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小姐傲又娇,总裁拿命宠

>

小姐傲又娇,总裁拿命宠

远山来客 著

古代言情 苏祺年 贺舒宜

古代言情《小姐傲又娇,总裁拿命宠》是作者““远山来客”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贺舒宜苏祺年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雨夜,两道人影在卧室缠绵,忘醉其中。直至,铃声停下又响起……他们的亲密才停了下来。她摁下接通键,仔细听着通话内容。电话挂断后,她留下了轻轻的一句:“我们分手吧。”刚想潇洒转身离开的她,面对那眼角泛红的男友,她说道:“我妈要让我回家去联姻。”……...

来源:qwwrkbd   主角: 贺舒宜苏祺年   更新: 2024-05-16 22: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小姐傲又娇,总裁拿命宠》,是作者“远山来客”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贺舒宜苏祺年,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他以为会等到她回来,却只是眼睁睁看着路上的人慢慢减少,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他走了很远的路,一路走回,都没看到人。中途在面包店遇到了一个中学生,他没打伞,身上有些湿,站在门口等雨停。天很晚了,周围的商店都关了门...

第8章

晚间,贺舒宜在床上沉沉睡去,呼吸轻而长。

凌晨两点左右,苏祺年再度转醒,抬手就是碰到了额上凉透的湿毛巾。

他感觉身体好多了。

就在贺舒宜离开公寓的那一天晚上,他撑着伞在外面等。

他以为会等到她回来,却只是眼睁睁看着路上的人慢慢减少,最后只剩下他一个。

他走了很远的路,一路走回,都没看到人。

中途在面包店遇到了一个中学生,他没打伞,身上有些湿,站在门口等雨停。

天很晚了,周围的商店都关了门。

他看了那学生几眼,把伞递给了他,自己走入雨中。

淋了一场雨,他想着这样就会清醒了。

起初,他早上醒来只是有些头疼,后面就升级为感冒发烧。

他原以为他应该会这样烧个几天,再慢慢痊愈。

小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不是吗?

可是她来了,他再次得救了。

苏祺年的眼睛习惯适应黑暗,尽管天还未大亮,他也能看见贺舒宜熟睡时的朦胧脸庞。

他的左手还牵着她的右手。

她没有松开。

实话说来,他并没有和贺舒宜同床而枕过。

他一直都是睡客房,现在这间是贺舒宜睡的主卧。

贺舒宜从来都不是忸怩的人,向来坦荡。也不会禁止他进入她房间,反而,他随时可进。

她好像对什么都无所谓,跟他在一起后,好似也是这样。

苏祺年知道她喜欢自己这张脸。

他嘴笨,很少说话,怕贺舒宜扫兴,但她又觉得他性子闷。

可多数时候,贺舒宜都还是喜欢他安静的模样的。

苏祺年盯着她看了很久,她侧睡着,薄薄的衿被半盖在她腰窝上,离他不算远。

他拿开额上的毛巾,将贺舒宜拉搂入怀里,动作很轻,她没有一丝醒来的迹象。

淡淡辉光自窗外倾斜而入,他闭上眼安心入睡。

这一夜,她还留在身边。

——

晨光照进第一缕时,贺舒宜在固定生物钟醒来。

第一反应,便是要去探苏祺年的额头。

她胡乱摸了摸,退烧了。

随后又翻了个身,拉着被子睡到一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侧躺着。

她知道自己被苏祺年抱在怀里睡了一晚,但也只简单瞄了一眼就移开。

完全不在意。

抱她算什么,亲都亲过了。

亲不比抱要亲密?

想着想着贺舒宜就不再想了。

空落的手心和胸怀,失去了她的温热。

苏祺年缓缓睁开眼,黑眸一眨不眨地看着。

松开了。

他手握住被子,轻手往贺舒宜那边拉去,慢慢的,一点一点递过去。

她在缩着,也许是冷了。

背后的细微声响,贺舒宜一点不落全听见,眼皮动了动。

她转身,迎上他那张专注为她扯被子的脸。

“被子你不盖了?

再递过去就整张被子盖她身上了。

不等苏祺年反应,她就把被子一股脑扯回他身上盖好,佯装恶狠狠地说,

“再敢把自己搞发烧,下次就别指望我替你收尸!

苏祺年怔愣住,整个身体被裹得严实,动弹不得。

尤其贺舒宜上半身趴在他上面,用眼神警告,

“给我听话点儿!

苏祺年点了点头,百般顺从她,“嗯。

见他安分,贺舒宜也从他身上离开,睡在一侧,半盖被子,继续睡觉。

一觉又睡到上午十点,贺舒宜才磨磨蹭蹭起床洗漱。

她换了身衣服,大多数的穿搭都不少于三种颜色。

衣柜里也全是色彩斑斓的衣裙,她喜欢亮眼的。

走之前,她背上小提琴盒,卧室里,苏祺年还在熟睡。

她没有喊醒,在门口看了几眼就轻声关门离开。

门锁扣上的那一刻,苏祺年在床上睁开眼。

他醒了很久了,只是一直在装睡。

她这回是真的走了。

窗外已经开始放晴,他一手撑在床侧,一手按揉眉心。

也是该回去了。

——

贺舒宜开车回到家里,开门后佣人取下她背上的小提琴盒,换鞋进去。

她东张西望一会儿,没看到她爸妈。

看来是不在了。

她轻松的舒展了下筋骨,径直走到冰箱前打开,拿出一根雪糕。

“你偷吃雪糕,我要告诉妈妈!

一道清越未褪青涩的嗓音从她后面传来。

贺舒宜淡定回头,雪糕已经被她咬了一小口,很快便融化在她嘴里。

“你告呗,看老妈管不管我。她用挑衅的语气回怼,“还有,你该叫我什么?

没大没小。

叉着腰站在不远处的贺子江满脸不服气。

是了,她都已经大学毕业了,又不像他,还是个未中考的中学生。

告发了也是浪费他口舌。

看着她慢慢走近,贺子江手垂下,不情不愿地喊,

“姐……

这一喊,贺舒宜心情好多了。

这才是她想要的乖弟弟。

“什么时候回来的?

贺舒宜含着雪糕越过他走往客厅。

贺子江撇嘴,满心满眼都是他姐手里的雪糕,眼睁睁的看着却不能吃,实在是不公平。

“昨天下午。

虽然心中不平衡,但还是老实回答。

“研学旅行怎么样?贺舒宜又问,“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儿?

她惯爱打听他这个弟弟在学校发生的事,最好能说些八卦让她解解闷。

“嗯……没有。贺子江沉思了会儿,“不过,前天晚上我遇到了个好心人。

这个贺舒宜倒是不感兴趣,但贺子江已经开始喋喋不休的开始和她分享了。

大概就是,他前天晚上坐学校的大巴回来,半路肚子饿,老师给了他十分钟下车买点儿吃的。

下车的时候雨停了,他就没带伞,加上时间有些晚了,附近只有面包店开门,他买完面包再出来就遇上了大雨倾盆。

眼看十分钟已经所剩无几,他站在门口时不时看向手表,神色焦急。

恰巧身边走出来一个好看的哥哥,把他的伞给了他,他才按时回去。

“姐,那里好像离你的公寓不远呢。

说完后,贺子江来了句。

她的公寓贺子江去过一次,他记忆力好,去一次就能记住。

“那个好看的哥哥长什么样?

贺舒宜舔了舔唇上残留的雪糕,漫不经心问。

“个子很高,穿着黑色衣服,眼皮一单一双,皮肤很白,前面的头发中间稍微分开,帅气,看上去很冷淡……

《小姐傲又娇,总裁拿命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