感,反而抬起头,阴恻恻看向薛夫人,“你还要小爷等多久?

要喝就喝,不喝拉倒,这老太婆做事怎的如此不干脆?!是不是非要他发火才行?

手起掌落,茶几在他手下如同一块嫩豆腐,又被他拍下来一角。

被凌濮阳阴狠目光盯着,薛夫人身子剧烈一抖。

忙不迭接过了薛荔手里的茶杯就往嘴边放。

生怕动作慢了惹了那阎王不高兴,铁掌就要落到自己身上!

哆哆嗦嗦,茶水半天没有喂进嘴里。

凌濮阳眉头一皱又要发火,外面有个尖利的嗓音高喊一声“娘娘懿旨。

小太监急步进来,宣旨“皇后娘娘宣绥远侯世子、薛四小姐进宫见驾。

众人一惊。

这事居然都惊动了宫中?皇后娘娘要亲自过问了?

但一想也在情理之中。

皇后娘娘与侯夫人惠平是亲姐妹,她身为凌彦的亲姨母,外甥成亲临时换了新娘,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不过问一下?

凌彦很快便带着薛荔进宫去了,留下薛家众人面面相觑。

皇后娘娘这么急着把凌彦叫走,甚至都不等他把回门这道仪式走完,可见有多么着急。

薛四叔公不安的捋了捋胡子,问薛尚书道“皇后娘娘别是不同意这门婚事吧?

他这句话问出了在场大多数人的心声。

男人们担心着族中子弟的前程,都有些惴惴不安,只有薛夫人觉得解气!

看看,你们一个二个都压着我,把那贱人归到我名下!

结果呢?连皇后娘娘都看不过去了!

薛夫人把茶杯一举,哈的笑出了声。

“幸好我还没喝茶呢!那贱人注定做不成我的女儿!

“她还想做薛家嫡女,还想飞上枝头做凤凰?那贱人就没那个命!

《完整文本阅读这世子能处,说截胡就截胡》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