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往回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禁欲暴君今天破戒了吗全集小说推荐

>

禁欲暴君今天破戒了吗全集小说推荐

尤小怜 著

尤小怜 现代言情 谢政安

叫做《禁欲暴君今天破戒了吗》的小说,是作者“尤小怜”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谢政安尤小怜,内容详情为: 睚眦必报病态暴君VS我见犹怜小娇妻  一朝穿越,尤小怜成了阉人太子谢政安的未婚妻。  谢政安君子端方,温润如玉,是景国风光无限的太子殿下,不想在一场皇家狩猎中,为人陷害,跌落马下,还被马蹄踩伤,从此不能人道,沦为世人耻笑的阉人太子。  就在他失去男人尊严、太子之位难保的时候,原主为人教唆,还跑去病床前讥笑他、羞辱他,并与他退婚,生生把他气得昏死过去。  现在尤小怜穿来了,谢政安一举清君侧,翻身当新帝了。  成功上位的男人,阴鸷疯批,睚眦必报,面对昔日仇敌,嘎嘎乱杀。  尤小怜也在其中,瑟瑟发抖。  为了保住小命,不得不拼命爬上他的床……...

来源:tjtsjzddi   主角: 谢政安尤小怜   更新: 2024-03-23 06: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禁欲暴君今天破戒了吗》,由网络作家“尤小怜”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谢政安尤小怜,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舅甥二人在军中相处两年,日夜亲近,饮食口味早已相近。“陛下多吃些,微臣瞧着您又消瘦了。”徐青瞻瞧着外甥,眼里流露着真切的关心。谢政安点了头,却也没什么胃口...

第20章

谢政安一听舅舅来了,就站起身,出去迎接了。
徐青瞻等候在殿外,看他出来,就要下跪行礼“微臣参见陛下——
“免礼。
谢政安忙拦住他,并拉着他的手,往殿里走,一边走,一边问“舅舅吃了没?要不要一起吃点?
“微臣已经吃过了,不过也可以陪陛下再吃一些。
徐青瞻含笑说着,跟他去了膳桌,坐到了他的下位。
立刻有宫人上前,无声递上筷子。
徐青瞻接过筷子,扫一眼膳桌,见大多数是自己喜欢吃的饭菜,并没什么意外。
舅甥二人在军中相处两年,日夜亲近,饮食口味早已相近。
“陛下多吃些,微臣瞧着您又消瘦了。
徐青瞻瞧着外甥,眼里流露着真切的关心。
谢政安点了头,却也没什么胃口。
他吃了几个虾仁丸子,喝了一碗杏仁粥,便放下了筷子。
徐青瞻本是吃过饭来的,也不饿,见他放下筷子,也跟着放下筷子。
“陛下有心事的话,可以跟微臣说说。
满天下也只有他敢说这样的话了。
谢政安皱起眉,沉默不语。
徐青瞻见此,立刻跪了下来“既然陛下不说,那微臣来说,陛下,微臣特来请罪。
谢政安知道他请的什么罪,昨晚尤小怜那事儿,背后就有他的授意。
他处置了下、药的小太监,无意深究下去,不想,他倒是主动提了起来。
“舅舅多此一举了。
他要是能宠幸女人,何须女人上前撩拨?
“总之,这些事不必再想了。
他不需要他给自己安排女人。
他都要接受自己无能的身体了,偏他整出这些事,折腾他不得安。
徐青瞻怎么能说不想就不想呢?
他是他的舅舅,还是他唯一的长辈,最想看他娶妻生子,一生美满幸福了。
但有些事急不得。
“陛下仁慈。
他磕了个头,想起尤小怜,就站起来,准备去偏殿看看她。
“微臣告退。
他想走,谢政安没让,拉他到一旁下棋。
徐青瞻精于武术、兵法,下棋技术也很好,但他坐不住,就故意放水,想着早些结束了。
谢政安看他心不在焉,就问了“舅舅也有心事?
徐青瞻听他询问,也没隐瞒,如实说“听说陛下罚了尤小怜,可怜的小姑娘昏睡了一天,唉,到底是受微臣连累了,微臣合该过去看看。
他想过去看尤小怜,原因有二一是想知道尤小怜的进展,二是想知道外甥的真实身体情况。
他以前在军中时,也问过给外甥请脉的军医,都说他阳气正盛,肾精充沛,至于能不能人道,就不得而知了。
他总觉得外甥还是能人道的。
“孤倒不知舅舅这么惦念着她。
谢政安不知自己语气里夹杂着酸气,还笑问“要不孤把她赏给舅舅为妾吧。
徐青瞻一听这话,吓得连君臣之礼都忘了“阿政啊,你舅舅我待你不薄啊!
何苦这样吓唬他?
舅夺甥妻,传出去,他老脸不要了?
谢政安见他这么怕,顿时来了兴趣“舅舅这么操心我的床上之事,礼尚往来,我也该操心一下舅舅的床上之事。舅舅也三十了,是娶妻生子的时候了。
他越说越觉得该催他娶妻生子了。
他从前需要镇守北疆,常年战场上出生入死,无心娶妻生子,现在他镇守景都,也能过太平日子了,是时候娶妻生子了。
主要他有了儿子,他就有了表弟,也能培养表弟当他的继承人。
他没有皇嗣也好,这谢氏江山早该换别家做了。
“阿政啊,舅舅是真的知道错了。
徐青瞻摆出舅舅的身份,都有些求饶的意思了。
谢政安对他是纵容的,就笑了下,没再说下去,但是心里已经把这事儿记着了不管是尤小怜,还是别的女人,他舅舅是该有个女人了。
他也需要一个继承人。
“天色不早了,阿政,你早些休息吧。
徐青瞻站起来,想着溜之大吉。
谢政安也没留他,就起身送他出去。
徐青瞻走出殿外,看他还跟着,就说“陛下留步吧。
他还想着去偏殿瞧一眼尤小怜呢。
谢政安知道他的心思,笑道“无妨,孤睡不着,就多陪舅舅走一程。
徐青瞻“……
他暂住在奉和殿,离宸光殿这边也没多远。
谢政安陪着陪着,就把他送到奉和殿门口了。
徐青瞻看着自己的住处,觉得外甥是故意的,他就是不想自己去看尤小怜吧?这是吃醋了?
“舅舅早些睡吧。
谢政安说完,看向太监小松子“你留下好好照顾大将军。
小松子忙应了“是。陛下。
徐青瞻“……
监视!
妥妥的监视!
他今晚、明天乃至以后都别想去见尤小怜了!
“舅舅好好休息。
谢政安含笑离开了。
徐青瞻躬身道一句“微臣恭送陛下。
他目送外甥离开,等他的身影消失在眼帘,才摇着头,叹着气,走进了殿里。
谢政安的心情还是不错的,但一靠近宸光殿,脸色就变了。
他冷着一张厌世脸,伸手点着额头,脚步也放慢了,就这么慢悠悠走了一会,脚步一顿,转头看向旁边的何悯,低声道“去给偏殿传个消息,就说孤有意把她赏给徐大将军为妾。
尤小怜不是说喜欢他吗?不是说他最好吗?
如果他把她赏给舅舅,免除她从前的罪过,她在没有性命之忧后,还会来撩拨他吗?以她见异思迁的习性,怕是会立刻改去撩拨舅舅吧?
呵,如果她敢去撩拨舅舅的话……
谢政安握紧拳头,走进了偏殿。
因了没让人通知接驾,他进去时,尤小怜不知道,正趴在被窝里,两眼放光地翻看着春宫图,直看得浑身燥热,出了很多汗。
没错,她是用这种方式出汗退热的。
以前在现代时,她住在孤儿院,没人管,早熟的很,就喜欢看这种小黄漫,有次感冒发烧,还熬夜看小黄漫,直看得浑身热腾腾,出了好多汗,第二天病都好了。
“这也行?厉害啊。不错不错。啧啧,还是古人会玩啊。
她一边看,还一边点评。
谢政安恰好走到床前,只一眼,就看到了不堪入目的画面,直气得咬牙低喝“尤、小、怜!

小说《禁欲暴君今天破戒了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禁欲暴君今天破戒了吗全集小说推荐》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