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全文章节

>

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全文章节

欧阳元泉 著

林简瑜 现代言情 顾知浔

经典力作《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林简瑜顾知浔,由作者“欧阳元泉”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她知道,他心里一直有一个白月光,所以她用了整整十三年,活成了他白月光的样子。可是,他却依旧不喜欢她……心灰意冷之下,她决定离开,只为自己而活,却不想刚分手就被某人堵门。他咬牙切齿:“你以为你是谁,敢用离家出走威胁我?”她:“……”后来,他:“老婆,我错了,回来好不好!”他恨了她七年,想尽一切办法侮辱她,折磨她,到后来才发现,没有比她的离开更能让他痛苦的事了……——拜倒在你裙下,我心甘情愿。...

来源:yylrsj   主角: 林简瑜顾知浔   更新: 2024-05-16 07: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林简瑜顾知浔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欧阳元泉”创作的主要内容有:论工作她不是顾知浔的上司,论感情她不是俞子舜的恋人。但她还没想好要怎么挽尊,顾知浔突然拉开了俞子舜的车门,坐了上去。李明姗的脸,瞬间绿了。“阿舜,顺带也送我回家吧...

第15章

但拂去心头的不适,江宴辞依然语气清浅,“霄爷一向出手阔绰,这些东西有些价值不菲,要是……转送给殷小姐,她一定会很开心……

实在不该就这样摔了……

“你觉得,她会要你这些破烂?庄姝宁冷笑着嘲讽,“你以为殷柔晴像你,看到这些金银珠宝就移不开眼?

她以为殷柔晴和她一样庸俗虚伪?

贪财、势利、见风使舵、踩低捧高……外表却伪装出淡泊名利善良隐忍的画皮。

江宴辞说庄姝宁不配提到她的父母。

好,那他不提,只单单提她这个人,

“我可以理解你多少缺点安全感,但江家这些年,也没亏过你吃少过你穿。江宴辞,你怎么就养出了这么一副见不得人的小家子气?

他瞥了一眼地上的那些礼物,讥讽的神色不减反增,“随手给的破烂你都当成宝,现在假惺惺还回来,不觉得肉疼?

庄姝宁起身,扯着衣领朝浴室走去,“不想要就自己扔了,别拿来碍我的眼!

江宴辞看着地上零散的礼物,眼中并没有显出多余的情绪色彩。

其实,他送她的礼物,也并不是都特别“贵重。

他送过她镶满宝石的手镯,却也送过他自己第一次军训得来的全能勋章,还有他收集的限量版游戏白金卡……

说其中有破烂,也没什么错。

但他嘲讽她贪……

如果贪念一个人的温暖也叫贪的话,那没错,她曾经很贪。

很贪很贪……

或许是看开了,或许也是麻木了。

庄姝宁现如今这些伤人的话,就像凉水泼到冷油上,溅不起一星半点烫人的油花。

江宴辞本打算立即离开。

但庄姝宁叫了人进来打扫房间。

看到满地亮晶晶的物件,脸熟的中年女佣忍不住两眼放光。

她一边佯装无意地把东西捡到垃圾桶里,一边对江宴辞笑得很是龌龊,

“云小姐也别难过了,未婚妻什么的话,也就骗骗你这天真小姑娘,江家谁不知道你就是个暖床的玩意儿,也就你自己把自己当回事儿……依我说啊,这人就要学会认命,哪儿来的贱种,就该回哪块地里去,就算把你埋在肥土里,你又能开出一朵花儿来?

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狗。

江宴辞心想。

佣人眼神里言语中的轻蔑,和庄姝宁真是一脉传承。

嘭——

浴室的门推开了。

庄姝宁披着浴袍,头发上滴着水,脸色阴郁地凝视着房间中的情形。

佣人连忙佝偻着腰,做出恭敬本分的模样。

江宴辞觉得自己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先前一时没走,只是怕自己前脚离开,后脚就被佣人诬陷点什么。

归还的礼物中也不乏贵重物品,她不想再和庄姝宁有什么私人瓜葛,还是当面点清比较好。

然她刚起身。

庄姝宁就冷冷出声“站住。

江宴辞愣了愣,但随即看到了佣人面朝房门僵硬的背影。

“拿出来。庄姝宁再次出声。

声音虽让人浑身战栗,但江宴辞已经确定,不是在对她说谎。

佣人一点点回过身,脸上带着讨好的笑,躬着背,举了举手里的垃圾桶,“霄爷,这些都是云小姐让我拿去扔掉的……

庄姝宁眼中的寒气凝结成冰。

“你衣服口袋里的东西,是自己拿出来,还是我让人给你拿出来。

佣人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霄、霄爷,我、我我……她哆哆嗦嗦,语无伦次,半天,才颤抖着把手伸入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一条项链,“这这这个是云小姐不、不要了……送、送给我的……

她转身朝向江宴辞,说话倒是利索了不少,“云小姐,您是个好人,出手又大方,是我不懂规矩,胆敢要您的赏赐,

她把项链朝江宴辞扔过去,像扔什么烫手山芋,“求求您饶过我们这些小角色,别让霄爷误会我手脚不干净!

在霄爷面前撒谎,可能会死得很惨。

但如果被抓住偷东西,则会报警依法处理,进入业内黑名单。反复鞭尸,下半辈子都再也讨不到一口饭吃。

佣人在赌庄姝宁并没见到她偷拿东西,只是因为链子上挂着一个热气球形状的坠子,而御园佣人服口袋薄,透出了形状,被他敏锐地捕捉到了而已。

……

庄姝宁嘴角挂着一个冰冷的弧度,转问江宴辞,“是你送她的?

江宴辞神情磊落,却有置身事外的淡然,“吴妈有这么随机应变的能力,这么舌灿莲花的无赖本事,当一个佣人,还真是屈才了。

明明是她趁着收拾东西悄悄把项链塞了自己口袋,被抓了现行,竟然能在短短时间内赖到江宴辞身上。

御园这群人的真实嘴脸,还真是让江宴辞大开眼界。

叫吴妈的佣人神情激愤,“云小姐这才是红口白牙诬赖人,明明是你刚刚说这些都是没人要稀罕的玩意儿,让我随便捡点走,算你送我的……

她手脚并用的对庄姝宁比划着,“霄爷,云小姐明明只需要说一句实话,就可以解除我的嫌疑,她偏偏要说我偷东西,她这是轻贱人性命,肚子里没揣好心。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她这么诬陷我,也是在瞧不起霄爷您呀。

换成从前,给吴妈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在庄姝宁面前这样诋毁江宴辞。

但御园的人早都知道了。

云小姐得罪了殷小姐,被霄爷胁迫着分手了。

男人嘛,都喜新厌旧。

一个玩腻了抛弃了的江宴辞,吴妈还真不放在眼里,骂也就骂了,赖也就赖了。

江宴辞现在在庄姝宁眼中,指不定还真不如她这个在江家干了七八年的老人。

吴妈表面小心卑微,实则暗暗得意。

为自己一个小小的佣人,居然有一天也能踩到曾经的主子头上。

可江宴辞眉尖轻蹙,连看都没看吴妈一眼,她对庄姝宁敷衍地点点头,“东西都在这儿了,霄爷赏人还是扔掉都随你,我先走了。

她已经心生厌烦,不想因为什么项链的归属和人在这里瞎扯。

这些无足轻重的人,这些无足轻重的死物,不值得她再浪费时间。

《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全文章节》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