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团宠小福宝,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畅读佳作推荐

>

团宠小福宝,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畅读佳作推荐

赵羲和 著

穿越重生 萧明瑄 赵羲和

小说叫做《团宠小福宝,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是作者“赵羲和”写的小说,主角是赵羲和萧明瑄。本书精彩片段:【团宠➕重生➕炮灰逆袭➕荣光人生➕ 1v1】 软萌炸毛小狐狸(女)✖️阴郁疯批大灰狼(男)意外身亡的小神主羲和重生成了冷宫里长大的六公主。爹是大暴君,娘还虐待人,哥哥性格乖戾,姐姐残忍霸道,一不小心还被安上灾星的称号。如此死亡开局,羲和用自带的空间和与生俱来的福运,救兄长,打奸臣,护美人娘娘,帮暴君爹爹躲过灾祸,给身边的人带来好运,赢得众人的宠爱,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暴君爹爹:“......

来源:yylrsj   主角: 赵羲和萧明瑄   更新: 2024-03-23 07: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穿越重生《团宠小福宝,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由网络作家“赵羲和”近期更新完结,主角赵羲和萧明瑄,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从前京郊营被云家控制在手里,明里暗里给他使了不少绊子,压着他不许他出头。徐青野接手后发现了赵谨渊这块璞玉,丝毫没有打压的意思,征求过他的意见后隔天就上了奏章。羲和嘴里念叨着,“带兵啊,是不是会有危险啊?”赵谨渊沉吟两许,“还好,主属皇城,主要是维护秩序,没什么大危险。”闻言,羲和煞有其事地点头,转身...

第三十二章 防得住初一,拦不住十五!

快到年关了,国学院半年一次的考核也快开始了。

羲和力求摆出一副勤勉好学的模样。

“没事儿啊,落下了哥哥给你补啊。大皇子道。

羲和尴尬一笑,硬着头皮继续说,“这……哥哥最近挺忙的,我还是不烦你啦,我自己阔以哒!

赵成宁深信不疑,反倒是一旁的赵谨渊似笑非笑地看了小姑娘一眼。

大皇子被景元帝派了差事,不常在国学院走动,反倒是他听了几耳朵关于小妹的事情。

眼瞅着编不下去了,羲和朝赵谨渊投来求救的目光。

赵谨渊微微笑了笑,开口解围道“好了,大哥,羲和想自己学就由着她吧。正好,京郊营的事儿跟你商量商量。

赵成宁的注意力果然被拉走了,“你说。

羲和朝赵谨渊伸出一个大拇指。

干得漂亮!

小姑娘津津有味地看着手里的图画册,偶然听到赵谨渊说到带兵的事儿。

“二皇兄要带兵吗?

赵谨渊含笑点了头,“对,徐统领说我到了独立历练的年纪了,前日就向父皇请旨让我接管城南布防军。

说起这个,赵谨渊面上多了几分轻快。

从前京郊营被云家控制在手里,明里暗里给他使了不少绊子,压着他不许他出头。徐青野接手后发现了赵谨渊这块璞玉,丝毫没有打压的意思,征求过他的意见后隔天就上了奏章。

羲和嘴里念叨着,“带兵啊,是不是会有危险啊?

赵谨渊沉吟两许,“还好,主属皇城,主要是维护秩序,没什么大危险。

闻言,羲和煞有其事地点头,转身从身后拿出一个平安符来递给赵谨渊,“二皇兄,拿着!保平安!

赵谨渊愣愣地往小妹身后看了一眼,思衬着小姑娘从哪儿拿出来的东西,手却先一步接过了平安符。

“给我的?

赵谨渊摩挲着手里的平安符,沉甸甸的,依稀摸到一块硬邦邦的物什,“为什么要放一块……铁?

听说过放符咒和铜钱,第一次见放铁片的。

羲和摸了摸那不存在的胡子,一副天外高人的模样,“哎呀,你不懂!铁片才能防刀剑啊,符咒啥的轻飘飘的,还是这个实在!

羲和没说的是,那是千年玄铁,刀枪不入,她从药阁角落挖出来的,只此一块啊。

赵谨渊拿着铁片,哭笑不得。

赵成宁喷了茶,拍了拍赵谨渊的肩膀,煞有其事地安慰道“也……也不错。

赵谨渊给了他一个凉飕飕的眼神,把平安符收进怀里,“行,皇兄收了,谢谢我们小宝贝儿。

自从贤妃叫了这个称呼,赵谨渊耳融目染也换了称呼。

他这个可爱的小妹,可不就是小宝贝儿嘛。

羲和心满意足地笑了笑,重新陷入黄金屋。

忽然传来一阵咳嗽声,羲和惶然一抬头,目光和大皇子打了对照。

赵成宁不太自然地喝了口茶水,“羲和,哥哥的呢?

羲和本想将准备好的拿出来,闻言,玩心大起,故意做出一副心虚的模样,“哎呀,完蛋啦,忘记给大哥哥做了。

“三皇兄和四姐姐的给了,小哥哥的正在做,爹爹和娘亲的在这里。

羲和每说出一句,赵成宁的脸色就黑沉一分。

好好好,萧明瑄都有,就他没有!

赵成宁此刻的表情跟弃妇似的,仿佛下一秒就能掩面哭泣而走。

赵谨渊看破不说破,微微背过身去,肩膀不断抖动。

眼瞧着赵成宁唉声叹气,羲和终于从身后拿出一个同色系的平安符出来,三步做两跳进赵成宁怀里,给他系在腰间,“我怎么会忘了大哥哥呢,你对我最好啦。

说罢,还凑近亲了大皇子一口。

赵成宁愣了一瞬,在两人揶揄的目光中不自然地撇过了头,心里却甜滋滋的。

“乖妹妹,想吃什么想玩什么,给哥说,哥给你带!赵成宁把平安符放在手心左右翻看,心底飘飘然的。

小姑娘细数了一大堆,末尾犹豫了一会儿,问道“大哥哥,我能不能……去看看五皇兄啊?

赵成宁脸色微微沉了下来,斟酌言语,“怎么忽然想去看五弟了?

羲和道“就……我还没见过五皇兄,想见见。

赵成宁和赵谨渊对视一眼,均在对方眼中看到好奇。

赵成宁心有犹豫,“羲和,这事儿哥做不了主,得父皇的手令才行。

因着腿脚的事情,五皇子的脾气愈发阴郁,自从长秋宫死过一次人后,外面便开始传五皇子性格暴虐,时常打骂宫人的传言。

景元帝未必不知晓,只是懒得管,只是吩咐了无他的手令,任何人不得接近长秋宫。

“这样啊。羲和低头沉思,不知在想些什么,“那好吧。

羲和没有强求的意思,眼见午时将近,两位皇子便留在浮华宫用膳。

席间,赵谨渊一个人管两,既要给羲和擦嘴,又要给赵成宁夹菜,忙得不可交。

*

羲和再次踏上令人昏昏欲睡的国学院里程。

“小哥哥~羲和顶着众人好奇的目光扑进萧明瑄怀里。

萧明瑄习惯性抬手,把小姑娘接了过来。

“你接住我啦!正值冬日,羲和被包裹成一个球,从远处看去只看见一个雪球滚进九皇子怀里。

雪球里缓缓露出一个小脑袋,明亮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萧明瑄看。

“嗯,接住了。

萧明瑄替小姑娘解开大氅,又拍掉了她发丝上的雪花,把暖烘烘的手炉塞进对方手里,又从侍从手里接过食盒,“这是魁星斋新出的糕点,你尝尝。

小姑娘好奇地打量了一眼眼前的生面孔,注意力很快又被糕点带走了。

一口下去简直美死了,“小哥哥,你怎么忽然对我这么好呀?是不是在讨好我啊?

羲和本是随口一说,岂料萧明瑄一本正经地回道“对,我在讨好你。

羲和愣住了,糕点啪嗒一声掉在桌子上。

萧明瑄的眼睛很漂亮,微微勾起仿若桃花纷飞,盛过战火纷飞,见过白雪佳景,深邃的眼底布满了细碎的光亮,如漩涡一般要将人吸进去一般,清透的眼眸下藏着不为人知的疯狂。

羲和被注视着,耳边万籁俱静,那一瞬间她只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

比平时不知快了多少。

“为什么?羲和道。

萧明瑄笑了笑,眼底划过一丝暗光,又递了一块糕点过去,“谁让我得罪了某个小姑娘,这不得赔个礼道个歉。

羲和知道他说得是上次明月宫的事情,小声说道“其实不用的,我早就不生你的气了。

因着自己也有错,羲和总觉得受之有愧。

萧明瑄叹了口气,不容置疑地说道,“小羲儿,看着我!

羲和对上那双深沉的眸子,静静地等待对方的下文。

“小羲儿,我在意你,所以愿意做,你不必觉得亏欠。萧明瑄理顺小姑娘散落在前额的发丝,“如果小羲儿心疼我,那就多陪陪我,成不?

羲和的脑子成了一团浆糊,什么都想不起来,基本都是萧明瑄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见人点了头,萧明瑄才心满意足地放开了。

李太傅一来,羲和就准备开始睡了。

这次却被萧明瑄挡住了,“还有半个月就要年考了。你是打算交白卷吗?

羲和一阵激灵,抖了几下。

完犊子了,她嘴上虽然那么说,但她真的一节课都没听过啊。

真的要去找大哥哥补课吗?

羲和在脑海中搜寻了一圈,把求救的目光投向身边这人,“小哥哥,救命!

小姑娘跟仓鼠一样,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萧明瑄没忍住笑出声来,立刻收获了小姑娘一个要掐人的恐吓。

“想让我给你补课啊?

小姑娘眼眸骤然发亮,连连点头,双臂抱紧了萧明瑄,生怕这移动的补课老师跑了。

萧明瑄状似沉思了一瞬,“那你总得给我点好处啊。

羲和“啊了一声,神情间带着些许古怪,须臾之后,试探地问道“那……我给你一个香香?好不好呀?

小姑娘觉得自己聪明极了,当着学堂一众人的面就要扑上去。

萧明瑄神色剧变,连忙摁住蠢蠢欲动的小姑娘,脸颊泛起几坨红晕。

他扫视了一眼周围,压低声音道“不许在这儿,回去再说!

羲和觉得这话有些问题,却半天想不出哪里有问题,只得先应了下来。

她问道“小哥哥,我们能不能不在明月宫补啊?

萧明瑄翻了页书,漫不经心地问道“想去外头?

羲和忙不迭地点头,“可以吗?

萧明瑄没忍住伸手捏了小姑娘的脸蛋一把,直到对方在发飙的边缘才堪堪收回手,“可以,但是要听我的,不准乱跑。

上次和景元帝的交锋算是一次无声的谈判,景元帝放宽了他的活动范围,却也增加了潜伏在他身边的人。

“我肯定听!羲和乐不可支,凑过去亲了萧明瑄一口,“小哥哥最好了。

萧明瑄僵住了。

好好好,防得住初一,拦不住十五。

赵羲和,你好样的!

学堂内的读书声戛然而止,李太傅欲言又止地看着角落里的那两位。

羲和脸上的笑意凝固。

她忽然想起来小哥哥刚刚是不是说过,在外面不能亲人的。

许久之后干笑两声,“呵呵,睡……睡觉。

说罢,立马趴在桌子上,把头埋在怀中。

撞死算了。

李太傅“……

唔~果真是年纪大了,老眼昏花了。

萧明瑄干咳两声,也偏了头,看向窗外,耳根和脖颈红了个透顶。

国学院给每位学子都准备了休息处,用了午膳,羲和便开始昏昏欲睡,却死活不愿意回自己的住处,要缠着萧明瑄。

说急了,还会哭。

休息处男女分割,萧明瑄不想让其他人看见羲和,便带她回了马车。

幸好马车够大,萧明瑄把人抱进怀里,又用狐裘紧紧地裹着她,“睡吧,到点了我叫你。

小姑娘的意识已然迷离,瓮声“嗯了一句,便陷入了梦想。

萧明瑄略感风寒,再加上后背上的伤隐隐作痛,此刻也是头痛欲裂,便靠在马车墙壁上闭目养神。

眉头紧紧皱着,嘴唇略微有些发白,神情间颇有些烦躁,仿佛做了噩梦怎么都醒不来。

空间狭小,旖旎的味道便无处可藏,鼻息间若有若无的奶香味侵扰着大脑神经,只觉得有一根绷紧的线,微微一用力便会断开。

羲和的腕间出现一缕红丝,进入萧明瑄的身体。

他皱起的眉头微微舒展开,陷入了沉沉的梦乡。

半梦半醒间,萧明瑄感觉怀中一空,冷风钻入怀中,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很快,寒风被阻挡,怀中多了一丝温热。

萧明瑄人已经醒了,意识还未回笼,眼皮异常沉重,睁不开眼,耳边却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见过昭元公主。周廷川偶尔出门转转就遇到了从马车里探头出来的羲和。

羲和闻声望去,看见一个白衣男子,身姿忻长,手中把玩着一柄折扇,温柔清隽。

“你好呀!小姑娘偏头笑了笑。

周廷川顿了一下,扇子放在手心,一时忘了动作,痴痴地望着那张笑颜。

许久之后,脸上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殿下安好。

周廷川眼眸中有些意外。

这位小公主和传言中霸道无赖,心机深沉的说法不一样。

正想再多说两句,马车里传来一道声音,带着丝丝寒意,比这漫天风雪都要让人冷几分,周廷川忍不住皱了皱眉。

“小羲儿,跟谁说话呢?萧明瑄嗓音嘶哑,略显深沉。仿佛是难受得紧,单手揉着眉心。

果不其然,羲和的注意力被拉了回来,见萧明瑄脸色不对,凑了过去。

两人的额头紧紧挨着,鼻息间温热的气息打在对方的脸上。

“小羲儿!萧明瑄的呼吸乱了。

羲和没有半分不自在,自顾自地说道“小哥哥,你额头好烫,你生病了!

萧明瑄当然知道自己病了,但身上的燥热却不全是病的原因。

他还没说话,便见小姑娘急匆匆把头探了出去,“云荟姐姐,我们快回宫,小哥哥病了。

“奴婢明白。

小说《团宠小福宝,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团宠小福宝,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畅读佳作推荐》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