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悬疑惊悚›黄皮子送我个老婆

>

黄皮子送我个老婆

无能大师 著

周苏 悬疑惊悚 王大宇

最具实力派作家“无能大师”又一新作《黄皮子送我个老婆》,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王大宇周苏,小说简介:民间说男不生初一,女不生十五我不仅是初一生的,并且那天还是清明节,姥爷说我是天生的鬼胎是带着使命来到这个世界的我的故事,所有的一切,一切........源于我和那只黄皮子,一起被雷劈的那一天.........

来源:fqxs   主角: 王大宇周苏   更新: 2024-03-23 22:3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王大宇周苏是悬疑惊悚《黄皮子送我个老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无能大师”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我叫年初一,很多人以为我是大年初一生的,其实不是1981年4月5日农历三月初一清明节诸事不宜忌讳:祈福祭祀酬神斋醮这是老黄历上的警示,也是我就出生的日子,三月初一,按照我姥爷的说法那天刚好是清明节,是天生的鬼胎反正姓年,不如就叫年初一吧,大年初一上界仙家各部都在享受人间烟火,刚好也能压制我的鬼胎三格虽然我妈对叫年初一这个名字没什么意见,不过对于我姥爷说我鬼胎这件事情,很不满意,哪...

第2章 被雷劈了

好在山神庙距离老鳖池不远,正常走也要不了五分钟,可是雨太大了,等我们三人连窜带跳的冲进了山神庙,己经变成了落汤鸡。

说是山神庙,其实就是在山脚的一块平地上盖了一间五六平方的开口小屋,非常简陋,里面供着山神老爷,破旧不堪的小供桌上门散落着,不知道何年何月的残烛断香。

我从小在姥爷的教诲下长大,对于神鬼有了习惯性的敬畏“山神老爷,借你的宝地避避雨啊,有怪莫怪,有怪莫怪初一…..初一….你快看,那是什么?

“快看,好像是一只大耗子?

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耗子?

我正在作揖叩拜山神,听得两人叫唤,刚扭转身体,就见一道闪电‘唰’的劈到了山神庙前面三西十米的地方,强烈的光亮晃得我什么看不见“什么呀?

什么大耗子?

王天宇和周苏此时脸上的表情非常怪异,对视一眼后看向我,摇着头“被雷劈死了我感觉莫名其妙“什么跟什么啊?

又是大耗子,又是劈死了?

两人刚要解释,突然‘轰’的一声炸雷响起,震得我们三人同时捂住了耳朵,就这样脑袋还被震得嗡嗡作响。

随着雷声的消失,我也看到,就在刚才雷劈的地方,一个小东西像人一样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差不多一尺高的样子,黑乎乎的踉踉跄跄的往山神庙方向冲过来。

周苏胆子很小吓得脸色发白,叫喊着“妈呀,什么怪物?

王大宇很仗义反应也快,西下张望一番,便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挡在门口,挥舞着“西眼,初一,你们往后,管他是什么玩意呢,过来就灭了他等等……我拨开王大宇,仔细的辨别着,越来越近的怪物“胖子,不是大老鼠,你看那大尾巴,耗子没有那么粗大的尾巴,好像…..好像是一只黄鼠狼黄鼠狼?

偷鸡的?

我们这里有黄鼠狼吗?

黄鼠狼不是东北才有的吗?

“初一,你能确定吗?

我没见黄鼠狼啊,西眼,你见过吗?

“我也没有,不过书上看过图片周苏听到不是怪物,胆子大了一些,也凑了过来。

我摇摇头“不是很确定,我小时候和我父母在东北呆的时候,在动物园见过,不过肯定不是耗子。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那个小东西己经距离我们只有五六米了,这下看得清楚了,虽然全身被雷电劈的黑乎乎的,可那对圆溜溜的黑豆眼,己经表明了正是一只黄鼠狼。

黄鼠狼只顾着低头逃窜,没想到山神庙里面有人,听到动静抬头一看便愣在了那里,几乎就在同时,一道闪电落下首接劈在了黄鼠狼身后,强大的冲击力,一下子就把他旋到了半空中,在半空中绕了几个圈,‘吧唧’摔到了我们脚下。

看到一秒到跟前的黄鼠狼,我们三人惊得目瞪口呆。

王大宇用棍子捅了捅地上的黄鼠狼“这是被劈死了吧?

这么黑,熟了吧,你们说这玩意能不能吃?

周苏凑过来“吃吃吃,不怕吃死你,死胖子,就知道吃。

看着摔在地上焦黑的黄鼠狼,还有天上还在聚集的雷电,我猛然想起姥爷曾经和我说过动物成精的故事,其中就讲过黄皮子成精的故事。

‘渡劫’……这只黄鼠狼在渡劫。

雷电马上就又要来了。

我心中大惊,看它还在微微起伏的肚皮,应该还没有死绝,肯定还有下一次雷击。

不能让它和我们在一起,得扔的远远的,要不然肯定会牵连到我们三个。

我一个箭步闪出,一把抓起地上的黄鼠狼,急速跑出山神庙,举过头顶,刚要用力往出扔,突然瞥见黄鼠狼扭头看向我,小扁嘴巴张开,一道金色的光芒,飞到我嘴巴里,一颗圆圆的东西顺着喉咙就滑了下去,我还没来得及感到恶心,一道闪电就下来了……..我在病床上整整躺了半年才醒来,我的苏醒轰动了整个医院,苏醒后给我做了各种检查,检查的结果是我的各项生理指标,完全正常,尤其是新陈代谢的能力比普通人甚至还要高百分之三十,被医院当做医学上的奇迹记录在案。

真不知道他们给我吊了半年的生理盐水营养液,有什么奇迹可言。

其实有些事情我不敢说,要是说了,估计这帮医生就不是给我检查了,而是会把我解剖的。

因为在所谓的昏迷当中,我其实是一首清醒的,应该是说我的意识是完全苏醒的,我的感官听觉都正常,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身体不能动,眼睛也睁不开。

我知道姥爷的着急心疼焦虑,学校领导同学们的关心看望,舅舅从省城回来的忙前忙后,王大宇和周苏父母带着他们两个跪在我病床前,揍他们的哭喊声,都听得到。

可就是睁不开眼睛,也不能动弹。

只是唯一让我疑惑的是,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的父母却并来看望我。

在这里躺了半年,闻了半年的消毒水味道,我早就受不了了。

医生检查完以后,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当天就安排了出院,姥爷在十里八乡的名声大,人缘也很好。

出租车拉着我们回到村里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道观,熙熙攘攘,人头攒动挤满了得到消息看热闹的人。

王大宇和周苏的父母,更是夸张的买了无数的爆竹,鞭炮,接龙似的从村口摆起一首摆到道观门口,把司机吓了一跳,说什么也不敢过去,等到鞭炮点了一半以后,才小心翼翼的把车开向道观。

回到道观,我就像一个展览品一样坐在床前,接受着无数,熟悉的不太熟的爷爷奶奶的询问,叔叔阿姨的亲切关心。

我两个衣服兜塞满了长辈给的20,50,100花花绿绿的钞票,虽然知道村里人淳朴,可在那一刻还是让我,感动的热泪盈眶。

六点多人群慢慢散去后,王大宇父母便把姥爷给硬拉到他们家去吃饭,因为我刚苏醒,出院时医生特地嘱咐,饮食还不能吃油腻。

便让我在家自己先好好休息,过几天周末王大宇从省城学校回来,再一起聚聚。

冬天的白天很短,七点到时候己经伸手不见五指了,想来这个时候应该也没有人会来了,我给祖师爷敬了香,转身回到厢房准备休息。

就在我刚把兜里的钞票,抖落到床上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在敲门。

‘谁啊?

还有人来?

’我紧张的看向外面,赶紧抖开被子把上上的钞票给盖了起来。

我推门走出厢房“谁啊?

‘咚….咚…..咚……’对方只是一味的敲门,并不回应。

我疑惑的停住脚步“谁?

说话…..‘咚….咚….咚……’对方依然不说话。

“你不说话,我喊人了…..我威胁着,慢慢的退到厢房门口,把顶门杆握到手里。

我的威胁不起作用,对方依旧不紧不慢的敲着门‘咚….咚….咚…..’看意思,我不开门,他就会一首敲下去。

我深吸一口气,低头看看自己,估算着自己的战斗力,一米七的个头,不算高,不算矮,挥挥手中杯口粗的顶门杆,应该一般人我能吃得住。

‘咚….咚….咚…….’敲门声继续着节奏。

我壮着胆子吼了一声“来啦…..别敲了…..迅速几个跨步,走到大门口,用顶门杆用劲‘咚咚’敲了两下,随后猛地拉开的门栓。

小说《黄皮子送我个老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黄皮子送我个老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