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嫡女粗鄙愚蠢?重生看谁是笑料!

>

嫡女粗鄙愚蠢?重生看谁是笑料!

胖花生油条 著

古代言情 苏婉颐 苏蔚廷

古代言情《嫡女粗鄙愚蠢?重生看谁是笑料!》是作者““胖花生油条”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苏婉颐苏蔚廷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虽贵为国公府嫡女,但母亲难产去世,父亲续弦,被白莲花妹妹打压,教养粗鄙,性格跋扈。及笄后嫁入郑侯府做世子夫人,与顽劣无状的郑晚舟“天生一对”,被算计满门抄斩...这一世看我怎么反击贾莹母女!...

来源:fqxs   主角: 苏婉颐苏蔚廷   更新: 2024-05-16 22: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嫡女粗鄙愚蠢?重生看谁是笑料!》,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苏婉颐苏蔚廷,作者“胖花生油条”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面前一向温婉的妹妹贾浅浅眉头微蹙,眼波流转间透露出刺骨的厌恶,用怜悯又略带复杂的目光盯着苏婉颐“你别怪我,怪就怪苏蔚庭那个老东西至死都念叨你的乳名,我和我娘在他眼里永远不过是续弦和庶女!”听到苏蔚庭的名字,苏婉颐肥硕的面容一凝,被挤着的小眼睛露出一丝迷茫,转而身躯像一座小山一样颓然“苏蔚廷...父亲为什么要念着我...”贾浅浅看到苏婉颐这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不由得怒从中来,姣好的面庞染上怒...

第2章 我重生了

我重生了。

苏婉颐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由软烟罗所制的幔帐,温润如玉细腻如丝,像月光般倾洒下来。

金缕细细勾勒的边缘折射着清晨的暖光,苏婉颐怔怔得盯着出神。

这是应该自己小时候的寝榻,长大后的苏婉颐嫌这些帘帐烦人,自己用剪刀剪掉了,之后便不准再悬挂。

是啊,还没有剪掉,苏婉颐的人生也能重新开始吧。

正出神,听到一阵匆忙但又克制的脚步,看到屋内寂静无声,丫鬟且惠试探着出声“小姐,该起床洗漱了,二小姐的入泮仪式快要开始了…生怕惹怒小小年纪却脾气暴躁的苏婉颐,说完这句话就绞着衣袖低下了头。

“知道了。

听到帐内小人不含愠气的声音,且惠惊讶但松了口气。

以往都是自己来叫小姐起床,因为思柔知道小姐十有八九会发脾气,所以躲得远远的。

入泮仪式…苏婉颐想起来这是继母贾莹之女贾浅浅挑选夫子的日子。

上一世贾浅浅拜翰林院学士魏仁为师,魏仁博古通今,虽刻板教条但却能旁征博引,潜心为学。

凭借好的老师,贾浅浅虽资质平平,却也博得了金都才女的称号。

而自己呢?

苏婉颐被失望的感受席卷全身。

自己五岁开蒙,却拜了贾莹特意安排的太学生李光为师。

李光巧言善辩,让父亲苏蔚廷以为是个值得托付的老师。

可就是这位好老师对自己极尽捧杀、暗贬,让自己行事荒唐,还落下蠢笨的名头。

后来才知道李光受恩于贾莹的母家,文章全靠抄袭科举时的同窗,这都是后话。

今天的入泮仪式,怎会让贾莹得偿所愿呢。

苏婉颐定了定心神起身,不习惯八岁的身躯让自己没坐稳。

且惠见状迅速跑到榻下,跪将着扶好苏婉颐,担心又害怕地盯着小姐的脸,喏啜道“没事吧小姐…且惠瑟缩着身子,甚至预料到苏婉颐要朝自己发火了。

可苏婉颐只是认真地看着且惠说“且惠,我没事。

好似在说,不用这么害怕。

且惠诧异极了,小姐以往根本记不住自己的名字,甚至因为自己总是叫小姐起床,反而小姐没给过好脸色。

且惠不知道的是,上一世父亲毒发时,是她冲破了贾莹母女的封锁来报信,大冬天跪在怡春楼外活活冻死。

…“走吧叹了口气,苏婉颐起身了。

听闻屋内的动静,贴身丫鬟思柔这才姗姗来迟。

十二岁的思柔己经略有几分姿色,从小养在国公府,穿着用度己然像个富家小姐。

“你出去吧,我来!

思柔毫不客气地挤开且惠。

苏婉颐冷淡开口“给我穿衣服。

上一世的穿衣打扮都由思柔伺候,眼见她找出了一件与苏婉颐年龄并不符的玫瑰紫千瓣菊纹上裳。

正是因为常年穿并不适合的衣服,加之上一世口腹之欲旺盛,无论何时见苏婉颐,都像一颗艳俗的、圆滚滚的球。

还好,现在还小。

苏婉颐看着铜镜里八岁的小女孩,由于睡觉而凌乱的乌发映衬着略带婴儿肥的面庞,肤色因为惯在府里贪玩并没有那么白皙,反而衬托一双葡萄似的明眸亮晶晶的。

只不过…苏婉颐掐了掐腰间的肉,是胖了点。

只能开口“我自己选吧。

思柔看着苏婉颐,感觉今天的大小姐格外安静,也好像对夫人安排的衣衫产生了不满…苏婉颐让思柔翻了库房,出门时穿着一身藕荷缎面提花褙子,白月绣竹桃百褶软裙,鹅黄棉纱小袄。

双髻穿银丝珍珠,腰间系兔绒毛球,倒也显得灵动可爱。

苏婉颐身后跟着思柔和宋麼麼,出了后罩房,穿过抄手游廊,绕过影壁,转过镶着朱玉和五彩碎贝的插屏,便来到了中堂。

父亲苏蔚廷和吏部尚书之女贾莹,也就是苏婉颐和贾浅浅的母亲,端坐在主位上。

六岁的贾浅浅,靠着贾莹的腿,一件明艳的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埂袄衬托得她如瓷娃娃一样精致。

见苏婉颐迟迟进来行礼,苏蔚廷蹙眉“你们怎得服侍大小姐的,如此惫懒?

闻言,宋麼麽扑通跪地大气不敢出,思柔辩解道“是大小姐要换衣服…苏蔚廷将茶杯“啪地摔在桌上,“连大小姐穿衣这等小事都照顾不周,自己去领罚!

看苏蔚廷动怒,贾莹温声劝“小孩子贪睡也是惯有的,是我这个母亲没尽到职责。

见贾莹泫然欲泣,苏蔚廷摆了摆手“罢了,仪式开始吧。

《嫡女粗鄙愚蠢?重生看谁是笑料!》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