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跑路失败,太子对我卑微求爱完整文本

>

跑路失败,太子对我卑微求爱完整文本

绪岁 著

周韩璟 小说推荐 沈嘉岁

很多朋友很喜欢《跑路失败,太子对我卑微求爱》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它其实是“绪岁”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跑路失败,太子对我卑微求爱》内容概括:在被赐婚小侯爷后,我被疯批太子缠上了,在赐婚前他还在隐忍的爱着我,但是在我被赐婚他人后,他忍不住了。他把我囚在东宫,一遍遍的求我爱他。看着他那副模样,我心软了,这般虔诚,我怎能不爱。...

来源:yylrsj   主角: 沈嘉岁周韩璟   更新: 2024-05-16 07: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跑路失败,太子对我卑微求爱》,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小说推荐,代表人物分别是沈嘉岁周韩璟,作者“绪岁”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她一边将此物递给沈嘉岁,一边说道:“小姐,侯府的底子查不到。”沈嘉岁也不意外,侯府本就没那么简单,怎么可能会轻易露出蛛丝马迹。“但是奴婢竟阴差阳错地查到了太子少师府的问题。”沈嘉岁掀起眼帘,“什么问题...

第16章

沈嘉岁见过沈肃和沈嘉季,甚至还有她的大黄之后。

她肉眼可见的愉悦了不少。

她如今有个打算。

如若周寅非要赐婚于她和薛临翊,那她便嫁过去。

她倒是要看看,侯府究竟想要将军府如何。

只是周韩璟那边……

“叩叩——

“进来。

画桥回府取来周韩璟那块黑玉和匕首。

她一边将此物递给沈嘉岁,一边说道:“小姐,侯府的底子查不到。

沈嘉岁也不意外,侯府本就没那么简单,怎么可能会轻易露出蛛丝马迹。

“但是奴婢竟阴差阳错地查到了太子少师府的问题。

沈嘉岁掀起眼帘,“什么问题。

“少师府公子行商的账本似乎做了假。但如今还未知是何原因。

沈嘉岁不安。

“那日芷晴的书信是谁人给的你?

“是慕小姐的贴身丫鬟。

画桥不解,“怎么了小姐,有何问题?

“继续查,他有问题。小心些,让元钊跟着你。

画桥点点头,“奴婢明白。

沈嘉岁瞧了一眼手心里躺着的黑玉和匕首,犹豫了片刻,起身前往东宫。

周韩璟听到侍卫说沈嘉岁来了东宫,有些略微的惊意,似乎没想到她会主动来寻他。

他放下手中的政务,起身去往大殿。

侍卫推开大殿的门,他便瞧见了静静站立在内殿背对着他的小身影。

周韩璟挥了挥手,侍卫意会了退下。

他压下嘴角因为看见她而不经意勾起的浅笑。

“沈大小姐怎么今日主动来东宫?

这是想清楚了?

沈嘉岁转身过来便向他先行礼。

“臣女参见太子殿下。

在她拿出那块黑玉和匕首之时,周韩璟的神色肉眼可见的暗了不少。

沈嘉岁缓缓提裙跪在他身前。

双手呈上手心里的黑玉和匕首。

“太子殿下,这两样物件太过贵重,臣女当真是承受不起,现下将此物归原主,还请殿下不要为难臣女。

周韩璟对于她屡次的拒绝,也不以为奇。

他负手悠悠地走到她的身前,却没有接过她呈在身前的玉佩和匕首。

“当真想清楚了要拒绝孤?

周韩璟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跪在地上的倔强姑娘。

绕过她,坐到了她身后的太师椅上。

留她跪了片刻,也没再听到一句话。

上一世,他从未让她下跪行礼。

他们之间也没有君臣之分,他只会将她当做他生生世世的妻子。

她也不会对他投出厌恶和惧怕的神色。

只会承下他倾尽的柔情,对他落下仰慕和倾心的目光。

他也不知道,为何喜欢一个人也可以是假装的。

他竟也当真了,深陷在她的爱意中无法自拔。

……

既然她不喜欢,那便不用管她愿不愿了。

“过来。

沈嘉岁愣了一下,她缓缓起身,听话地朝周韩璟走了过去。

她步伐里的犹豫他都看在眼里。

上一世她只要露出一丝不悦,他都心疼不已。

可如今看到她对他的警惕和胆怯,他觉得有意思极了。

沈嘉岁落在他身前的脚步还未稳住。

就被他有力的大手扯进他的怀里。

他动作里带着玩味和肆意,沈嘉岁是直接摔在他身上的。

她像一只惊慌失措的兔子,也像一条被无情扔入油锅的鱼,惊惶地想要第一时间从他怀里出来。

可周韩璟却死死扣住她细软的腰肢,如一把无法劈开的钳子锁住她。

“殿下!

掐在她腰间那只骨节分明而精炼有力的大手陌生得令她窒息。

可周韩璟怀中搂着的温软确是熟悉的。

他的长指勾起了曾经的余温。

这本就是属于他的。

这份苦涩的余温,曾经喜悦地投向他的怀抱。

又曾无情地将他推向远方。

周韩璟摁住她的手不禁又紧了几分。

“孤若是不接受呢?怎么办?

沈嘉岁的耐心又被他的薄凉与威胁打散了几分。

她终于没有躲避他的眼神,直直撞进他深邃的眼瞳里。

“外人皆言太子殿下是个正人君子,难道殿下是个喜欢强人所难的君子么?

这般大不敬的话,周韩璟还是第一次听见。

他另一只手捏住沈嘉岁的后颈,“那你觉得孤是正人君子吗?

“既说了外人言,那只是对外,对内,孤从来不是什么君子。

沈嘉岁拽住他的衣袖。

眼睫轻颤。

“那臣女很想问殿下,您对臣女是如一只可有可无,却还算有趣,能玩一玩的解闷宠物,还是心血来潮的兴致,亦或是腻了便随意抛弃的东西?殿下同臣女不过相处短短一月不到,生出的情意,究竟又算什么?

沈嘉岁倒是希望周韩璟不过是心血来潮的兴致。

大不了再过一段时日便放过她。

周韩璟看着她颤动的眼睫,指腹划过她小巧尖挺的鼻子。

最后,落在她红润的唇上。

抬起手,重重地揉着那两瓣莹润的红唇,用着最瘆人的嗓音说着最危险的山盟海誓。

“是同孤,生同穴,死同衾的情意。

“生,在东宫,死,入皇陵。

“怎么?不愿意吗?

曾经她善良,他喜欢。

如今她善良,他只想折断她向任何人施善却只对他无情的羽翼。

即便是做一个没有心的提线木偶,也该是由他来掌控。

周韩璟短短两句,如两座大山,死死压着沈嘉岁,令她吊死在黑暗中。

她想大声地叫人救她,可终究被滔天的皇权打败而沉入深渊。

“殿下生得出众,文武皆全才,这天下有的是全心全意待您的比臣女更为出色的姑娘,何不将此交给更好之人,臣女有喜欢……唔……

沈嘉岁还未将话说尽,周韩璟就扣着她的脑袋吻了上去!

沈嘉岁大惊!

她骤然抖动了一下,双手撑在他结实精炼的胸膛前抵住他。

周韩璟一手轻而易举地握住她细白的手腕,折到了她的身后。

禁锢着她乱动的双手。

他本来并未想要亲她。

可当她生生要将他推向他人,他还是忍不住要生起醋意。

红润柔软的唇瓣相捻间,晕染了一层看不见的暧昧氤氲。

他一如既往的深吻着怀中的温软,撬开她的唇齿。

一寸一寸地掠夺着她的气息。

生生想要将她剥离进身体里。

可是如何都不满意。

两世爱恨的交缠偏偏锁死在两人之间。

酸涩的、恐惧的、痛苦的一并被扎破而倾泻出来。

淹没了皆无力沉溺在无法解除的牢笼里。

沈嘉岁的呼吸被他深狠的吻扰得紊乱,她的呼吸渐渐重了起来。

嗓音里的低喘混着小猫似的轻吟。

沈嘉岁的身子一点一点被融化,被周韩璟亲得软伏在他的身上。

不知过了多久。

直到她的唇被他厮磨啃咬到酥麻微肿。

直到她那双本就水灵的眼睛蒙上一层勾人怜惜的动情水雾。

他才放开了她。

梦魇时逼迫她的疯魔冲进她的脑海里。

沈嘉岁生气、害怕、无措。

周韩璟扣在她脑后的大手缓缓向下至她细软的后颈。

他轻轻地摩挲按揉着她后颈的软肉。

温柔又危险。

一寸一寸游走至她纤细的颈侧。

他每触碰一下,她的心就重重跳动一下。

仿佛下一秒,她的脖子就会被他生生捏碎断裂在大殿里。

她从未经历过这般令人惧怕的事,从未被人这样待过。

她怎么可能不害怕。

她甚至不敢反抗。

委屈的情绪搅动着全身的血液。

眼瞳里蓄满的泪花如洪水般流在两颊。

周韩璟微凉的指腹用力拭去她眼角的泪滴。

“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孤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吗?

沈嘉岁不说话,可她雾蒙蒙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厌恶被他捕捉到了。

他抬起手,捂住她的眼睛。

不愿意再去看她厌恶又委屈的神情。

厌恶的酸痛和委屈的心疼架在他身侧,他想要她痛苦,可她真的难受了,他也不比她好受多少。

既做不到双双皆喜,那便两两皆痛又如何。

他微微倾身贴近她,想要再次吻上她。

沈嘉岁握住他的手腕。

颤抖着嗓音应了他,语气里带着几分求饶。

“好……我,我答应。

《跑路失败,太子对我卑微求爱完整文本》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