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精品文上京春赋

>

精品文上京春赋

十木南 著

小说推荐 砚憬琛 陌鸢

小说《上京春赋》是作者“十木南”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陌鸢砚憬琛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纯古言非重生 强取豪夺 蓄谋已久 又欲又撩 情感拉扯】【甜宠双洁:娇软果敢小郡主VS阴鸷疯批大权臣】一场阴谋,陌鸢父兄锒铛入狱,生死落入大邺第一权相砚憬琛之手。为救父兄,陌鸢入了相府,却不曾想传闻阴鸷狠厉的砚相,却是风光霁月的矜贵模样。好话说尽,砚憬琛也未抬头看她一眼。“还请砚相明示,如何才能帮我父兄昭雪?”砚憬琛终于放下手中朱笔,清冷的漆眸沉沉睥着她,悠悠吐出四个字:“卧榻冬寒。”陌鸢来相府之前,想过很多种可能。唯独没想过会成为砚憬琛榻上之人。只因素闻,砚憬琛寡情淡性,不近女色。清软的嗓音带着丝压抑的哭腔: “愿为砚相,暖榻温身。”砚憬琛有些意外地看向陌鸢,忽然低低地笑了。他还以为小郡主会哭呢。有点可惜,不过来日方长,毕竟两年他都等了。***    两年前,他第一次见到陌鸢,便生了占有之心。拆她竹马,待她及笄,盼她入京,肖想两年。如今人就在眼前,又岂能轻易放过。砚憬琛扬了扬唇线,深邃的漆眸几息之间,翻涌无数深意。...

来源:yylrsj   主角: 陌鸢砚憬琛   更新: 2024-03-23 07: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陌鸢砚憬琛是小说推荐《上京春赋》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十木南”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陌鸢在盥室梳洗完毕,换了身干净的里衣,刚一出来,却发现青霄站在门口“郡主,相爷叫您去主屋”“哦,知道了”陌鸢心想这是怕她不去嘛,还特意派个人来堵她“砚相”陌鸢进了主屋,对着坐在桌案后的砚憬琛行了个礼柔和的烛光下,肌肤胜雪,眸若星河,面颊微红,犹如出水芙蓉,清丽而惊艳,微湿的长发,有几缕贴在她脸上,平添了若有似无的娇媚砚憬琛掀起眼皮,看向陌鸢,抬了抬下颌:“床在那边”用你说,那么大的...

第6章

朝阳初升,一夜未眠的陌鸢,双眼酸疼。

昨晚,她想了整整一夜,将画册也认真地看了一夜,就差把每一个步骤都写在纸上了。

陌鸢下定决心,为了父兄,不论多么难堪,她都要去做,还要做到让砚憬琛满意。

几下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陌鸢的思绪。

“郡主,您起了吗?相爷找您。是青霄的声音。

陌鸢讶然,刚才还想着今日要找机会接近砚憬琛,机会这么快就来了吗?

“起了,这就来。

简单洗漱后,陌鸢来到砚憬琛门前,习惯性地吸了口气后,才敲响房门。

轻轻推开,缓步入内,环视一圈,却没看到人。

陌鸢又试探性地唤了声“砚相?

没有人应,陌鸢有点疑惑,刚要转身离开。

屏风后面忽然传出衣料的摩擦声和窸窣的脚步声。

砚憬琛悠哉地系着衣带,不紧不慢地走出“来了?

雪色长衫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明晃晃的上身,清晰可见。

宽肩窄胯,线条分明。

结实的胸膛,白皙却精壮。

紧绷的腰腹,无一丝赘肉。

块块分明的肌肉,一直向下延伸……

陌鸢眼皮微跳,猛地转过头,不敢再往下看。

陌鸢撇撇嘴,轻咳一声“青霄说您找我,但不知您在换衣服,打扰了。

“无妨。转过身来说吧。砚憬琛坐在八仙桌旁,自顾自地倒了盏茶。

陌鸢听到水声,心想砚憬琛应该是穿好衣服了。

于是,按砚憬琛说的,慢慢转过头。

额,腰间的带子是系上了,但是不紧……

精巧如玉雕的锁骨,横亘眼前。

皙白而坚硬的胸膛,若隐若现。

陌鸢隐隐叹口气,莹白的耳尖微微泛红。

这衣服就不能好好穿吗?

转念一想,倒是比昨日的衣服好解,可这青天白日的,若是做那样的事,也太难为情了。

陌鸢凝眉盘算之际,却见砚憬琛撑着额角,斜斜地看向她,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朝她招了招“郡主过来坐。

莲步移动,陌鸢忐忑地坐在了砚憬琛身边,轻声问“砚相,找我何事?

不怎的,她总感觉那双凉薄的眸子仿佛能看透她所有心思,她竟然有些心虚。

砚憬琛不动声色地盯着陌鸢忽白忽红的小脸,眸底涌上耐人寻味的笑“本相若今日放了苍漓王,郡主觉得意下如何?

星眸泛起粼粼波光,陌鸢声音颤抖道“自是感激不尽。

她虽然心中疑惑砚憬琛忽然的转变,可只要父兄能重获清白,能回到洛川,一切原因便不重要了。

况且砚憬琛心思深沉,陌鸢亦怕问多了,反而弄巧成拙。

“郡主切莫忘记当初的承诺,否则本相既能放了苍漓王,亦能让其永坠深渊。砚憬琛目光灼灼地看向陌鸢,指尖不紧不慢地敲着桌面,好似每一下都能敲到人心底。

陌鸢心尖跟着一紧,手心不自主地渗出一层冷汗。

稳了稳心神,柔声开口“陌鸢定不敢失言。

砚憬琛点点头,满意地瞧着陌鸢微微发白的小脸。

***

晨曦初开,金銮殿内。

砚憬琛对晋帝道“苍漓王通敌一案,臣以为不可信。且不说字迹可以模仿,单说苍漓王戍守边关多年,若真有谋逆之心也不会等到今日。另外,今早兵部收到边关急报,羌无已蠢蠢欲动。故臣以为应将苍漓王和世子官复原职,即可返回洛川,以安军心。

“一切都按砚相说的办。晋帝打着哈欠,大手一挥,便准了。

一旁的中书令卢晃并不意外地咂了咂舌。从他得知陌鸢入了相府,至今未出,便猜到这次构陷苍漓王,趁机夺其兵权的计策失败了。好在这兵权虽没落入他手,但也没落在砚憬琛手里,倒是让他老怀稍安。

只不过,他终是小瞧了陌苍擎,竟有一个这般厉害的女儿。

能到入了得砚憬琛的眼,岂能是寻常女子?

呵,他倒是有些好奇了。

于是,卢晃状似不经意地对晋帝道“皇上,臣最近听说了一个新鲜事。

“哦?何事,说来让朕听听。晋帝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銮椅上。

卢晃端起手,笑言道“苍漓王出事后,他的女儿陌鸢郡主便来了上京,但奇怪的是竟然没住在王府,而是住在了……

话锋一转,卢晃故意卖了个关子。

“没住在王府,那住哪了?晋帝果然被卢晃吊起了胃口。

“住在相府,一直到现在。卢晃意味深长地看向砚憬琛。

“真的吗,砚相?晋帝立刻坐直了身体,浑浊的眼睛短暂清明,言语间难掩兴奋。

想当初他送给砚憬琛那么多美人,处子之身的,尝过风月的,环肥燕瘦的各色美人,砚憬琛都不感兴趣,如今却会让苍漓王的女儿留在相府。

还真是个新奇事!

砚憬琛冷睥着卢晃,挑挑眉,不甚在意“郡主确实一直在相府,而且今后也会在相府。

卢晃继续添油加醋,声调都暗暗高了几分“能入得了砚相眼的女子,必定姿色不俗。

果不其然,此话一出,晋帝眼睛都开始冒光,摸着下巴,朝砚憬琛的方向探了探身子“砚相,那苍漓郡主好看吗?

砚憬琛勾唇笑了笑“世上最美的女子已在皇上后宫。

明眼人都听得出砚憬琛的话是奉承,可晋帝偏偏就信了,而且还很受用。

晋帝忽然想起早朝之前,苏才人媚眼如丝地贴在他耳边,纤纤玉指在他赤裸的胸口上,一下一下画着圈,呵气如兰“皇上,臣妾新练了一个舞,今晚想再跳给您看,您一定要来啊。

苏才人边跳,边一件件褪去身上衣物,露出雪白丰满身体的娇媚模样,如在眼前。

晋帝忍不住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身体开始燥热,顿觉心痒难耐。

卢晃窥着神色恍惚的晋帝,眸子又阴沉了些,向前走了一步,高声唤晋帝回神后,别有深意地笑笑“皇上若是对郡主好奇,不如下个月宫宴时,让砚相把人带来?

晋帝闻言,连声说好,但还是下意识地看向砚憬琛“砚相,觉得如何?

“臣无异议。

砚憬琛本来也没想藏着陌鸢,况且就卢晃那点手段,他还不放在眼里。

就连卢晃构陷苍漓王一事,也始终在他掌控之中,当初的离京也是他有意为之。

若不然,卢晃怎么敢动手,陌鸢又怎么会来上京。

跳梁小丑一般的人物,还妄想蚍蜉撼大树,可笑至极。

之所以不动他,不过是制衡上京三大家族罢了。

波云诡谲的早朝之后,砚憬琛让青霄接来了陌鸢,一同去了天牢。

小说《上京春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品文上京春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