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文章精选救女儿的肾被丈夫给白月光

>

文章精选救女儿的肾被丈夫给白月光

麦禾 著

冯妍 现代言情 韩奕

最具潜力佳作《救女儿的肾被丈夫给白月光》,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冯妍韩奕,也是实力作者“麦禾”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丈夫私自调换了名额,将原本属于我们女儿的肾源,换给了他白月光的女儿。后来女儿病情恶化,抢救无效死亡。与此同时,白月光的女儿手术成功,丈夫高兴地给全医院发红包。我气急攻心昏迷,醒来被告知身患癌症,已经进入了生命倒计时。心灰意冷后,我抱着女儿的骨灰盒出了院。在冷冰冰的家中,独自拟好了离婚协议书。...

来源:cd   主角: 冯妍韩奕   更新: 2024-05-17 04: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潜力佳作《救女儿的肾被丈夫给白月光》,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冯妍韩奕,也是实力作者“麦禾”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关上门,刚换好鞋,客厅的灯光乍然亮起。他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只见我抱着个白瓷罐子,悄无声息坐在客厅沙发上,不知道已经坐了多久。“冯妍你疯了?大半夜不睡觉,在这儿吓唬人?”听见韩奕的大声斥责,我机械地抬起头,望向他...

整本

丈夫私自调换了名额,将原本属于我们女儿的肾源,换给了他白月光的女儿。

后来女儿病情恶化,抢救无效死亡。

与此同时,白月光的女儿手术成功,丈夫高兴地给全医院发红包。

我气急攻心昏迷,醒来被告知身患癌症,已经进入了生命倒计时。

心灰意冷后,我抱着女儿的骨灰盒出了院。

在冷冰冰的家中,独自拟好了离婚协议书。

1

晚上十点,韩奕终于回到家。

关上门,刚换好鞋,客厅的灯光乍然亮起。

他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

只见我抱着个白瓷罐子,悄无声息坐在客厅沙发上,不知道已经坐了多久。

“冯妍你疯了?大半夜不睡觉,在这儿吓唬人?

听见韩奕的大声斥责,我机械地抬起头,望向他。

哪怕已经是深更半夜,韩奕的发型也丝毫没乱,连衬衫都平平整整。

可以看出,那个让他细心照顾、陪护了一天又一天的母女俩,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让他这个向来懒散的人,也认真注重起了形象。

见我只看着他不说话,韩奕满脸的烦躁。

“还在记恨肾源那件事?

我抱着瓷罐的手紧了紧。

“我不是说过了吗?肾源以后还会有!我是医生,得先为病人考虑——月月现在正处于最好恢复的阶段,这颗肾移植给她,能达到治愈的最佳效果!

“我知道你心疼可欣,但她已经等了那么久了,难道还差这一点时间吗?她是我女儿,我又不会不管她……

韩奕语气中充满了不耐,显得那么理所当然,仿佛我就是一个无理取闹的泼妇。

但,真的就差这一点时间啊。

错过了这个肾源后。

女儿病情就迅速加重,再也没能睁开眼睛。

我的女儿,她还那么小,死之前紧紧握着我的手,问爸爸怎么没来,是不是爸爸不喜欢她了。

我只能不断地亲她的脸颊,告诉她妈妈在身边、妈妈会一直陪着她。

直到完全闭上眼睛,可欣都没能见到爸爸最后一眼。

他初恋的女儿、沈月月却因为肾源及时,活下来了。

可她女儿用的明明是我女儿的肾源啊!

我恨透了这个虚伪自私的男人,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他。

似乎是觉得训斥够了,韩奕终于住了嘴,将满是香水味的外套扔给我。

“拿着,在我明天上班前洗干净,记得熨平整……

见我无动于衷,没有伸手去接,任由外套掉在地上。

韩奕皱了皱眉头。

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睛,笃定地开口

“我们离婚吧。

韩奕瞬间卡了壳。

他似乎不敢相信,这竟然是从我嘴里说出的话,眼神里满是怀疑和不敢置信

“你说什么???

我勉强勾了勾唇

“我说,韩奕,我要跟你离婚。

说着,我将桌子上拟好的离婚协议书推给他。

“这是离婚协议,我什么财产都不要。明天民政局九点上班,记得准备好证件。

一时间,客厅的空气都仿佛凝滞住了。

韩奕没有翻看协议,反而肉眼可见的怒气逐渐翻涌。

“你还有完没完?!

“今天就非要跟我闹这个事?月月比可欣更需要这个肾源!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冯妍,你能不能别这么自私?!

他恼怒的目光刺在我身上,仿佛在强逼着我退缩。

我全然无视,再一次淡淡开口

“韩奕,我要跟你离婚——这不是商量。

他的脸色瞬间阴冷下来,随即嗤笑

“你现在还学会威胁我了是吧?

他取回外套穿上,紧绷着脸,转身就向门口走去。

显然,韩奕决定眼不见心不烦,今晚不准备在家住了。

到了门口,还不忘回头冷声警告我

“冯妍我告诉你,就算真离婚了,可欣的抚养权也一定是我的——你最好别后悔!

话音落下,韩奕摔门离去。

客厅又恢复了令人窒息的安静。

我摸了摸怀里的白瓷罐子,像在抚慰受惊的孩童。

从进门到现在离去,韩奕丝毫没关心地问一句,他的女儿今天身体有没有痛、这么晚了有没有睡着。

他甚至从没顾忌音量,连摔门声都震耳欲聋。

从始至终,他也没有关心我怀里的罐子是用来做什么的。

我看向空无一人的门口,目光空泛。

韩奕,可欣的最后一面你没能见到。

我的最后一面,你也注定见不到了。

2

第二天,我准时等在了民政局门口。

过了九点,韩奕还没来,我干脆利落地给他打去了电话。

对面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

“冯妍!你除了撒泼还会干什么?非给我找不自在是吧?

我语气平静

“过来离婚,韩奕,别让我看不起你。

最终他还是过来了。

签下名字、盖上印章,离婚证到手。

韩奕的脸色十分难看,怒极反笑

“好好好,我真是小瞧你了。

“别忘了我说的,可欣的抚养权是我的!冯妍,我给你三天时间收拾东西,把孩子送过来——否则我不介意打官司!

看着他怒气冲冲的背影,我想笑,喉头却涌上一股腥血。

韩奕,可欣已经去世了啊,就死在沈月月手术成功的当天。

你会高兴吗?至少为你省下一笔官司费。

我没有再回那个家。

可欣的东西我已经全部烧掉了,我自己的东西也全扔掉了。

家里所有的合照,我也已经全部剪掉。

最近身体越来越不适,吐的血里也经常掺着内脏碎片。

执着于领离婚证,也是为了不再与韩奕当一家人——哪怕是到了地底下。

当天,我拿着早已收拾好的行李,抱着可欣的骨灰盒回了老家。

父母从来都尊重我的决定。

就像当初他们明明不喜欢韩奕,却为了让我开心、同意我跟他结婚。

现在也是一样。

他们看着我怀里的骨灰盒、和形销骨立的身体,已经猜出了什么,却不开口多问。

只是每天给我做营养的饭菜、为我擦嘴里喷出的血。

又一次吐血吐到哑,我看着爸妈眼里的痛苦,只觉得后悔。

后悔不该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回来打扰他们。

大概是猜出了我在想什么,妈妈紧紧抱住我,忍不住哭出声

“囡囡,爸爸妈妈很高兴你能回来——最后一段路能陪你在身边,我们只会觉得没有遗憾啊!

眼泪忍不住滑落,我心里终于释然。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坐在摇椅上,旁边是妈妈洗好的葡萄。

盛夏的光晕中,我看见了可欣。

她穿着我新给她烧的白色连衣裙,趴在我腿上,对我笑盈盈

“妈妈!可欣能碰到你啦!

我拉着可欣的手,看着爸妈将我的骨灰盒放在了可欣的旁边。

一大一小,两个瓷罐相互依偎,就如同从前可欣睡在我怀中的样子。

可欣眨着清澈的大眼睛

“妈妈,姥姥和姥爷看不见我们了……

我摸摸她的头

“但是姥姥和姥爷心里面有我们。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还停留在世间。

但是在看到爸妈情绪稳定下来后,我决定带着可欣去看看她的爸爸。

活着的时候,韩奕全部的心神都放在隔壁病房的沈月月身上。

可欣每一天都期盼着爸爸能来探望她,却到最后都没能看上一眼。

现在,我还是遂了她的心愿,让可欣看个够。

医院里,韩奕刚下手术台。

可欣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爸爸,兴奋地围着他跑来跑去。

但韩奕感受不到她的存在,无动于衷地坐着休息。

另一名医生走过,韩奕像是想到了什么,叫住了他

“赵哥,我女儿出院之前恢复的怎么样啊?

那名医生笑了笑

“恢复的特别好啊,治疗得很及时,一点并发症都没有!

3

我心里满是疑惑。

自从韩奕坦白将肾源调换给了沈月月,我就再也信不过他,毅然带着可欣转了院。

另一个医院的医生帮我们排上了新的肾源渠道。

为了可欣的心情着想,又经过了病情评估,我才开始带着她回家养病。

虽然三天后突然急转直下,回了医院急救室。

但从韩奕就职的医院离开时,可欣的身体状况根本算不上好,这名医生怎么会说出这番话的???

可韩奕已经信了,他松了一口气,道谢后就又去工作了。

他走后,那名赵医生挠了挠头。

“这小韩怎么了,他女儿的病情不是由他一直跟进的吗?

“十三号的时候手术多成功,他还给全医院发红包来着,这么快就忘了?

我愣住了。

可欣在旁边晃了晃我的手,眼睛亮亮的

“妈妈,那一天爸爸是来看我了吗?

我喉头发哽,说不出话来。

十三号,是可欣急救失败、去世的日子。

我还记得她覆盖在白布下的小小一团、她冰凉的小手,和她苍白的脸蛋。

而沈月月在那一天,移植了本该属于可欣的救命的肾脏。

原来,这家医院的人都把沈月月当成了韩奕的女儿。

原来,十三号当天,他高兴地给全医院都发了红包。

明明灵魂感受不到寒冷,我却颤抖了起来。

韩奕,你有没有想过,就在你为沈月月手术成功而兴奋时——你的亲生女儿正在六公里外的另一家医院,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你有空给所有人发红包,却不愿接我打过去的二十几通电话。

可欣直到闭眼之前都还在想着你啊!

我的内心不知是悲哀还是愤怒,惨然一笑。

韩奕,你简直不配当父亲!

可欣感知到了我的情绪,抱住我的腿

“妈妈,不要再伤心啦,可欣会一直陪着你的!

不知道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这一次,可欣没有再说要爸爸。

晚上,韩奕下了班。

我带着可欣,跟着他回了家。

虽然嘴上不说,但可欣飘在韩奕身边还是很开心。

这世上,哪有不爱父母的孩子呢?

到家门口,韩奕掏出钥匙。

门打开,沈佳和沈月月母女迎了出来。

我愣住了。

就连可欣都愣愣地说不出话。

沈佳如同女主人一样,接过韩奕的公文包和外套,笑得一脸温婉

“回来啦?饭都做好了,快洗洗手。

沈月月恢复得很好,在一旁蹦蹦跳跳。

完全不像我的可欣,连灵魂都看起来那么孱弱。

韩奕进屋,摸了摸沈月月的头,对着沈佳温和地笑

“小佳,辛苦你了。

看着这一幕,我如遭重击。

第一次见到沈佳,是在可欣上小学的时候。

她向来是个活泼爱笑的小姑娘,但升了二年级没几天,却变得越来越沉默。

我本以为是小孩子年纪增长后、性格自然的变化。

直到我有一次给她洗澡,发现了她衣服底下密密麻麻青紫的伤痕。

第二天,找到了女儿的班主任。

“孙老师,这事儿您必须得管!

“小小的年纪,怎么能这么恶毒?这叫校园霸凌你知不知道?!

我气得浑身发抖。

班主任小声劝慰,却始终给不出一个解决办法,气的我火冒三丈。

独自输出了半天,身边居然连一声应和都没有。

我愤怒地转过头,却见韩奕双眼直愣愣地看着对面,盯着校园霸凌罪魁祸首、那个叫沈月月的女孩——身边她的母亲。

这次的霸凌事件,最终在沈佳的道歉、以及韩奕的大度原谅下就此翻篇。

沈月月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我不敢置信,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韩奕却强行将我扯了回去。

面对我的质问,他毫不心虚。

“我了解沈佳的为人,这件事一定有误会。

“她心地善良,教出的女儿一定不会做出霸凌别人的事。

这时,我才知道韩奕曾有过一个白月光初恋。

他们在最美的年纪谈了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却被强行拆开。

直到今天,韩奕有了家庭,沈佳成了单身母亲,双方才终于阴差阳错地重逢。

4

当晚,我和他大吵了一架,并在第二天往女儿的书包里塞了紧急报警器。

但似乎是为了印证韩奕的笃定。

那个面对我的咆哮满脸得意的女孩,再也没有故意欺负可欣。

反而从那天开始,我们两家开始经常碰到。

有时是在公园,有时是在商场,有时是在学校附近。

每一次遇见,韩奕都会和沈佳聊很久。

他不仅开始积极参加家长会,在家里心不在焉的时间也多了起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韩奕再也不会在可欣撒娇时将她抱起,反而皱起眉责备她

“像什么样子?你看看人家月月,从来都不会这么娇里娇气!

当可欣照旧考了年级第一,他也不再像从前那样夸奖她,而是意图鞭策

“不要骄傲自满,更不要只顾着学习。要多向月月学,平时多锻炼、多跑步!

就连在饭桌上吃饭,韩奕都不忘提起沈月月母女

“月月就是爱吃肉,才长那么高——而且你沈佳阿姨做什么菜她都不挑食!

但沈月月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成绩在班里吊车尾、整天就知道疯玩儿、跟老师顶嘴、交不到朋友。

这些事在韩奕嘴里,却都成了“与众不同的象征。

可欣性格好,从来都不反驳,只认认真真地答应。

哪怕如此,韩奕都不满意

“一点个性脾气都没有,以后到了社会上根本没有月月吃得开……

我不止一次对他这种行为表达反对意见,韩奕却不以为然

“我是可欣的爸爸,说这些不都是为她好吗?

“忠言逆耳,等她长大了就会明白了。

后来可欣得了病,退学住进了医院。

但是,除了可欣第一天住院、韩奕来看了一眼之外,之后他就再也没来过了。

偶然听到其他医护和病人谈起他,却都说韩医生是个好爸爸。

“工作那么忙,还要每天都抽时间去看女儿!

“这当爹的是真负责,就是可惜了孩子。那么小的年纪,居然得了肾病,可不好治呦……

类似议论不在少数。

我一直为此感到疑惑。

直到在医院走廊偶然撞见他和沈佳,我才知道沈月月也因肾病住进了医院。

入院后,韩奕为她们事事亲力亲为,跑前跑后从不含糊,与对待我们的女儿截然不同。

可欣常常因为药物的影响吃不进东西。

而韩奕却在高压的工作下,坚持每天为沈月月做营养餐。

可欣难受得整夜整夜睡不着。

韩奕却每个晚上都在沈月月病房里为她哄睡,甚至经常买玩具让她高兴。

可欣每天都在问我,爸爸在哪里?我答不出来。

但韩奕每天都要在沈月月病房里呆上至少一个小时,就是为了给她们母女俩足够的安全感。

面对我的厉声质问,韩奕却振振有词

“她们孤儿寡母的,我帮一把怎么了?

“可欣父母双全,但月月不是!那孩子缺乏安全感,我只是多照顾了一下而已。冯妍,你能不能别这么自私?!

此刻,韩奕和沈佳、沈月月母女坐在我们的家里,浑然天成得就像一家人。

从前那些古怪的地方,一下子全都有了解释。

我气得浑身发抖,攥紧了拳头。

韩奕,你怎么敢的?

亲生女儿的身体情况你毫不关心,居然就这么理所当然地,和初恋情人过起了小家庭?!

虎毒尚且不食子!

韩奕,你连畜生都不如!!!

5

一双稚嫩的手指,紧紧握住我颤抖的拳头。

我低头看去,可欣眼眶通红,强忍着眼泪不掉落。

“妈妈,爸爸是不要我了吗?

饭桌上,沈佳做作地捂嘴,假装不经意地提起我们

“对了韩哥,你现在离婚了,什么时候把可欣接回来呢?

她扬起一抹温婉的笑

“我们孤儿寡母的,还要多亏了你给我们一个容身之所。你工作忙,可欣我可以帮你照顾——还能和我们月月当玩伴呢!

韩奕一愣,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女儿。

我抱紧满脸失落的可欣,忍不住冷笑。

他口口声声说要女儿的抚养权。

但距离他给的三天时间,已经过去一周了,他竟然把可欣忘了个一干二净!

如果孩子真的由他来抚养,我都不敢想他会有多不称职。

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离谱,韩奕的脸上显现出几分尴尬。

“可欣应该是被她妈妈带走了,一会儿我打电话问问。

见他脸色不好看,沈佳识趣地没再多问。

饭后,沈佳安安静静地去刷碗,沈月月则回房间去玩玩具。

她们母女俩现在住的,就是我和可欣之前住的卧室。

我不禁庆幸走之前收拾好了所有东西。

否则被她们随便碰随便用,我肯定会恶心得如鲠在喉。

韩奕拿着手机走到客厅角落,拨通我的号码。

我就飘在他旁边冷眼看着。

果然,手机提示对方已关机。

韩奕面色愠怒,转而开始打字发短信。

我凑过去看,嗤笑出声。

【冯妍,我就知道你会把孩子偷偷带走!】

【你一个家庭主妇,在外面自己活都难,怎么可能把孩子照顾好?!我劝你赶紧把可欣带回来,否则别怪我真跟你打官司!】

明明一分钟之前还把可欣忘了个干净,现在却像一个心疼女儿的“好父亲。

韩奕,你还真是能装啊!

沈佳洗完碗从厨房出来,关心地询问韩奕

“韩哥,怎么样了?

见她过来,韩奕表情温柔下来,谈起我的语气却满是厌恶

“冯妍这个疯女人,不知道把孩子带去哪儿了!现在电话也不接,短信也不回,这是准备跟我死磕到底呢!

沈佳适时地流露出担心的表情

“这可怎么办?可欣还生着病呢。

说完,她抬头看了看韩奕的脸色,又摆出惹人怜惜的姿态

“这一切都怪我,要不是月月用了可欣的肾源,冯姐姐也不会这么生气……

要不是没有实体,我真怕自己会被恶心的当场吐他们一脸!

韩奕更不是个东西,他丝毫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有什么错,表现得十分理所当然。

“小佳,这不关你的事。

“我今天问过赵哥了,他说可欣出院之前就已经恢复的很好了——你看,我早就说过,月月比她更需要这个肾脏!

听见这话,我下意识地摸摸女儿的头顶。

可欣贴在我身边,沉默着擦了擦眼泪,握紧了我的手。

我更心疼了。

只恨自己不像电影里一样有法力,不然一定宰了韩奕这个狗东西!

他却毫无察觉,甚至还在继续大言不惭

“冯妍这个人一向小肚鸡肠、自私自利。我只是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是冯妍她自己想不明白!

沈佳看向他的眼神有些奇怪,似嘲讽似轻蔑。

最终,她还是笑着放柔了声音

“韩哥,你真好……

6

第二天,韩奕上班时总是心不在焉。

我冷眼旁观,想着他怎么不手误一下,干脆把刀插自己胸口里呢?

而可欣也只始终牵着我的手,再也没像昨天那样围着韩奕转了。

终于到了午休的时间。

韩奕踟蹰了一会儿,又去找了前一天的那位赵医生。

“赵哥,我想问一下——你了解我女儿当时转去了哪个医院吗?

赵医生表情很惊讶“转院?怎么还转院了?

“肾脏移植的手术不是很成功吗?说是连排异反应都没有,我记得你那天还发红包来着呢!

韩奕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脸色瞬间难堪了起来。

“……手术……赵哥,那天手术的不是我女儿……

赵医生的表情更惊讶了,满脸都写着“你在说什么鬼东西。

韩奕有些难以启齿,涨红着脸把话吐了出来

“我的女儿……叫韩可欣,当时住在沈月月隔壁的301病房。

“那天手术的沈月月,只是我初……朋友的女儿。

这句话一出,连正路过的其他医生护士们,眼神都惊疑不定了起来。

赵医生看他的眼神更是瞬间开始不对劲。

再向他开口时,态度也不复之前的友善,甚至称得上冷淡。

“哦,那我就不了解了,这种隐私也不是我一个医生该打探的。

韩奕从脖子到脸红成一片

“啊,我知道了,打扰你了赵哥……

我嗤笑一声。

他居然自己也知道不光彩啊?

自己老婆女儿在隔壁病房,没见他去看一眼,反而成天为一对孤儿寡母跑前跑后献殷勤。

要不是医院里的人都把他和沈佳、沈月月当成了一家人,恐怕他勾三搭四不正经的名声早就传出来了!

哪怕从前不明白,现在也该明白了。

迎着走廊里众人意味不明的目光,韩奕低下头只想逃回办公室。

可惜半路又被赵医生拦了下来。

这位中年医生叹了口气,眼神复杂

“小韩啊,你在医学上很有天赋,我始终相信,你的事业一定会越来越好……

赵医生显然很懂得先扬后抑的语言风格,停顿了一下,才语重心长地开口

“但是,不管事业多成功,你这个家庭的大后方可不能忽视啊!

“咱们这些男人,给人当丈夫、当父亲,就要负好责任!外面的花花草草都是虚的,真到了关键时刻,还是只有自己的老婆孩子愿意管你!你可不能舍本逐末啊!

这些话就差明示了。

韩奕像被人当众扇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

他强笑着答应,转身快速跑回了办公室,像一只急于回壳的蜗牛。

见他走了,走廊里的众人马上开始窃窃私语

“妈呀,那真不是他老婆孩子啊?

“这谁能想到啊!那一天天伺候的,比伺候亲妈都勤!

“我当时还跟人说呢,我们医院的韩医生对老婆和女儿特别好特别细心——原来是对别人的老婆好!

“他老婆就在隔壁病房,也不管管?

“嗐,忙着照顾孩子呢!听说他女儿病的可重了!要不怎么转院了?不就是被韩医生给气的!

“真不知道怎么想的,对老婆是家花不如野花香,怎么对孩子也这样?那可是他亲生女儿啊!

7

听着这些话,沉默了很长时间的可欣终于开了口

“妈妈,爸爸不是因为工作忙才不来看我,而是为了陪沈月月吗?

“我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不好……让爸爸那么讨厌我……

再怎么说也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

突然得知一向崇拜的爸爸,竟然只一心陪伴曾经霸凌过她的人,却连来探望她一下都不肯,很难不产生自我怀疑的想法。

我爱怜地捧起她的脸蛋,坚定地告诉她

“可欣,你是全世界最好的小姑娘,妈妈最爱你了。

“你爸爸他心盲眼瞎,是他不配当你的父亲!

可欣破涕为笑,踮起脚尖,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妈妈也是全世界最好的妈妈!

“可欣也最爱妈妈了!永远都爱!

心里一股暖流涌起,我动容地抱住可欣,只觉得这一生,有女儿就足够了。

韩奕是个极好面子的人。

我以为经过了这事,他会后悔死打听我和可欣的事。

没想到他似乎是破罐子破摔了,开始正大光明打听可欣转院的去向。

可惜就像赵医生所说,这是病人的隐私。

显然大多数医护人员并没有打探病人隐私的爱好。

他也每天尝试着给我打电话,无一例外都是关机。

发的那么多短信,也一条回复都没收到。

在接连碰壁之下,韩奕显然越来越烦躁了。

只有沈佳时时刻刻陪在他身边安慰。

“韩哥别着急,冯姐姐一向很有主意,说不定可欣已经被她带着接受了更好的治疗呢?

“肾源也没那么紧张,或许可欣已经在别的医院做上手术了也说不定呢!

我无声冷笑。

这纯是睁眼说瞎话,肾脏那可是救命的东西,哪家医院会肾源不紧张?

要是真不紧张,她能和韩奕联起手来调换可欣的肾源吗?

又一次,我恨自己死的太早。

怎么活着的时候就没记得把他俩一波带走呢?

真是便宜了这一对儿烂人!

虽然屡屡碰壁,但韩奕这个神经病竟然依旧没有放弃。

但,还没等打听到可欣究竟转去了哪个医院。

他先在家附近,遇到了我的父亲。

父亲拿着我的证件,来给我销户。

此时韩奕正和沈佳一起,要陪着沈月月出门去游乐场。

看见我的父亲,他愣了好久,才如梦初醒般追了上去。

父亲年纪大了,在我去世以后却更显苍老。

他从年轻起就爱健身,老了也没放弃锻炼,连头发都白得比其他老头慢。

可这次再一看,父亲的头发已经全白了。

身形消瘦、脊背佝偻,让我止不住的心疼。

可欣飘到我的父亲身边,想摸摸他的白发,手却从中穿过。

“妈妈,姥爷看起来好像不开心……

我笑得苦涩“是啊,我们如果能多陪陪他们就好了。

看到父亲的这一刻,我真正开始后悔,居然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在韩奕身上。

他也配?

正在这时,韩奕追上了我父亲,一把将他拦住。

“爸!你既然在这儿,那冯妍是不是也住在附近?我就知道她不会真走远!

韩奕不复之前的烦躁,整个人容光焕发,眼神中满是得意

“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能走哪儿去?您把她叫出来……

父亲不疾不徐地抬手打断“我不是你爸,别这么叫我。

韩奕愣了一下,皱起了眉。

“爸,冯妍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您别听她瞎说,我就是看人家可怜多帮点忙。她倒好,跟我闹起来了,现在电话都不接!

我父亲瞥了他一眼,语气沉静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问题,也不想知道。

“我只知道,妍妍病重成那样,抱着可欣的骨灰盒回老家等死,一定是已经对你失望至极!

“她回去那么多天,你一次都没去找。我就明白了,你们这婚,确实是应该离!

“离了好!离了婚,到了地府阴间也不再有干系了!

韩奕却愣住了。

8

他似乎在努力消化着我父亲话语里的信息量,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了一般呆立不动。

“您……您说什么?谁死了?什么骨灰盒?

父亲摇了摇头,看了一眼他身后追过来的沈佳和沈月月,眼神中满是失望。

“韩奕啊,我之前是不同意你们在一起的。但你和小妍结婚这么多年,还有了可欣,我以为无论如何你都会对她们有些感情。

“你究竟有没有把小妍当成过你的妻子?你又有没有把可欣当成过你的女儿?

父亲叹了口气,弯下的脊背满是疲惫。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我当初怎么会放任小妍跟你走?就算拼了这条老命,我也要把我的女儿留在身边啊!!!

他转过头,摸去了眼角的一滴泪,向社区办公室走去。

韩奕终于反应过来,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他想拉住我父亲,又不太敢,只强颜欢笑地紧随其后

“爸,您说什么呢?您在跟我开玩笑是不是?

“冯妍吵着跟我离婚的时候还好好的!她是不是还在生我气,联合您一块儿来骗我?

父亲毫不理会,只一步步往前走。

韩奕不放弃,似乎坚信我就是在骗他,加大了音量

“爸!您就别骗我了!

“冯妍这个人就是爱一哭二闹三上吊!她想给我个教训是不是?

“可欣是我亲生女儿,我怎么可能不管她?另一个肾源我已经找到门路了,你快让她回来,别拿孩子身体开玩笑——

他就这样追着,跟着我父亲一路来到社区办公室,然后眼睁睁看着我父亲缓缓拿出我和可欣的死亡证明。

“同志,这是我女儿和外孙女的所有证件。

“我来给她们注销户口,辛苦你了。

韩奕直愣愣呆立在原地。

我忍不住冷笑。

他想过我可能是在跟他冷战、想过我可能是在逼他低头。

但他从来没想过,我竟然真的去世了。

不仅是我,还有可欣——他的亲生女儿。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韩奕装若癫狂地抢过工作人员手里的死亡证明,反反复复地看,嘴里喃喃自语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身后的沈佳带着沈月月终于追上了他。

见他这幅样子,沈佳蹙着眉上前拉他的臂膀

“韩哥,你这是怎么了……

谁料韩奕如同被电击了一样,狠狠甩开她的手,差点带得沈佳摔倒。

他双眼通红、额头青筋凸起

“谁让你碰我的?!

沈佳被吓了一大跳,眼眶里顿时噙满了泪水

“韩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担心你……

沈月月也哭了起来

“韩叔叔坏!推妈妈!韩叔叔坏!

韩奕却像失了智一样不依不饶,像一头被激怒了的野兽

“不!!!我不信,我要去弄清楚!

沈佳被吓得脸色苍白,慌忙带着哭闹的沈月月离开了。

我的父亲冷眼旁观,我也嗤笑出声。

真是搞笑。

看来他也知道自己有老婆有孩子,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对一个带着孩子的单身女性那么关心。

那他之前是在干什么?

装傻吗?还是故意挑衅我?

韩奕又捧起那两张死亡证明看,双手竟然颤抖起来。

他红着眼睛望向我父亲,声音竟然有些哽咽,带着祈求

“爸——你告诉我,这都是假的对不对?冯妍她在跟我闹脾气……

父亲面色冷漠地看着他

“你现在做这幅样子,是在给我看吗?

“她们母女活着的时候,你不闻不问。

“小妍跟你离婚的时候,你也不挽留。

“结婚这么多年,你一错再错,没能成为一个好丈夫,更没当一名好父亲。甚至她们消失了那么久,你都丝毫不担心她们有什么意外。

“现在小妍和可欣都没了,你又做出这种样子——是在骗我,还是骗你自己?韩奕,你活该良心不安,如果你但凡还有点良心的话!

9

父亲继续找工作人员办理销户,韩奕失魂落魄地被赶了出来。

他表情空茫地望向天空。

良久,他叫来一辆出租车,去了死亡证明上的那家医院。

“……但凡早一点移植肾脏,那孩子都能有很大几率活下来,真是可惜了。十三号那天送过来的时候,孩子已经无力回天了……

韩奕瞳孔紧缩。

“十……十三号?

十三号那天,沈月月手术成功,他高兴地给全医院的人都发了红包,至今还记忆尤深。

“是啊,那孩子十三号停止的呼吸。她妈妈当场就晕了过去,结果确诊了癌症晚期。唉,真是可怜呐。

“当时就她们母女俩,一个已经刚刚去世,还有一个也活不了多久了。我看资料还是有婚姻的,但那么多天也没见到哪个男人来看望,应该也是刚丧偶吧,真是厄运专找苦命人啊……

韩奕眼神完全失去了光彩,嘴唇毫无血色。

良久,他红着眼睛苦笑

“是啊……她应该丧偶,而不是自己去世……

他就这样失魂落魄地回了家。

客厅灯打开,沈月月窜了出来,抱住了韩奕的大腿。

“韩叔叔,快过来!妈妈做了你爱吃的红烧肉!

我光是打量了一下沈月月,就不禁皱起了眉头。

可欣晃了晃我的手,惊讶地开口

“妈妈,沈月月打扮得跟我好像呀!

是的,不知道她们从哪儿找到了可欣衣服同款。

不止是衣服像,连发型、配饰,甚至连可欣的表情都学了个八分像。

这一瞬间我恶心地要命,对沈佳和沈月月这对母女更是积攒了满满的厌恶。

韩奕自然也发现了。

他僵硬了几秒,然后表情意味不明地扯开了沈月月

“月月,你这身衣服是谁给你挑的?

沈月月丝毫没注意到空气的凝滞。

她开心地转了一圈

“当然是妈妈给我挑的!韩叔叔,好看吗?

韩奕冷冷地勾起唇角

“好看,太好看了。

他走进客厅。

饭桌边的沈佳见他回来,开心地摘下围裙,红着脸扬起温婉的笑容

“你回来啦?饭菜刚做好,快来尝尝!

“我听说冯姐姐的事了。韩哥别难过,你还有我和月月呢!

“我会像冯姐姐那样照顾你,月月以后也会孝敬你的……

我冷笑连连。

就沈佳这副模样,估计是早就盼着我死了吧?

韩奕这个贱男人这下子可有理由把“外室扶正了!

这对渣男贱女合该凑到一块儿。

他有一句话说得对,我就应该丧偶——老天爷怎么就没把这一对儿贱人收走呢!

我以为韩奕会高兴,终于有理由跟沈佳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了。

没想到他听完那些话眼神却冷了下来。

随即一把掀翻了饭桌!

“啊————

沈佳被吓了一跳、惊叫出声。

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全部散落在地,飞溅的瓷盘碎片划破了站在旁边的沈佳的脸庞。

沈佳大惊失色

“韩奕!!!你发什么疯?!

沈月月闻声跑过来,见到满地狼藉,吓得大哭。

“闭嘴——!!!

韩奕回头冲沈月月大吼,吓得沈月月条件反射捂住自己的嘴。

他咬牙切齿“你身体里的肾源本该是可欣的!要不是你,我的女儿怎么可能……

“韩奕你够了!

沈佳也面露愤怒。

她像一匹护崽的母狼,跑过去抱起了被吓呆的沈月月。

“一切都是你自己安排的!我可没要求你挪用韩可欣的名额!

沈佳疾声厉色

“韩奕,我是很感激你帮了我们,但我们不欠你的!我交了治疗费和手术费,你治好我女儿是应该的!其他多余的事是你心甘情愿!

“混蛋的是你!少把帽子往我们孤儿寡母身上扣!

说完,沈佳怒气冲冲地抱着沈月月离开了。

只留下韩奕一个人站在满地狼藉中。

他眼神放开、喃喃自语

“是啊,只有我是混蛋……我真是混蛋啊……

我看向他,心里竟然已经升不起太炽烈的情绪了。

“是的,韩奕,你真的是一个可恶的混蛋。

他颓唐地坐在狼藉中,一夜没睡。

第二天,他“利用职务之便调换肾源名额的事就登上了热搜。与此同时,他和沈佳、沈月月、我和可欣之间的烂事也被爆了出来。

一时间,网上都是对他的讨伐和辱骂。

韩奕就职的医院也立刻发布声明将他开除。

但他竟然毫不在意。

在翻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找到任何一张我和可欣的照片和旧物后,他崩溃了。

连夜坐上去往我老家的火车,跪在我父母门前,见到了柜子上摆着的骨灰盒。

他先是盯着我的白瓷罐看了许久,随即看到了旁边那个眼熟的、曾被我抱在怀里的罐子。

韩奕痛哭出声。

在那之后。

韩奕捐了自己剩下的所有遗产。

在一个阴雨连绵的夜晚,喝了农药自杀。

我们的灵魂相见了。

他看见我们后愣了许久,眼眶慢慢红了起来。

“小妍、可欣,我对不起你们……

我和可欣远远看着他,拒绝他的靠近。

身上渐渐散出星光点点,我与可欣的灵魂在消失。

韩奕的眼神染上惊慌。

可欣笑了笑,率先消失。

我看向韩奕,内心无比平静。

“韩奕,下辈子,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意识归于虚无的最后一刻,我听见了遥遥传来的痛哭声。

还有一句消散在尘埃中的——

“对不起……

【完】

《文章精选救女儿的肾被丈夫给白月光》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