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抓周宴上,我扣下了阎王的眼珠子

>

抓周宴上,我扣下了阎王的眼珠子

荒山老狗 著

古代言情 孟诗诗 高富贵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抓周宴上,我扣下了阎王的眼珠子》,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小时候,我在抓周宴上,把阎王爷的眼珠子抠下来,生吞了。三岁背易经,四岁就会默写奇门遁甲了。七岁读《撼龙经》时,我嫌他写的烂,抄起笔,自个琢磨了一本出来。可奶奶却说我是个天生的妖孽。后来我26岁那年,刚当上风水师没两年,我就莫名其妙失了明……...

来源:qwwrkbd   主角: 高富贵孟诗诗   更新: 2024-05-16 22: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抓周宴上,我扣下了阎王的眼珠子》,讲述主角高富贵孟诗诗的甜蜜故事,作者“荒山老狗”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如今整个李家,只剩下了奶奶和孙子。奶奶疯,孙子瞎。仇人找上门,竟无计可施。第二件事更要命,我没钱了...

第4章

三个捕蛇人,大老远来趟东北,身首异乡不说,最后却连鬼都做不成。

我问欧阳薇,是你干的吧?

屋里半天没动静,我叫了几声,没人答应。

欧阳薇走了,连行李都带走了,大概不会再来了。

我皱着眉,盘腿坐地,冥思苦想。

目前,有两件事急需解决。

首先湘西那边,后续肯定还会来人。

不能坐以待毙,我必须尽快想出应对的法子。

儿时,记忆中的李家,人声鼎沸,处处洋溢着欢声笑语,每天排队找爷爷奶奶看事的,络绎不绝。

如今整个李家,只剩下了奶奶和孙子。

奶奶疯,孙子瞎。

仇人找上门,竟无计可施。

第二件事更要命,我没钱了。

之前为了治眼睛,东三省的大医院我都跑过来了,钱花了不少,眼睛却始终没治好。

后来前女友找来,哭着跟我说,她弟弟网赌欠了债,问我借二十万周转,还说以后做牛做马,也要还我。

我没犹豫,借给她了。

女友拿到钱,直接就把我拉黑了。

在省城这几年,我终归是吃了年轻的亏,虽说精通风水,命理,却只能在低端局反复拉扯,没闯出什么名气。

现在成了盲人,赚钱就更是难如登天了。

我正犯愁呢,宋老歪打来电话,请我去他家看看。

宋老歪跟我同村的,他家有钱,人还算不错,我小时候,他经常来我家玩。

我听宋老歪语气挺急,估计摊上了大事,我说宋叔,我这边上门费是五百,你看行吗?

“李师傅啊,你赶紧的吧,我给你五千!

我收拾妥当,握着拐杖就出门了,我看不到太阳,却能感到阳光撒在脸上的暖意,今儿个天气不错。

村口那边,传来人们的议论声,还有警车的声音,有个大爷跟我打招呼“三坡,出门啊?

我答应着“宋老歪家,是这个方向吗?

“是啊,我带你去吧。

“还是我来吧!我突然耳边传来欧阳薇空灵的声音,紧接着,姑娘纤细的玉臂,水蛇般缠到了我胳膊上。

我皱了皱眉“你没走啊?

“刚去村口看热闹了,好吓人啊,法医都来了。欧阳薇语气有些不悦“你怎么老盼着我走啊?

“我当你的眼睛,不好吗?

我说我是个废人,你跟着我,迟早会后悔的。

欧阳薇不在乎道“哪天真后悔了,把你甩掉也不迟。

我在她手心写字“你杀那三人的时候,没被外人瞧见吧?

欧阳薇有些无奈“我从小到大,连只蚂蚁都没踩死过呢,李三坡,你这人很多疑啊?

“不过呢,也不怪你,我教授曾说过,失明的人,会变得对外界格外敏感,甚至会对身边每个人产生怀疑和戒备……

正说着话,我突然听到前方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快看啊,那不是李大师,李三坡吗?

“如今成瞎子了,哈哈!

现今东北农村,富裕了,家家都盖了小洋房,但年轻人之间的攀比,却愈演愈烈。

一到过年,进城务工的年轻人回到家,聚在一起,比谁开的车好,谁的手机贵,谁的女朋友漂亮,这种现象全国都有。

笑声是王秃子传来的,此人是洗浴城的小经理,我和他没交情,也没过节。

我刚失明那段时间,王秃子在村里见着我,还不敢怎么地,后来看我成废人了,彻底翻不了身了,他就觉得他能拿捏我了。

我没搭理他,王秃子却上前拦住我“急什么?瞎子,去哪啊?

“去宋老歪家。

王秃子嬉皮笑脸“宋老歪咋没来接你呢?你都瞎了,自个咋去啊?不迷路啊?

自个?

我后背唰地一凉,我身边明明站着欧阳薇,可在场的这些人,居然都看不见她?

这姑娘,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高富贵装模作样上前“秃子,过分了啊,别欺负我兄弟。

高富贵和我同龄,曾是我最好的朋友。

失明后,包括高富贵在内,整个世界,对我的态度急转直下,我从人间坠入了地狱,属实狠狠体会了一把人性的恶。

“今儿我结婚,把大伙都喊来了。高富贵递过来根烟“刚好你在,一会吃席去!

我没接,高富贵有些尴尬地笑着“你知道我跟谁结婚吗?

“你的女朋友,孟诗诗!

我听的波澜不惊,有次高富贵带孟诗诗来看我,当着我的面,两人在外屋乱搞,孟诗诗偷骂“讨厌,别被他发现了!

高富贵贼笑“被发现才刺激呢!

我当时全听到了,但我没吱声,这段日子,我学会了控制情绪,也懂得了隐忍。

高富贵边捏着我肩膀,边得意地笑着,正好孟诗诗也在

“李三坡,你别多想啊,我并不是因为你瞎,才和你分手的。

“其实你各方面吧,都挺优秀的,就一点不好,没钱。

“富贵是没你帅,没你聪明,但人家至少有份好工作,虽说现在赚的少,可将来发展空间大啊。

“你一个臭算命的,以后能有啥出息呢?

说完,她还贱兮兮地问我“你不会生我气吧?

“他一个瞎子,生气又能怎样?高富贵很是不屑“三坡,不是我说你,以前别人都说,你是个不详之人,我还不信。

“现在想,还真让他们说对了,你爷爷是被你克死的,你奶奶也被你气疯了,你说就你这样的丧门星,诗诗跟着你,不等于害了她吗?

他俩当着我的面,唱开黄梅戏了。

高富贵故意大嗓门冲众人炫耀“诗诗,多亏你分手前,管他借了二十万,这笔钱,勉强够咱俩婚房的首付了。

孟诗诗笑嘻嘻“反正没借条,他打官司也赢不了。

在场十来号人,大多与我同龄,也都是来参加她俩婚礼的,大伙议论纷纷,有说高富贵命好的,有夸孟诗诗精明的。

还有笑话我好欺负的。

欧阳薇全程旁观,这时也气到全身发抖,不停用胳膊肘捅我

“快开始你的表演!

《抓周宴上,我扣下了阎王的眼珠子》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